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糖”站上风口,元気森林上游的“隐秘印钞机”

文/读懂财经 2021/01/30 19:42

WeChat879b536132cf4bbcded1616ed3aa1da4

 

捧红奶茶的一代,早已高举养生大旗,每过一天,健康都更重要一点,可口可乐也不再快乐,元気森林摸透这一点,成功引爆“0糖”风潮。

“采用天然代糖赤藓糖醇,健康放心,喝不胖”……当元気森林带着“0糖0脂0卡”、“好喝不胖”的气泡水翩翩而来,年轻人们争先恐后抓住这根稻草。

元気森林爆火,代糖站上风口。

风口下,台前的元气森林估值一路飙升达140亿,2020上半年销售额达8亿元,“双11”销量超2000万瓶,站稳了天猫和京东水饮品类目第一的宝座。

而在台后,新型代糖赤藓糖醇产量全球第一的三元生物,成立13年专做代糖生意,也终于在近2年迎来爆发式增长。公司也趁势申报了科创板IPO。

2017至2019年,三元生物营收从1.21亿增长至4.77亿,复合增速98.55%;净利润从1870.45万元增长至1.36亿元,复合增速98.55%。2020年上半年,营收、净利润更进一步,分别达3.52亿元、1.1亿元。

不难想象,在代糖风口下,三元生物凭借赤藓糖醇仍将保持迅速增长。但目前来看,赤藓糖醇的甜价比远高于蔗糖,这也导致使用赤藓糖醇的“无糖”产品成本较高,售价也更高。而这也限制了三元生物的想象空间。


/ 01 /

无糖饮料背后的代糖生意

饮料与白开水最大区别是什么?饮料是甜的。

早有研究表明,甜是人类的独有软肋。有甜必有糖,但高糖的危害不可不防。早在2019年7月,卫健委便倡导人均每日添加糖摄入量不超过25克,而一罐330ml可乐的含糖量已达35克。

随着消费升级和健康意识的觉醒,饮料的重要消费群90后、00后都在“谈糖色变”,“好喝不胖”的需求使得越来越多的饮料品牌推出主打0糖、0卡路里的无糖饮料。

实际上,元気森林之前,已有不少品牌入局。比如,农夫山泉10年前就推出了东方树叶,主打0卡路里。这大概是唯一一款,不赚钱却一直没有被农夫山泉砍掉的产品。

但没有甜味的饮料,对年轻消费群来说,跟白水没什么区别。所以,东方树叶至今都不温不火。

既想品尝到甜味,又想远离高糖危害,这正是代糖,也就是甜味剂的市场。

甜味剂可以分为功能性甜味剂和糖醇类甜味剂。功能性甜味剂按其来源可分为天然甜味剂和人工合成甜味剂。

天然甜味剂有甜菊糖苷、罗汉果甜苷等,都是从植物叶、果等植物器官中提取。与之对应的则是人工合成甜味剂。从第一代人工合成甜味剂——糖精诞生后,这一领域已完成6次迭代,糖精、甜蜜素、阿斯巴甜、安赛蜜、三氯蔗糖、纽甜。

糖醇类甜味剂则包含木糖醇、赤藓糖醇、甘露醇等。木糖醇已是成熟产品,而赤藓糖醇,近年来颇受海外市场认可,也是元気森林力捧的无糖方案。

一切代糖存在的目的,便是替代蔗糖。实际上,每一款无糖饮品的推出,背后都是一场甜味剂争夺战。从无糖健怡可乐的安赛蜜、零度可乐的阿斯巴甜,到百事可乐的三氯蔗糖,再到元気森林的赤藓糖醇。

甜蜜素、阿斯巴甜、安赛蜜是目前市面上应用广泛的人工合成甜味剂,但这些甜味剂,大多都有一定不良口味,与蔗糖口感相去较远,市场也对这些合成甜味剂的安全性存有不少质疑。

相比起来,三氯蔗糖和赤藓糖醇在副作用和口感上没有太多争议,被认为是更优质的代糖产品。

“采用天然代糖赤藓糖醇,健康放心,喝不胖”……打开元気森林的产品介绍,有这么一句描述。元気森林采用的是赤藓糖醇和三氯蔗糖配比,口味更接近蔗糖,这也是为什么元气森林在口味上,被广泛接受的重要原因。

元気森林爆火,吸引了一批新老竞争者入局,包括可口可乐、农夫山泉、喜茶等均在2020年推出一系列新的无糖饮料。赤藓糖醇及其背后的市场龙头三元生物,也正式进入聚光灯下。


/ 02 /

乘风而起的三元生物

赤藓糖醇受到市场欢迎,并非没有理由。

这种代糖优点很多。生物发酵,可以说是纯天然,零热量、零糖、耐受度高、抗龋齿等等。可以说,除了贵没什么毛病。

与安赛蜜和三氯蔗糖等高倍甜味剂相比,赤藓糖醇甜价比较低,达到相同的甜度需要用更多的量。这也导致使用赤藓糖醇的“无糖”产品成本较高,售价也更高。无糖茶的主流单价在5-10 元,大幅高出3-5元的含糖茶主流价格。

甜价比低,但赤藓糖醇胜在“天然”,利于宣传,元気森林在产品宣传中主打“更贵的代糖方案”口号。实际上,出于成本考虑,它选择的是赤藓糖醇与三氯蔗糖复配,来实现协调口味、定制甜度和宣传概念的综合效果。

