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辉瑞”的故事,西藏药业只讲了一年

文/ 2021/09/09 12:37

“License in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这一点,想必西藏药业有着深刻体会。

 

去年6月,全世界都陷入疫情的阴霾中,疫苗仍在探索之中,谁能成为“新冠希望”,尚无定论。

 

在这样的背景下,西藏药业预见性的与斯微生物展开合作,拿下包括新冠疫苗在内的三款疫苗产品的全球独家商业化权益。

 

就当时来看,这是一笔极其划算的合作。由于该合作采用“里程碑”付款合作方式,虽然需要支付的总金额高达3.51亿元,但首付款只需3500万元。而这3500万元,竟让西藏药业市值增加了近400亿。

 

斯微生物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其mRNA疫苗的管线布局,却已经与世界一线接轨。绑定“新冠疫苗”概念后,西藏药业股价持续攀升,三个月时间就由25元左右飙升至150元,最高时股价一度突破180元,市值由此爆炸式增长。

 

然而,股价屡创新高之际,斯微生物新冠疫苗却进展缓慢,至今才完成了一期临床。新冠疫苗竞争,本身就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游戏。即便斯微生物新冠疫苗能够研发成功,届时商业化价值已经“渺茫”。

 

迫不得已,西藏药业把此前投入的7000万元里程碑款转换成了斯微生物股权,1.25亿元建造的生产基地有闲置风险,股价从180跌到了50……

 

辛辛苦苦一整年,不仅近2亿元投入有可能打水漂,西藏药业股价也快要回到解放前。

 

/ 01 /

最稳妥的合作方式

 

从当时来看,西藏药业选择的,实际上是最为稳妥的一种合作方式。

 

西藏药业与斯微生物的合作,并没有选择直接入股,而是采用更加有保障的“里程碑”合作模式。

 

除了3500万元的预付款外,斯微生物想要获得剩余3.16亿元,均需要完成一系列的里程碑条件。

 

具体来看,一期临床获批公司可以获得3500万元;完成二、三期临床试验可以分别获得6000万元;最终成功上市可以拿到最后的1.5亿元。

 

西藏药业通过这一方式合作也不奇怪。就当时来看,mRNA疗法都是一个刚刚起步的行业,放眼全球都未有产品获批上市,可以说机遇与风险并存。

 

目前世界上最成功的mRNA疫苗来自于辉瑞和BioNTech共同研发,而这款疫苗就是同样采用的“里程碑”合作模式。

 

根据协议条款,辉瑞将向BioNTech支付1.85亿美元的预付款,其中包含7200万美元的现金付款和1.13亿美元的股权投资。

 

BioNTech有资格获得高达5.63亿美元的未来阶段性付款。此外,辉瑞和BioNTech将平均分担研发费用。辉瑞将在早期提供100%的研发成本,BioNTech将在疫苗商业化期间偿还辉瑞50%的研发费用。

 

对于西藏药业来说,这样的“里程碑”合作模式简直太香了,如果斯微生物实力不足,那么西藏药业就等于花费3500万元买到一次蹭热点的机会。

 

正如上文所提,不到三个月时间西藏药业股价就由25元左右飙升至150元,最高时股价一度突破180元,市值增加了近400亿。用3500万元撬动400亿,显然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买卖。

 

如果斯微生物真的把疫苗做出来,那么西藏药业仅花费3.51亿元就获得全球独家授权,而斯微生物仅能获得后续销售净额6%的提成,可以说是微不足道。

 

这种方式几乎与辉瑞与BioNTech的合作如出一辙,似乎一出中国“辉瑞”布局mRNA疫苗的故事正在上演。但只可惜中国“辉瑞”的故事,西藏药业只讲了一年。

 

/ 02 /

不情愿的“参股”

 

如今这则看似“百利而无一害”的合作条款,却成为西藏药业的“痛苦之源”。

 

尽管斯微生物的mRNA疫苗早早拿到了临床批件,却时至今日,却依然停留在一期临床阶段。8月初,根据斯微生物首席运营官张继国透露,目前该疫苗的一期临床研究已经结束。

 

暂不考虑临床结果如何。从进度来看,斯微生物可以说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当前,国内已经包括国药、科兴在内的4款灭活疫苗,以及智飞生物重组蛋白疫苗以及康希诺的腺病毒载体疫苗获批。

 

而在mRNA疫苗方面,艾博生物新冠疫苗已经进入三期临床阶段,并且模块化厂房也已经完成交付。大概率,艾博生物的mRNA疫苗会占得先机。

 

