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宇宙最纯正“代孕”概念股:年入16亿,净利率25%,钱景超乎想象

文/氨基财经 AJ 2021/02/02 19:57 锦欣生殖

并购海外医院,服务中国患者。

繁衍、财富、道德、伦理、法律多方因素纠葛,几乎再没有一门生(hui)意(chan),争议大过“代孕”。

郑爽事件,更是将“代孕”、“弃养”话题送上热搜,也让一条海外“正规途径”,曝光于大众面前。

国内代孕不合法,国外部分地区却合法。所以郑爽那份逻辑略显混乱的声明中,“在中国国土之上没有违背国家的指示,在境外她也尊重一切法律法规”,这句话说的,竟一时让人挑不出毛病。

事实上,代孕早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现象。像俄罗斯、印度,及美国一些开放商业化代孕的州,都会存在所谓的“生育旅游”,甚至形成产业化。

基于此,国内提供出国代孕服务的地下中介,数不胜数。这也不难理解,有实力选择出国代孕的,大多是中产以上的家庭。

从媒体曝光的收费标准来看,出国代孕前后需要支付几十万至上百万,中介至少拿走一半。

外界很难窥探这些地下产业链,但在资本市场,也有一家公司,专门收购海外医院,为中国人提供第三方IVF,即“代孕”等多项服务。

相比那些地下中介,这家公司还有显著的流量优势:在国内布局了2家生殖服务医院。

合规的辅助生殖业务,可以在国内开展;尊重境外法律的业务,就在境外开展。用过去几年最热门的词汇形容,这无疑就是辅助生殖界的“商业闭环”。

这样的商业奇才,来头一定不小。的确,这家公司,便是高瓴加持的锦欣生殖(HK:01951)。

由于国内监管严格导致天花板有限,锦欣生殖走上国际化道路。其愿景是,建立一个全球生殖服务平台。

截至目前,锦欣生殖不仅收购了位于美国加州的不孕不育医院,去年11月其位于老挝的医院也正式开业,方便“迎合来自中国市场的大量患者流量”。

看上去,锦欣生殖离自己的愿景,又近了一步。

 

/ 01 /

每6对中国夫妇,

就有1对不孕不育


无法生育正成为越来越多的中国夫妇面临的人生难题。日益累积的急切需求下,无论是正规辅助生殖,还是地下代孕产业,都发展成了一门规模庞大的生意。

需求有多大?通过锦欣生殖的招股书,你会发现,“不孕症”竟如此普及。招股书显示,2018年中国不孕症率高达16%。这意味着,平均每6对中国夫妇,就有1对“不孕症”患者。

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这一数字还将上升。招股书预计,截至2023年这一数字将增至18.2%。很快,平均每5对中国夫妇,就会有1对夫妇要面临不孕不育的危机。

看来,对人口增长挑战最大的,不是生育欲望,而是“不孕症”。

数据夸不夸张,核心看如何定义。锦欣生殖招股书对于“不孕症”的定义,是指在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的情况下,12个月内未能成功怀孕。这样的定义,显然很宽泛。这部分群体,大部分可能并不需要特殊治疗,也能正常怀孕。

当然,真正需要特殊治疗手段的“不孕症”患者也有。生育子女,是大多数人的人生必然,这件大事,可能要属于刚需中的刚需。否则,国内试管婴儿市场规模,也不会如此庞大。

根据锦欣生殖招股书,2018年,中国试管婴儿市场规模约为36亿美金,大概是230亿人民币。

也难怪,高瓴会盯上这块蛋糕。2020年11月16日,高瓴旗下Gaoling Fund, L.P.及Hillhouse Capital Advisors, Ltd.以10.5港元/股的均价,合计买入1.85亿股锦欣生殖股票,耗资19.95亿港币。

增持后,高瓴持有锦欣生殖的股份比例由7.53%增至14.35%。锦欣生殖第一大股东股持股比例只有19.8%。从这个角度来看,高瓴对锦欣生殖寄予厚望。

 

/ 02 /

高瓴加持,

复制下一个“爱尔眼科”?


