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饮金徽,再喝舍得,复星为何大摆酒局?

文/读懂财经 孙勇 2021/01/05 23:16 豫园股份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复星与酒的缘分,始于青岛啤酒,但绝不会止于青岛啤酒!”

郭老板一年多前的豪言,如今无疑正加速兑现。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郭老板和他的复星系“大摆酒局”,先是以25.54亿拿下了陇酒老大金徽酒38%的股权,再是以45.3亿拍下了舍得集团70%的股权。

郭老板为何如此“贪杯”?一来,其确实好酒,30多年前,还在复旦读大二的郭老板,就馋上了青岛啤酒。功成名就之后,茅台又成了郭老板的真爱。

二来,白酒是优质资产,尽管近年来需求总量有所收缩,但其盈利能力仍无可匹敌。资本市场对白酒也愈发追捧。2015年“股灾”后,2016年成了价值投资回归元年,白酒也成了核心资产。整个2020年,更是沾酒必涨,白酒板块的涨幅中位数达121%。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但对郭老板和他的复星系来说,“豪饮”之后,压力也不小。金徽酒毕竟是产品偏低端的区域型小酒企,正面临中高端名酒“下沉”和低端光瓶酒“替换”的双重挤压,近年来业绩增长乏力,疲态尽显。

舍得虽“基因”强大,但在川酒“六朵金花”里,已掉至末位。2019年,其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26.5亿和5.08亿,不敌五粮液(501.18亿、174.02亿)、泸州老窖(158.17亿、46.42亿)、水井坊(35.39亿、8.26亿),亦不敌尚未上市的郎酒(83.5亿、24.4亿)、剑南春(营收已超150亿),亟需进一步追赶。

复星的酒局能否真正摆好?更大的考验显然还在后头。

/ 01 /

先饮金徽,再喝舍得

兜兜转转,舍得终究还是落入了郭老板的怀抱。

2020年的最后一天,复星系旗下上市公司豫园股份(SH:600655)发布公告称,公司以45.3亿的价格,成功竞得原天洋控股持有的舍得集团70%股权。舍得集团持有上市公司ST舍得(SH:600702)29.95%的股权,为其第一大股东。这也意味着,郭广昌将成为ST舍得的新实控人。

事实上,郭老板对舍得可谓垂涎已久。早在2015年,射洪县政府推动舍得混改时,复星就是呼声最高的接盘方。

彼时,黄金十年结束后,我国白酒行业迎来了为期三年的深度调整期,舍得也因此陷入业绩泥潭,营收从2012年19.59亿的峰值,下滑至2015年的11.56亿,净利润更是从3.7亿,下滑至仅剩700万,濒临亏损。

为了支持舍得更好的发展,射洪县政府决定出让舍得集团的控制权。但最终脱颖而出的,却是天洋控股,其以38.22亿的溢价拿下了舍得集团70%的股权。此役,郭老板铩羽而归。

天洋控股拿下舍得后,二者也曾有过一段“蜜月期”。2016年起,在茅台批价不断上行的引领下,中高端白酒持续复苏,舍得也随之水涨船高。到2019年,其营收和净利润已分别高达26.5亿和5.08亿,2015-2019年,年复合增速分别为23.05%、191.87%。

但好景不长,这两年,资金偏紧的天洋控股,瞄准了舍得的“口袋”。2020年8月19日,舍得一纸公告控诉天洋控股占用公司资金,2019年累计金额21.6亿,2020年累计金额18.5亿,且截至当日,仍有4.75亿本息未收回。

受此影响,舍得于9月22日被上交所施以ST,此后董事长、总裁等高层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致使管理层重组。

眼看“亲儿子”被“后爹”欺负,“亲爹”射洪县政府坐不住了。11月27日,其宣布收回了天洋控股所持舍得集团70%股权的表决权和管理权,12月17日又宣布将对这部分股权进行司法拍卖。

半个月后,拍卖便正式进行,经过27轮竞拍,郭老板以45.3亿抱得舍得归。

45.3亿的价格,不仅相比拍价39.9亿没有高出多少,比起5年前天洋控股给出的38.22亿同样没有高出多少。而如今的舍得,与5年前早已是天壤之别。

郭老板花45.3亿买下舍得21%的股权,对应公司2019年净利润5.08亿来算,市盈率为42.5倍,不便宜。

不过,有舍才有得。若是参考眼下白酒行情,行业60倍市盈率中位数,对志在酒局的郭老板,这点代价也不算大。豫园股份更是收获三连板,市值增长100多个亿。显然,市场认为其捡了个大便宜。

拿下舍得之前,复星的酒局早已大肆摆开。

2020年5月,豫园股份便以18.37亿的价格拿下了金徽酒(SH:603919)29.99%的股权,此后,又通过海南豫珠进一步要约收购,将持股比例提升至38%,坐稳了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2017年12月,郭老板斥资66.17亿港元从朝日集团手里拿下了青岛啤酒H股17.99%的股权,成为了青岛啤酒的第二大股东。

而在更早的时候,其与顺鑫农业、金种子酒也曾传出过“绯闻”。

/ 02 /

复星为何大摆酒局?

郭老板为何如此“贪杯”?当真是应了那句“年少不知白酒好,错把医药当成宝”?

