国内医药研发“内循环”加速,重新定义Big pharma的时刻到了

文/雪球 铁公鸡金融 2021/09/29 10:51

熟悉医药行业的朋友应该清楚,海外医药市场分工相对明确:众多的Biotech主要负责研发,少有企业会和Big pharma去争后端的临床和商业化。

 

这也不难理解。在研发层面,小药企的试错成本远低于大药企,而无论是临床还是商业化,都需要时间积累,Biotech们要想大力出奇迹的概率很小。

 

在兼顾研发效率与商业化价值的情况下,国外医药研发形成了分工明确的局面。这样的局面,似乎也会在国内出现。

 

当前,越来越多Biotech们意识到,全凭自己做好研发至商业化的全流程难度不小,转而投向大药厂的怀抱;

 

包括恒瑞医药、科兴制药等在内的老牌药企也逐渐意识到,研发不能仅靠自己,纷纷在引进层面频频发力,与Biotech或者科研院校展开合作。

 

接下来,我们会看到,国内更多体量、阶段不同的药企,在市场中找到适合自身的位置,优势互补、资源共享。

 

随着国内医药研发“内循环”加速,重新定义国内Big pharma的时刻到了。

 

01.传统药企的“觉醒”时刻

 

今年以来,头部传统药企们正在“觉醒”,以接二连三的许可交易,宣告着它们正在用更积极、开放的姿态,加入创新药的战局。

 

例如,老大哥恒瑞医药(SH:600276)打破常态,抛弃“自研为重”的传统思想,一个月内接连引进两款产品,拥抱大时代。

 

比老大哥更早入局的,还有包括石药集团(HK:01093)、华东医药(SZ:000963)、齐鲁制药,以及科兴制药(SH:688136)等。

 

以科兴制药为例。今年4月26日,公司宣布引进海昶生物的广谱抗肿瘤药物HC007;6月29日,公司宣布引进迈博太科的英夫利西单抗类似药。

 

9月26日,科兴制药又宣布与东南大学达成合作协议,双方拟联合共建“东南大学—科兴制药细胞外囊泡递药技术产业化联合创新实验室”研发外泌体技术,速度不可谓不快。

 

但实际上,这只是开始。不管是恒瑞医药、石药集团还是科兴制药,都表示将会在引进层面持续发力。

 

早在2020年年报中,科兴制药便表示,要“加快产品技术引进、加快投资并购”。公司不仅要引进临床前及临床阶段的创新药项目,还将积极对接全球创新生物技术公司,加快引进成熟且高价值产品,双管齐下。

 

根据科兴制药年报,公司还专门搭建了项目引进体系。一方面,公司搭建了从项目筛选到引进体系以及激励机制的标准化流程,提高了引进的效率;另一方面,公司引进端高级人才团队也得到了补充,增强了高价值项目的识别和评估能力。

 

看得出来,像科兴制药这样的传统药企正愈发重视“License in”。这也意味着,传统药企们的产品引进引擎才刚刚启动。

 

02. 在不确定性中找确定性

 

传统药企重视“License in”也不奇怪。用齐鲁制药总裁李燕的话就是,仿制药打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创新才是王道。

 

虽然传统药企对创新的认识已非常深刻,比如恒瑞医药是国内创新药研发重视力度最大的公司,科兴制药近年来研发费用也持续大幅增长,布局了最前沿的新型抗体及核酸药物领域。

 

但不管哪一家企业,都不可能仅凭自己就在医药领域独占鳌头。毕竟医药研发领域众多,且研发耗时费力。

 

如果大药厂固执的坚定多款药物同时推进的策略,面对千千万万个Biotech们时,可能在任何一个领域都很难做到领先。这和老话说的,乱拳打死老师傅,是一个道理。

 

这种情况下,传统药企更要学会讲策略,用好“引进”这项技能,在不确定性中找确定性。这一点,也在科兴制药的引进过程中,得到充分展现。

 

比如,科兴制药与迈博药业签署合作协议,拿到英夫利西单抗类似药海外商业化权益后不到一个月,该药便获得国内药监局批准上市。

 

