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银行给零售银行上了一课

文/ 2021/09/29 10:34

如果翻看头部十几家银行的财报,你会发现经营业绩靠前的清一色是零售业务占比高的银行。典型如,招商银行、平安银行,零售贷款、零售利润占比均超过一半。

 

但深耕长三角的宁波银行,作为一家对公为主、零售为辅的城商行,其经营表现并不输招商银行。

 

以2021年中报数据为例,宁波银行净利润增长21.4%,不良贷款率0.79%,拨备覆盖率510.1%;同期招商银行净利润增长22.8%,不良贷款率1.01%,拨备覆盖率439.5%。

 

在这些核心的经营数据上,招商银行的“赢面”并不算大,相反宁波银行不良率、拨备覆盖方面相对更稳健。

 

如果宁波银行是一家零售为主的银行也就罢了,毕竟零售贷款有着收益高、不良低的特点,但宁波银行的零售贷款占比仅38.6%,远低于招商银行的53.2%。

 

宁波银行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 01 /

最会赚钱的非零售银行

 

相较招商银行、平安银行等身上有零售、科技、大财富等明显标签,宁波银行零售没有招商银行强、科技没有平安银行硬,似乎没有特别突出的点。

 

但你可能不知道,宁波银行要算最会赚钱的上市银行。无论是业务盈利能力还是净资产收益率,其都不输“零售之王”招商银行。

 

具体看,存贷业务方面,宁波银行是对公为主、零售为辅。2021年上半年,宁波银行对公贷款4545.8亿元,总贷款占比为61.4%;零售贷款2860.2亿元,总贷款占比为38.6%。

 

同期,平安银行的零售贷款占比总贷款62.9%;招商银行零售贷款占比总贷款53.2%。

 

过往几年,零售业务由于不良率低、贷款收益率高,成为银行争相发展的香饽饽。宁波银行也深知零售大法好,上半年其个人贷款收益率达7.32%,远高于4.93%的公司贷款收益率。

 

但作为对公为主、零售为辅的银行,宁波银行的不良率和净利差却不输于像招商银行这种以零售贷款为主的银行。截至6月30日,前者不良率和净利差分别为0.79%、2.59%;后者不良率和净利差分别为1.01%、2.41%。

 

换句话说,宁波银行放贷主要集中在收益率低、不良率较高的对公业务,但其净利差和不良率却能比得过放贷集中在收益率高、不良率较低的零售业务的银行。

 

除此之外,截至6月30日,宁波银行非息收入占比竟然也高达36.1%,比12家股份行中的11家要高,仅次于招商银行的41.1%。

 

非息收入主要是由信用卡刷卡手续费及大财富管理所产生的手续费组成,而宁波银行深耕对公业务,比起其他深耕零售业务的股份行,非息收入占比理应弱很多,但公司却表现出弱者不弱的架势。

 

不管是存贷业务还是非息收入,最终投资人看的还是给股东带来回报的净资产收益率。在这方面,宁波银行也没有让投资人失望。2016年至2020年,宁波银行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7.7%、19%、18.7%、17.1%、14.9%;同期,以盈利能力强悍著称的招商银行,则分别为16.3%、16.5%、16.6%、16.8%、15.7%。

 

能成为股民心头好,宁波银行自然有两把刷子。这背后,是其在存贷业务和非息收入方面“另辟蹊径”,都做到了不同于主流银行的差异化。

 

/ 02 /

靠白领贷撑起公司“半边天”

 

说起存贷业务的差异化,很多人第一反应是宁波银行命好,地处长三角发达地区。

 

毕竟,经济越发达,信贷市场不但繁荣且贷款出现坏账的概率较小,其他银行,尤其城商行压根没办法抄作业。

 

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宁波银行能做出差异化,一大原因是命好,另一大原因则是,其在细分领域找到了零售业务金矿,靠白领贷撑起公司“半边天”。

 

先来看宁波银行的对公贷款业务。截至6月30日,公司对公贷款占比总贷款61.4%,不良率低于0.79%,其能在过往几年对公不良爆发潮中稳住,与经营范围集中在长三角有很大的关系。

 