从这个角度来说,斯微生物仅处于临床一期阶段的新冠疫苗,商业化价值已经越来越小。

 

鉴于产品迟迟没有新的进展,西藏药业最终在8月27日决定更改合作方式。从过去的“合作”改为“投资”,此前支付给对方的7000万元预付款,转换成斯微生物3.35%的股权。

 

合作变更后,斯微生物的mRNA疫苗将转为独立开发,西藏药业将不再享有原《战略合作协议》下约定的mRNA疫苗全球独家权利。

 

这也意味着,西藏药业原本投资的是新冠疫苗,如今却变成了对斯微生物前景的投资。

 

按照西藏药业的口径,仅用7000万元就获得斯微生物3.35%的股权,投资时的估值仅相当于20亿元,远低于如今C+轮60亿的市场估值。

 

如果依照斯微生物最新的估值计算,那么当初7000万元的投入如今已经价值2.01亿元,获利1.31亿元。

 

在西藏药业看来,改变合作方式不仅降低了mRNA疫苗带来的不确定性,而且还锁定了1.31亿元的投资利润,简直是对股东最好的交代。

 

但显然,事实并非如此。为了确保疫苗的生产,西藏药业还与斯微生物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海脊生物”,由西藏药业持股55%,斯微生物持股45%。

 

海脊生物负责生产线的建设,但最终斯微生物一分未出,合作公司购买厂房所支出的1.26亿元全部由西藏药业承担。

 

在变更合作方式后,西藏药业耗资1.26亿元的mRNA疫苗厂房,存在闲置风险。虽然公司表示,将会改变用途将其进行出租或转让,但想要及时脱手肯定也不会那么容易,更不要说其中舍弃的时间成本、人力成本。

 

从这个角度来说,西藏药业押宝新冠疫苗似乎失败了……

 

/ 03 /

模式变更后的无奈

 

如果从股权投资斯微生物来说,西藏药业实际上亏大了。

 

在其与斯微生物合作的时候,对方仅仅是一家刚起步的创新药企。2020年2月进行的A+轮融资中,君实生物宣布出资1000万元,获得2.86%的股权,折算下来斯微生物的整体估值仅为3.5亿元。

 

按照这一估值,西藏药业投资的预付款3500万元就能达到公司整体估值的10%,算上后续追加的3500万元里程付费,合计所支付的7000万元就能获得对方约20%的股份。

 

但在合作更改后,虽然依然是折价入股,但却仅获得公司3.35%的股份,较直接入股缩水明显。

 

mRNA疫苗合作方式的变更,可能会冲击到后续两款疫苗的合作。在变更公告中,西藏药业明确表示后续的合同将依照原条款继续执行,但实际上原条款仅属于草签,相关具体时间点的内容都将会在后续合理期间确定“里程碑”。

 

这也就意味着,虽然表面上看其他两款疫苗不会受影响,但协议本身也根本没有太多具体标准,所以最终能够获得怎样的执行效果,依然是一个未知数。

 

固然,西藏药业减少了由mRNA疫苗带来的不确定性,提前锁定了投资收益,但同时也意味着其失去了市场想象空间,之前的很多mRNA产线布局也已经化为泡影。

 

而如今虽然被迫“里程碑款转股”,也不见得能有多大回报。决定一家医药公司前景的,自然是管线的深度。

 

从研发管线分析,虽然斯微生物共布局9款疫苗产品,涉及新冠疫苗、结核疫苗、流感疫苗、肿瘤疫苗。但其中7款还处于概念验证阶段,可以直接忽略。

 

1

 

进入临床申报阶段的两款疫苗,分别是新冠病毒疫苗和个性化肿瘤疫苗。斯微生物新冠病毒疫苗的商业化前景如何,相信大家都已经有数。那么,个性化肿瘤疫苗呢?

 

只能说,研发难度极大。由于个性化肿瘤疫苗需要针对肿瘤相关抗原,研发相当复杂。可以看到,mRNA疫苗领域的领头羊BioNTech都很难啃动这一领域。

 

去年6月份,罗氏/BioNTech公布了个性化癌症疫苗RO7198457的1b临床试验结果是:“应答率低”。

 

而在新冠疫苗竞争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斯微生物能否在这一领域有所突破,还需要时间给出答案。换句话说,模式转换背后,西藏药业能否真的受益,也需要继续观察。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