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免费”背后,新冠疫苗概念股悬了

文/读懂财经 2020/12/31 22:44

2020年最后一天,我们等来了新冠疫苗的好消息——国内首个新冠病毒灭活疫苗获批附条件上市。

WeChatead37e166bbc43c71fe810e1319c9e8d

 

2020年最后一天,我们等来了新冠疫苗的好消息——国内首个新冠病毒灭活疫苗获批附条件上市。

今天上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新冠灭活疫苗,已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附条件上市。

消息一出,A股疫苗板块应声大涨,国药股份(SH:600511)直线拉升涨超7%,康希诺(SH:688185)涨超5%,智飞生物(SZ:300122)涨超4%……

但投资者似乎忽略了,疫苗企业之间的比拼,研发速度是关键。率先研发出来的新冠疫苗,无疑能够凭借先发优势,坐拥庞大市场。

而后来者,不仅要面对更多的竞争者,还要面临市场萎缩的烦恼。从这个角度来说,国药集团已经占得先机。

虽然康希诺等企业没有落后太多,但还有一个更让国产疫苗股“崩溃”的消息,国内新冠疫苗全民免费接种。这也意味着,新冠疫苗更像是现在的一类疫苗,由国家统一采购。

由于性质特殊,一类疫苗定价通常较低,利润率普遍不会太高。这也意味着,此前市场预期中的新冠疫苗“钱景”要打折扣。

此前,由于疫情肆虐,新冠疫苗市场规模会极其庞大,按各家券商测算口径,仅国内市场就可能超过500亿。但目前来看,新冠疫苗公共产品属性,决定其最终定价依据就是成本。

受该消息影响,疫苗股又瞬间跳水。想象空间陡然逼仄,大部分新冠疫苗“故事”或将就此破灭。

 

/ 01 /

首支国产新冠疫苗获批,国药集团占得先机

国药集团之所以能够占得先机,核心在于其选择的技术路线——灭活疫苗。

灭活疫苗,顾名思义,就是用物理或化学方法,使病毒丧失毒性,但保留免疫原性。作为最传统的疫苗制备方法之一,灭活疫苗因其工艺简单,研发难度较低,因此在急性传染病爆发的时候,常常被作为优先开发的疫苗策略。

尽管工艺简单,但灭活疫苗的有效性并不差。12月30日,国药集团北京所宣布,该所研发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3期临床试验期中分析数据结果显示:

免疫程序两针接种后,疫苗组接种者均产生高滴度抗体,中和抗体阳转率为99.52%,疫苗针对由新冠病毒感染引起的疾病保护效力为79.34%。

所谓保护效力,指的是实验组患病人数相较于对照组患病人数,下降了多少。你可以这么理解,没有注射疫苗的对照组有121人感染新冠病毒,注射疫苗的对照组感染人数为25人,保护率=(121-25)/121=79.34%。

虽然这还仅是期中分析数据,不排除最终数据会有所下降。但79.34%的保护效力,已经远超疫苗上市要求的50%。也正因此,国药集团的新冠疫苗,得以率先获批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国药集团另一款灭活疫苗,距离获批也已经不远。除北京所外,国药集团武汉所也开展了新冠灭活疫苗的研发,是全球首家获得临床试验批件的新冠灭活疫苗,今年6月份就已进入临床三期试验,基本与北京所齐头并进。

这也意味着,在新冠疫苗市场上,国药集团能够占据较大的先发优势。虽然灭活疫苗大规模生产投入成本极高,但对于“国字辈”的国药集团来说,压力并不大。

早在今年10月28日,国药集团董事长刘敬桢在介绍新冠疫苗进展时便表示,已做好了大规模生产的准备,北京所、武汉所两个新冠疫苗高等级生物安全生产车间已建设完成,明年产能预计将达10亿剂以上。

该灭活疫苗单人接种剂量为2剂,也就是说,国药集团2021年灭活疫苗的产能,基本能满足5亿人的接种需求。

虽然会有部分国产疫苗供应海外,但考虑到新冠疫苗研发进度居前的5家药企,目前规划的年产能合计已达20亿剂左右,满足国内需求并不是问题。

 