从宁波贷款布局的区域来看,浙江省、江苏省占比高达87.64%,其余则分布在上海、广东、北京,贷款全部集中在经济发达的区域。不光宁波银行,同期贷款集中长三角的南京银行,对公贷款不良率也仅有0.97%。

 

而过往几年对公业务不良率爆发,则主要集中在东北及中西部经济欠佳的区域。例如,截至6月30日,贷款集中在中西部的郑州银行,对公业务的不良率为2.06%;贷款集中在东北地区的哈尔滨银行,对公业务的不良率为2.89%。

 

从以上数据不难看出,区位优势是宁波银行与其他区域性银行拉开差距的重要原因。

 

再来看零售贷款业务。虽然规模占比不及对公业务,但宁波银行却在零售业务上做到了超高收益率、低不良贷款率。

 

截至6月30日,宁波银行的零售贷款收益率、不良率分别为7.32%、1.06%,同期招商银行的零售贷款收益率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5.6%、0.76%。

 

是不是不可思议?同样是给个人贷款,宁波银行的收益率却比招商银行高出1.72个百分点,不良率仅比招商银行低0.3个百分点。换句话说,单论零售的存贷业务,宁波银行比招行做得更好。

 

这是因为,宁波银行奉行的是“大银行做不好,小银行做不了”的经营策略。

 

不同于传统银行零售业务以信用卡和个人房贷为主,宁波银行零售贷款集中于个人消费贷中的白领贷。简单来说,宁波银行给一批以事业单位为主的个人,单人给出的授信额度较高,同时收取的贷款利息也较高。

 

这部分群体普遍具有稳定的收入,偿还贷款的能力较好且有良好信誉,一般不会为了贷款,毁了信誉、丢了自己的铁饭碗。

 

之所以说大银行做不好,是因为人力成本太高,因为每个小客户都要信贷员亲力亲为。而小银行受限于网点布局和风控,做不好这些客户。

 

宁波银行精准的客户定位带来的好处,是可以获得更高的贷款收益率和更低的风险。但这也仅仅适合于宁波银行这种小规模的城商行,毕竟事业单位的人数有限,随着宁波银行规模做大,其零售做出的差异化对公司的影响就会逐渐下降。

 

也正是宁波银行零售业务做出了差异化,且对公本身布局在经济发达、不良率较低的长三角地区,公司存贷业务盈利能力才可以在过去几年和纯正的零售银行扳扳手腕。

 

/ 03 /

投资收益才是拉开差距的关键

 

仅依靠存贷业务,宁波银行还不是持续深耕大零售银行的对手,因为非息收入虽占比不低,但其手续费佣金等轻资产收入占比太低。

 

根据2021年中报,宁波银行非息收入由两部分组成,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33.7亿元,其他非利息收入56.6亿元,非利息收入中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比并不高,其他非利息收入是公司非息收入的核心。

 

这就是宁波银行的差异之处。其他非利息收入指的是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汇兑损益,其中,公司2021年上半年投资收益高达51亿元,占比当期净利润的53.6%。对比招商银行来看,同期投资收益仅占净利润的18.2%。

 

公司不仅有大量的其他非利息收入,且这块收入大部分时间都在稳健增长。以过往五年数据为例,2016年至2020年其他非息收入分别为5.4亿元、30.3亿元、40.2亿元、77.3亿元、69.1亿元。5年增长了超过10倍,这也是带动其利润高增长的核心原因之一。

 

此外,投资收益是纯利润,几乎没有成本、不用减值计提且具有持续性,每年为公司贡献了大量的利润,也推动其净资产收益率持续高于一众上市银行、高于招行。

 

需要注意的是,长期来看,比起零售银行倚重的非息收入,投资收益占比越来越高未必是好事。毕竟,是投资就有风险。

 

根据2020年报数据,宁波银行的投资收益虽然高达91.8亿元,但汇兑损益亏损11.8亿元,公允价值变动亏损13亿元,最终导致其他非利息收入只有69.1亿元,同比下滑10.6%。可以看到,宁波银行的其他非息收入,并非每年都有非常确定的增长,某些年份也会出现下滑。

 

到底是提心吊胆赚投资收益好,还是旱涝保收赚手续费好,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了。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