实际上,一方面,郭老板确实爱喝酒。

其与酒的缘分,始于青岛啤酒。30多年前,还在复旦读大二的郭老板,趁着暑假到青岛穷游,由此馋上了青岛啤酒。但当时,青岛啤酒还是凭票供应,这对于还是穷学生的郭老板来说,无异于大牌奢侈品。为了喝上这杯甘露,郭老板甚至饿着肚子省下了两顿饭钱。

自此之后,每天都能喝上点青岛啤酒,也成了郭老板多年的夙愿。

而功成名就后,茅台又成了郭老板的真爱。每当其在国外做了一笔投资,都会带着茅台酒去与老外碰杯。

另一方面,酒是一门好生意。

虽说前些年啤酒行业竞争激烈,巨头普遍采取以价换量、跑马圈地的策略,导致大家都不怎么赚钱,利润率都上不去。但近年来,在行业见顶、地盘划分逐渐清晰的背景下,从要规模转向要利润,已经成了行业共同的诉求。这种情况下,啤酒企业的盈利能力持续提升。

在国产啤酒里,青岛啤酒更是处于行业头部,总规模排第二,高端化产品排第一。

白酒更不用说了,尽管近年来需求总量有所收缩,但其盈利能力仍无可匹敌。2019年,哪怕是在上市酒企中排名靠后的金徽酒,其毛利率和净利率也分别高达60.72%和16.56%。舍得则更胜一筹,其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高达76.2%和20.32%。

此外,资本市场对酒的热情愈发高涨。2015年“股灾”之后,2016年成了价值投资回归元年,白酒也成了核心资产。2016年至今,茅台涨了9.3倍,五粮液涨了11.8倍。

尤其是2020年,这种演绎已然达到高潮。茅台接连跨过了市值超工行、股价超酒价、市值超2万亿这三道坎,五粮液也迈过了万亿市值关口。而在茅五的带领下,资本市场沾酒必涨,白酒板块的年涨幅中位数超过120%,市盈率中位数为60倍。

在这个过程中,郭老板也早已赚了个盆满钵满。以金徽酒为例,其购入均价约为13.26元/股,目前浮盈已达226%。青岛啤酒,浮盈同样已翻倍有余。

事实上,热衷“饮酒”的,又何止郭老板和他的复星系,“海银系”同样动作不断。

2018年,其收购贵州仁怀市义酒坊酒业有限公司后,2019年,又连续收购了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和江西章贡酒业。

按照此前的说法,“海银系”拟用5年时间在遵义投资500亿打造集现代化、智能化、酒旅一体化的10万吨酱香型白酒产业园;同时将并购数家遵义白酒产业,并购企业总产能将达5万吨。

资本大佬入局,产业资本也不闲着。光是2018年就有中粮收购酒鬼酒、江小白收购重粮酒业和川酒集团收购叙府酒业;在2019年7月份,江苏综艺集团拿下了贵州醇;2020年1月,贵州国台酒又收购贵州海航怀酒。

2020年,上市公司里,同样已有广东明珠、广誉远、大湖股份等多家跨界白酒。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一瓶白酒,红了多少人的眼?

/ 03 /

酒醒之后,压力不小

纵然“喝”得痛快,但对郭老板来说,酒醒之后,压力不小。

首先,金徽酒疲态尽显。近年来,其业绩虽持续增长,但增速缓慢。2016-2019年,营收仅从12.77亿增长到16.34亿,净利润仅从2.22亿增长到2.71亿。远低于茅五领衔的中高端名酒。

究其原因,主要还是自身竞争力不足。从规模上看,金徽酒处于19家白酒上市公司的末端;从产品上看,金徽酒偏低端,产品大部分处于100元价格带以下;从市场布局看,金徽酒也是典型的区域型酒企,虽在甘肃省市占率近30%,但在全国范围内少有耳闻。

而近年来的白酒复苏,属于“两头强、中间弱”的格局。一方面是茅五领衔的中高端名酒持续走强,另一方面是牛栏山、老村长领衔的光瓶酒在低端白酒里占比越来越高。一高一低,均对传统的低端白酒形成挤压。

事实上,不止是金徽酒压力山大,同属区域型低端白酒的金种子酒,已经不堪重负陷入亏损。

其次,舍得亦亟需追赶。相比金徽酒,属川酒“六朵金花”且位列“中国名酒”的舍得,“基因”更强大,近年来业绩增速也更快。但需要注意的是,在川酒“六朵金花”里,舍得已掉至末位。

以2019年为例,五粮液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501.18亿、174.02亿,泸州老窖分别为158.17亿、46.42亿,水井坊分别为35.39亿、8.26亿。尚未上市的郎酒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83.5亿、24.4亿,剑南春的营收亦已突破150亿大关。无一不在舍得之上。

曾几何时,舍得还是川酒军团的主力。1996年5月,成为第二家上市的川酒,比五粮液还要早2年。当年,其营收、净利润已达8亿、1亿,虽略低于五粮液和泸州老窖,但也明显高于水井坊和郎酒。

如今的川酒“六朵金花”,从产品上看,五粮液、泸州老窖立足浓香酒高端,郎酒则借助酱香酒热潮异军突起,剑南春、水井坊、舍得均列次高端;从区域上看,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已基本完成全国化布局,郎酒、水井坊、舍得尚属于区域型酒企。对舍得来说,如何打好手中的“老酒”牌,在高端化和全国化方面进一步突破,是关键。

而金徽酒能否突出重围?舍得又能否更进一步?接下来,压力已经落在了郭老板和他的复星系身上。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