/ 02 /

全民免费接种,高额利润难觅

相较于首个国产疫苗获批上市,投资者更关注的是:全民免费接种。

国家卫健委副主任、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负责人曾益新表示,疫苗的基本属性是公共产品,“价格可能会根据使用规模的大小有所变化,但肯定是为全民免费提供,这是一个大前提。”

受该消息影响,A股新冠疫苗概念股股价一度重挫。康泰生物盘中最高跌幅超9%,智飞生物盘中最高跌幅超6%。

全民免费,虽然不是指药企免费提供疫苗,而是指国家统一采购,民众免费接种。但这也基本预示着,新冠疫苗很难有高额利润。

此前,阿斯利康在中报电话会议中表示将微利供应新冠疫苗,曾引发市场对新冠疫苗盈利能力的担忧。

眼下,压力正式转移到国产“新冠疫苗”这边。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参照同为公共属性产品的一类疫苗。

国内疫苗分为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一类疫苗为强制免费接种疫苗,由政府买单,主要是婴儿疫苗,比如乙肝疫苗、百白破疫苗等;二类疫苗则是公民自费且自愿接种的疫苗,按需而定。近年来火爆异常的HPV疫苗,便是二类疫苗。

一类疫苗由于性质特殊,定价通常较低,难有高额利润。根据发改办公布的计划内疫苗价格,卡介苗单价为0.75元/支,乙肝疫苗为1.9元/支,甲肝灭活疫苗稍贵,定价也只有32.1元/支。

相比动辄上千的HPV疫苗,不难想象一类疫苗的“窒息感”。

以智飞生物为例,2014年,公司一类苗收入35.37万元,毛利润6.87万元,毛利率仅有19.42%;而二类疫苗收入2.89亿元,毛利润高达2.7亿元,毛利率为93.42%。也难怪,2014年之后,智飞生物便退出一类疫苗市场,专注二类疫苗。

这大概率也会是新冠疫苗的命运。在国家统一采购的大前提下,新冠疫苗收入在覆盖研发、物流运输等成本后,留给药企的利润相对有限。投资者预期中的“钱景”,必然要打折扣了。

 

/ 03 /

“钱景”落空,概念落幕?

从投资角度来说,新冠疫苗无疑是今年的一大风口。对于药企而言,新冠疫苗本身也是一大风口。

国内药企对新冠疫苗的研发热情,相当高涨。除了国药集团北京所的灭活疫苗外,还有4款国产疫苗已经进入临床三期阶段,分别来自国药集团武汉所、科兴生物、康希诺以及智飞生物。另外,康泰生物、华兰生物、艾博生物等药企也均有布局。

药企纷纷布局,多少与“钱景”有关。根据华西证券此前的研报数据,新冠疫苗仅国内市场就有可能产生168亿元利润。华西证券医药团队的测算依据为:

假设新冠疫苗单支利润15元,每人接种2支,每人份净利润为30元。在国内接种率达到25%的情况下,国内市场新冠疫苗保守能够产生105亿净利润。若接种率提升至40%,能够达到168亿净利润。

市场遐想空间的确无限。但对于投入的企业来说,并非没有风险。

一方面,疫苗企业之间的比拼,研发速度是关键。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新冠疫苗可能只是“一次性”消费品。

根据国药集团北京所灭活疫苗Ⅰ、Ⅱ期研究数据,接种疫苗6个月之后,体内抗体仍能维持较高水平。

率先研发出来的新冠疫苗,无疑能够凭借先发优势,坐拥庞大市场。而后来者,不仅要面对更多的竞争者,还要面临市场萎缩的烦恼。

另一方面,新冠疫苗是否存在超额利润空间,也是个未知数。理论上,疫苗在上市初期,必然是供不应求,参考当下HPV疫苗,利润足够丰厚。这也是大部分投资者对新冠疫苗的预期。

如今,这两个风险已经暴露在大部分新冠疫苗股身上。研发速度方面,国药集团已占得先机,几个进入临床三期的疫苗也会迅速跟上;

疫苗定价方面,卫健委也已明确表示,企业是定价主体,但要遵循两个原则:一是保障疫苗的公共产品属性,以成本为最终定价依据;二是疫苗价格还要随着生产规模和使用规模的扩大而变化,形成相应价格机制。

以成本加成的方式定价,则意味着难以获得超额利润,加上研发节奏没能跟上,大部分新冠疫苗故事,也将就此破灭。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