作为引进方,科兴制药直接受益。由于产品数据已得到充分验证,科兴制药迅速在首批17个国家启动了英夫利西单抗的注册工作,包括注册难度公认极大的巴西。

 

再比如,科兴制药与东南大学合作研发外泌体技术。科兴制药与东南大学合作开发外泌体技术,目的是为核酸药物的研发做准备。

 

因为,递送系统是核酸药物胜出的关键。而外泌体作为机体内大多数细胞分泌的微小囊泡,因其具有生物活性的大分子细胞间转移机制,近年来已成为引人注目的潜在药物递送载体,包括罗氏等国际巨头都已入局。

 

如果科兴制药要靠自己从0到1来打赢这场仗,不能说不现实,只是需要更多时间验证,毕竟公司此前未涉及递送系统的研发。但通过与东南大学合作,能够直接加速其从0到1的过程,进而增加核酸药物研发的确定性。

 

可以看到,此次合作研发的牵头人东南大学肾脏病研究所刘必成教授团队,在外泌体技术的研究已得到初步验证:

 

根据公告,经多种动物模型验证,基于该团队研发的系统负载的小分子药物、蛋白质药物及小核酸药物,均可靶向性到达肾脏病变部位,对多种急慢性肾损伤模型有显著疗效。

 

显然,虽说传统药厂有着技术和资金等诸多层面的优势,但全靠自己远不如“合作共赢”的确定性高。

 

03.重新定义Big pharma

 

实际上,“引进”一直是海外顶级Big pharma的核心战略之一。

 

2015年以来,头部跨国企业的药品BD交易非常活跃,17家企业完成了4143笔交易。公开披露金额的交易中,总额超数十亿美元的也比比皆是。

 

 

17c2f220ee59ff53fe647d23.png!800

17c2f220ee59ff53fe647d23.png!800

 

总而言之,买就对了。不夸张地说,引进策略是海外Big pharma基业常青的关键。这在BioNTech新冠疫苗之战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辉瑞凭借与Biotech合作,使得BioNTech的新冠疫苗销量远好于Moderna与其处于同一时期的新冠疫苗。这使得辉瑞今年的业绩爆炸。辉瑞Q2财报预测,今年新冠疫苗收入将高达335亿美金。要知道,其去年全年所有产品收入也不过419亿美元。

 

一款引进的新冠疫苗,直接再造了一个辉瑞。从这个角度来说,引进与自研同等重要。国内医药市场的发展也正向海外市场靠拢——

 

市场不再为Biotech们的梦想盲目买单,传统药企也需要新技术、新产品证明自己,大家都认识到,只有合作才能共赢。

 

可以期待的是,当传统药企步入引进与自研并重的发展阶段,一旦模式走顺,跑起来会更快、确定性会更高。恒瑞医药如此,科兴制药这类产品还在稳步增长的药企,更是如此。

 

以科兴制药为例。公司的促红素、干扰素、粒细胞刺激因子及益生菌4款核心产品的长期增长趋势,均较为明朗。

 

比如,公司促红素产品肿瘤贫血适应症正处于上市审批阶段。当前,肿瘤领域大规格产品仅三生制药一个玩家,竞争格局良好。公司产品获批后,大概率会成为新的增长点。

 

干扰素作为广谱抗病毒药物,近年来,干扰素在皮肤、妇科领域抗病毒的疗效逐步得到临床认可,潜在市场增长空间较大。

 

国内益生菌市场刚刚起步,随着公司产品常乐康的市场认可度越来越高,销量也会持续增长。并且,益生菌的应用极其广泛,不仅在治疗领域,也可渗透至保健品领域。这也会是科兴制药的潜在增长点。

 

现有核心产品还在增长,随着引进产品的加入,科兴制药无疑能够再上一个台阶。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它们能够引进具有竞争力的产品。毕竟,引进模式的难度也不小,需要以合适的价格找到合适的产品,这对于药企的眼光及综合能力都有极高的要求。能否持续引进优质产品,这需要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但总体上来说,Big pharma中有产品,又有强销售能力的公司的价值势必会提升,它们可能将被重新定价,这也是科兴制药等药企最值得关注的地方。

                                                                                      作者:铁公鸡金融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