高瓴看上锦欣生殖也不奇怪。从近几年的发展来看,锦欣生殖有成为辅助生殖领域“爱尔眼科”的潜力。

过去十几年,爱尔眼科可谓是,并购一时爽,一直并购一直爽。通过买买买,爱尔眼科实现了“无限”增长,2013—2019年,其各年营收、净利润增速均超20%。

锦欣生殖也走上了并购之路,目前看并购成果也不错。

锦欣生殖的第一家医院,是位于成都的西囡医院。2019年,该医院搬迁新址,面积较以前扩大了7倍。但它并不想囿于成都,其愿景是建立一个全球生殖服务平台。

2017年1月,其收购了深圳中山医院,将版图从四川扩张到广东;2018年12月,又收购了位于美国加州的不孕不育医院HRC Medical。

商业版图日益扩大,锦欣生殖的业绩也水涨船高。2017年,锦欣生殖收入不过6.63亿元,2019年已增至16.48亿元,净利润也从1.99亿元增至4.21亿元。

怎么样,是不是有点熟悉?这简直是要copy爱尔眼科的成功之路。

而且,比起爱尔眼科,锦欣生殖的盈利能力更强。2019年,锦欣生殖净利率为25.52%,而爱尔眼科只有14.32%。

同为医院,锦欣生殖的毛利率与爱尔眼科并无差异。2019年,锦欣生殖的毛利率为49.57%,爱尔眼科为49.3%。

两者最大的差距,在于销售费用。2019年,爱尔眼科销售费用10.49亿元,占营收比重为10.5%;而锦欣生殖销售费用只有6221万元,占营收比重不过3.76%。

民营专科医院,广告宣传必不可少,这是莆田系的成功之道,也是爱尔眼科的重要法宝。但辅助生殖生意的特殊性决定了,不需要营销,也能有源源不断的客源。

实际上,在收购美国医院前,锦欣生殖各年的营销费用为0。2019年的营销费用,主要用于向中国患者宣传其收购的美国医院。

在锦欣生殖面前,爱尔眼科也要自愧不如。

 

/ 03 /

国内并购空间有限:

仅35家民营“持牌”机构


不过,硬币终究有两面。赛道不同,注定天花板会有所差异。

郑爽“代孕”事情一经发酵,官媒便出面表态,足见领导对“代孕”事件的态度。实际上,受到严格管控的“代孕”,只是辅助生殖行业的冰山一角。

辅助生殖,本身就是一个受监管部门严格管控的领域。所有开展试管婴儿的医院,都需要持证经营。这直接决定了锦欣生殖国内业务的天花板。

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2015年发布的《关于辅助生殖技术配置指导原则》,原则上每300万人口只能设置1家辅助生殖机构。假设我国人口为15亿,全国也只能容纳500家辅助生殖机构。

截至2016年底,获许可的辅助生殖机构共451家。而根据国家卫健委数据,截至2018年底已达498家。以500家上限来看,已经没有增量可言。这基本宣告了锦欣生殖要想要迅速壮大,只有并购现有医院一条路。

但这些机构,绝大部分是公立医院。根据锦欣生殖招股书,2016年底的451家机构中,327家持有试管婴儿牌照,仅35家为民营机构。

其中,还包括锦欣生殖旗下的西囡医院和深圳中山医院。这意味着,能被锦欣生殖纳入并购池的,只剩30余家,想象空间略显逼仄。

更何况,锦欣生殖想要拿下这些医院也不容易。虽然牌照限制严格,扩张较难,但对现有持牌机构来说,辅助生殖是个再好不过的生意了。

就当下的政策而言,各大中小城市,基本只可能存在1—2家持牌机构。这意味着,当地的辅助生殖机构,基本没有竞争,并且还是为数不多的就诊机构。

这一点,从锦欣生殖几乎不需要营销费用,及超过25%的净利率就能看出。这种情况下,相信没有人会轻易出售这张牌照。

要成为“爱尔眼科”,锦欣生殖只能另辟蹊径。

 

/ 04 /

海外并购找增量,

打造“商业闭环”


东方不亮西方亮。国内业务天花板有限,锦欣生殖把目光放在了海外,开拓“不被国内允许,而国外不违规”的增量国际业务,比如“代孕”、“基因筛选婴儿”等。

试管婴儿技术早已从第一代发展至第三代。第一代试管婴儿技术,只是单纯将卵子与精子分别取出,在体外培养成受精卵;第二代试管婴儿技术,能够以人工方法,选择最活跃的精子,注入卵细胞中。

相比之下,第三代技术试管婴儿技术更先进,能够通过DNA的方式,直接筛选出最优秀的胚胎,决定生儿生女更是不在话下。

为了避免该技术被滥用,国内对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管控极其严格。因此,国内被允许开展的,主要是第一代、第二代试管婴儿技术。

国内不允许,但国外部分地区却合法。比如,美国大部分不孕不育医院,都可以开展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更重要的是,像美国加州、内华达州等地区,代孕也是合法的。

所以,美国加州等地区,每年都要接待大量如郑爽般有特殊需求的人群。锦欣生殖在招股书中表示,2018年,大约有5000余名中国人前往美国,其中大部分去了加州。这背后蕴藏巨大商机。

锦欣生殖2018年收购的HRC Medical,恰好位于加州。没错,锦欣生殖收购HRC Medical的目的,正是为了服务中国客户。

另外,为了照顾到钱包相对不充裕的客户,锦欣生殖在东南亚也开辟了另一大基地。2020年第三季度,其位于老挝的不孕不育医院开张。

为什么选择老挝?锦欣生殖在公告中直言,这里因为价格更低,会成为中国患者的第一选择。毕竟,从云南昆明出发,4个小时高铁便可直达。

在描述市场前景时,锦欣生殖曾表示,由于越来越多的中国患者寻求代孕、卵子和精子冷冻保存等服务,大量中国人到海外寻求辅助生殖服务。

对于手握国内医院的锦欣生殖来说,无疑有着天然的流量优势。

那么,美国、老挝并购的新医院,又会为锦欣生殖,带来多大的增量空间?这,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