而赤藓糖醇正是在三元生物占比超6成的核心产品。招股书显示,其目前拥有赤藓糖醇产能5万吨,占国内产能的54.9%,占全球市场33%,已是全球最大的赤藓糖醇生产商。

就像当初无糖口香糖带火了木糖醇一样,在各种无糖饮料成为网红后,近年来,赤藓糖醇的产量也不断扩大,全球产量从2017年的5.1万吨增至2019年的8.5万吨,增幅高达66.67%。

虽然成立了13年,但三元生物真正迎来爆发,与元気森林的发展步伐一致。2017至2019年,公司营收从1.21亿增长至4.77亿,复合增速98.55%;净利润从1870.45万元增长至1.36亿元,复合增速98.55%。2020年上半年,营收、净利润更进一步,分别达3.52亿元、1.1亿元。

且不论元気森林能火多久,至少它已经带动赤藓糖醇来到大众面前。其力捧赤藓糖醇,并且在营收20亿的时候就敢拿18亿做营销,大力宣传“0糖0脂0卡”,等于间接帮三元生物进行市场培育。

可以看到,除元気森林外,近来兴起的喜小茶、奈雪的茶等部分打着“0糖”旗号的新式茶饮也纷纷选择用赤藓糖醇代替蔗糖。

由于产品需求旺盛,产能扩大,三元生物的生产成本不断下降,毛利率也由2017年的36.85%提高至2019年的45.77%。

实际上,国内的无糖市场刚刚起步,三元生物的主要客户仍在海外。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海外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75.96%、82.25%、89.53%、73.64%。

可以预计,在如火如荼的“无糖”风潮下,三元生物的业绩仍将快速增长。


/ 03 /

无糖很美好,但总要付出高“代价”

需要注意的是,赤藓糖醇仍是一个“小而美”的产品。

虽然增速快,但全球年产量不足10万吨,相比于每年上亿吨的蔗糖消费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赤藓糖醇市场规模约为2.2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79亿元。

实际上,整个甜味剂市场都不大。2018年全球甜味剂市场规模约95.46亿元,行业渗透率在10%左右。其中,赤藓糖醇已是产量最大且增长最快的甜味剂。

这也是为什么三元生物作为全球最大赤藓糖醇的生产商,其营收规模仍较小。

而随着无糖饮料的爆火,市场开始关注我国代糖产业的巨大潜力。根据天风证券研报,假设未来赤藓糖醇代替5%的蔗糖市场,仅国内潜在需求空间有望达80万吨,而目前国内2019年赤藓糖醇的产量仅4.62万吨,这也意味着市场有20倍左右的增长空间。

但赤藓糖醇要想从地位稳固的蔗糖市场上分一杯羹,绝非易事。横在其面前的最大阻碍,便是甜价比。

也就是甜味剂的“性价比”。以往的天然甜味剂和人工合成调味剂,属于高倍甜味剂,甜度是蔗糖的成百上千倍,甜价比远高于蔗糖。在相同甜度下,高倍甜味剂成本不及蔗糖10%。

而赤藓糖醇的甜价比最低。以现货价格来看,近5年每吨白糖价格在5200-7200元间波动,过去一年价格在6000元以下;而招股书显示,三元生物赤藓糖醇平均单价稳定在15000元每吨左右,是白糖价格的2-3倍。

考虑到赤藓糖醇甜度只有蔗糖的2/3,其甜价比显著低于蔗糖;以赤藓糖醇和高倍甜味剂配比制成的复配糖,主要成分仍是赤藓糖醇,甜价比仍低于蔗糖。

性价比低,在食品饮料制造上是个大问题。这意味着成本更高,产品售价要更高。

关于这一点,三元生物表示,由于赤藓糖醇甜价比低于蔗糖,目前主要市场是控糖意愿更强、支付能力更高的海外市场。比如赤藓糖醇消费第一大国,美国。

我们也可以看到,国内爆火的元気森林,零售价格要远高于传统的含糖类饮料;而主打无糖的零度可乐,选择的是阿斯巴甜和安赛蜜这种甜价比更高的甜味剂混合方案,牺牲了一定的口感。

可以说,甜价比低是制约赤藓糖醇进一步替代蔗糖的关键阻碍。而赤藓糖醇的价格短期也很难下降。

目前,赤藓糖醇工业化大规模生产使用的是微生物发酵法,制备成本较高,但已属于效率最高的制备方法。

具体来看,三元生物2019年毛利率45.77%,与安赛蜜、三氯蔗糖等甜味剂全球龙头——金禾实业的食品添加剂业务毛利率处于同一水平;与其他赤藓糖醇生产企业相比,已处于领先水平,保龄宝赤藓糖醇产品毛利率仅21.67%。这主要是因为赤藓糖醇只是保龄宝一小部分业务,而专注于赤藓糖醇的三元生物在规模和发酵效率有较大优势。

这也意味着,赤藓糖醇价格仍将保持稳定,短期内看不到成本大幅降低的空间。

因此,选择赤藓糖醇作为新的无糖方案,就必须面对成本的上升,这也是“无糖”所需付出的高昂“代价”。

对于赤藓糖醇的进一步增长,三元生物寄希望于人们更强的“无糖”观念,及政府的控糖政策。但最本质的成本问题难以解决,蔗糖的霸主地位就难以撼动,赤藓糖醇也只能是一个“小而美”的市场,难以“出圈”。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