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生物类似药起家,背靠郭广昌的复宏汉霖能否靠“创新”崛起?

文/ 2021/09/08 13:33

虽然是“复星系”重要成员之一,但复宏汉霖的在资本市场的存在感,并不强。

 

1月初至今,复宏汉霖日均成交额为637万港币。不难看出,即使背靠复星,还是一家创新药企,但二级市场依旧对其不感冒。

 

这也不奇怪,虽然定位是一家创新药公司,但复宏汉霖的策略是从生物类似药出发,积累经验后再发力创新。这也导致,公司目前的产品全部是生物类似药。

 

在未充分证明自己商业化能力的情况下,生物类似药又面临集采压力,投资者对其持谨慎态度也不难理解。

 

任何一家创新药公司,要想有未来只能靠“创新”。这一点,复宏汉霖当然明白。目前来看,公司对创新也越来越重视。

 

那么,未来复宏汉霖能否通过“创新”,来改变市场对其的看法么?

 

/ 01 /

根正苗红的“复星系”

 

要说国内哪位大佬对资本最感兴趣,郭广昌必然可以上榜。此前,在新三板“复星系”成员数量便超过20家。当然,“复星系”布局不止在新三板,港股更是主阵地。

 

从股权结构来看,复宏汉霖是正儿八经的“复星系”成员:截至2020年末,郭广昌通过各类公司,实际控制复宏汉霖53.33%的股份。

 

复宏汉霖是一家主打创新的医药公司,分拆自复星国际和复星医药,登陆港股是为了可以单独融资,储备更多发展所需的“弹药”。

 

创新药是一门十分烧钱的生意。因此,在成立之初,复宏汉霖选择了更为稳妥的道路:从生物类似药入手,巩固好基本盘再发力创新。

 

所谓生物类似药,简单来说就是仿制药。因为生物药相对化学药,分子结构相对复杂,即便仿制也很难说做到完全一样,只能在免疫、生产工艺等多维度做到相似,所以只能以“类似药”相称。

 

率先专注生物类似药的策略,的确“稳妥”。一方面,由于并不需要创新,类似药的研发难度要小很多;另一方面,由于几大重磅单抗专利刚刚到期,有着巨大的可替代市场,并且国内类似药刚刚起步,尚处蓝海。

 

基于此,复宏汉霖以推进生物类似药管线为重心。当前,复宏汉霖已经是国内领先生物类药玩家之一。

 

截至目前,复宏汉霖共有三款产品获批上市,全部为生物类似药,分别是汉利康(利妥昔单抗)、汉曲优(曲妥珠单抗)及汉达远(阿达木单抗)。

 

上半年,三款产品均已产生收入。具体来看,国内方面汉利康收入为2.22亿元;汉曲优销售额2.88亿元;汉达远上半年销售额为850万元。

 

另外,三款产品均已经实现海外授权。其中,汉利康授权收入为520万元;汉达远授权收入为220万元;汉曲优授权收入为1900万元。

 

1

 

基于三款产品的表现,复宏汉霖增长势头似乎不错。上半年,公司总收入为6.33亿元,同比增长474%。

 

另外,复宏汉霖上半年申报了2款类似药上市申请,短期也有望增加新的收入。

 

2

 

看上去,复宏汉霖的类似药业务做得不错,业绩表现也可以,但资本市场却不买账。

 

/ 02 /

二级市场被“冷落”背后

 

从股价来看,复宏汉霖表现并不好,年初至今跌幅为41.43%;从成交额来看,复宏汉霖更是受到了明显的冷落。

 

9月7日,复宏汉霖港股成交额为399万港币,在18A公司中位居榜尾;像头部公司信达生物今日成交额达3.01亿港币,差距显而易见。

 

1月初至今,复宏汉霖日均成交额为637万港币。显然,公司二级市场成交寡淡并非偶然,是常态。

 

那么,为什么作为“复星系”重要成员,业绩看上去不差,复宏汉霖却不被市场认可呢?

 

原因在于两点。第一,虽然营收增速看似不错,但复宏汉霖的商业化能力实际上并未得到充分证明。

 

同样是生物类似药,齐鲁制药的贝伐珠单抗,上市第一年销售额就接近20亿元,而复宏汉霖几款产品表现相对较弱。

 

而从最早上市的产品汉利康表现来看,在上市的第三个年头,虽然销售规模不大,但上半年销售增速仅15%,增长日渐乏力。

 

要知道,汉利康对应的市场规模并不小。据Frost & Sullivan数据,2021年国内利妥昔单抗及其类似物市场预计为50亿元。

 

同时,去年下半年上市的阿达木单抗,在上半年国内销售额不足1000万元,也是不尽如人意。

 

对于一家药企而言,不仅需要有研发能力,更需要具备商业化能力。从这一点来说,市场难免会有一些顾虑。

 

第二,类似药由于研发难度较小,导致入局者较多,面临集采压力,价格战在所难免。

 

根据Insight数据库,目前复宏汉霖三款仿制药竞争格局比较激烈,包括已获文号、上市申请、Ⅲ期临床阶段在内的药企数量均达到两位数。

 

3

 

集采压力,这也是国内药企面临的最大压制因素之一。主要产品均需要集采,复宏汉霖不受市场认可,也就不奇怪了。

 

/ 03 /

能否通过“创新”逆袭?

 

当然,作为类似药的先驱,复宏汉霖也明白创新药的重要性。

 

在年报里,复宏汉霖首席执行官表示,“公司一直在探索可持续的创新”。根据此前的战略,公司希望在仿制药业务积累成功经验后,再逐步开发创新药。

 

那么,当前复宏汉霖创新战略布局如何呢?根据半年报,目前公司已进入三期临床的创新药,为PD-1产品斯鲁利单抗。

 

虽然国内PD-1市场竞争较为激烈,并不意味着复宏汉霖已经完全失去机会。一方面,复宏汉霖的PD-1单抗有差异化的竞争策略。

 

斯鲁利单抗针对的适应症为经标准治疗失败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高度微卫星不稳定型实体瘤。

 

高度微卫星不稳定指的是,在DNA复制过程中,微卫星序列碱基插入或错配导致的碱基积累,可在多个癌种中发生,发生率约为14%。

 

该适应症对应癌种广泛,鲁利单抗有望达到精准治疗获得不错的效果。并且,目前这一适应症国内布局者稀少,复宏汉霖或许能够占得一席之地。

 

另外,复宏汉霖也在布局PD-1的联合疗法。当前斯鲁利单抗联合疗法开展了8项适应症,5项处于3期临床。

 

4

 

免疫治疗领域,联合疗法才是胜出的关键。毕竟肿瘤免疫微环境复杂,单靶点药物疗效有限, PD-1单药有效率其实仅在20%左右。

 

如何寻找一个联合产品,以起到“1+1大于2”的效果尤为关键。也正因此,国内外药企都在寻找PD-1的最佳搭档。如果斯鲁利单抗联合疗法能够在数据上看上去更有优势,也就拥有了后来巨上的可能。

 

当然,药物的研发总是充满不确定性,最终上市之前谁都不敢说万无一失。

 

斯鲁利单抗究竟商业化前景如何,仍需要时间验证。毕竟,国内PD-1市场因为竞争者越来越多,市场规模被不断压缩,康方生物3.98万元的保终身的定价,掀起了又一场腥风血雨。

 

除PD-1外,复宏汉霖其他创新药都还处于早期临床阶段,距离上市较为遥远,因此暂不做讨论。

 

从根本上来说,转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那么,背靠“复星系”,以生物类似药起家复宏汉霖,能否通过创新药逆袭呢?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