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L1,打不起价格战

文/读懂财经 蔡品件 2020/12/24 20:37 PD-L1

PD—1价格战下,最先倒下的却是PD—L1。

说到抗癌神药,我们自然而然会想到PD-1。这款让美国前总统卡特都点赞的神药,近年来由于国内药企的纷纷入局,倍受投资者关注。

实际上,神药PD-1还有个“孪生兄弟”,PD-L1。2019年,阿斯利康和罗氏的PD-L1产品,销售额都超过10亿美金,大有追赶PD-1之势。

国内布局PD-L1产品的药企也不在少数,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接近30家,进展较快的康宁杰瑞和基石药业均已提交上市申请。

那么,在PD-1大打价格战的背景下,PD-L1有机会异军突起吗?

答案是,不可能。实际上,PD-L1与PD-1药物机制并无显著差异,两者基本是同台竞技,争夺同一个市场。

即便是首个诞生的国产PD-L1,先发优势也不复存在。相反,定价方面还要受到PD-1的压制。这一点尤其致命。

由于作用位置不同,PD-L1药物的剂量要远远高于PD-1。举个例子,阿斯利康的PD-L1产品,年用药量是百时美施贵宝O药的3.27倍,卡瑞丽珠的3.46倍,默沙东K药的5.29倍。

即便国内产品有所改进,剂量相对较小,但依然比PD-1高出不少。这种情况下,若是疗效相当,用药更多的PD-L1价格有很大劣势,那基本宣告PD-L1在国内市场没机会了。

同药不同命。在这场抗癌战中,国产PD-L1可能还没上场,就失去了作战力。

 

/ 01 /

抗癌神药不只有PD-1,

还有PD-L1


论关系,PD-1和PD-L1本就是一对亲密搭档。

大家都知道,我们身体里都有“卫士”——免疫细胞。当外来病原体入侵时,免疫细胞会保护我们,它能立刻识别并启动杀伤防御系统,控制疾病保护机体。

PD-1和PD-L1可以理解为免疫系统识别自己人的“秘钥”。免疫细胞手握“PD-1”,人体正常细胞则握有“PD-L1”,当PD-1与PD-L1结合,免疫系统便不会发起攻击。

而肿瘤细胞极其狡猾,想尽各种办法来躲避人体免疫系统的追杀。一些肿瘤细胞表面往往也会产生PD-L1,伪装成“自己人”与免疫细胞表面的PD-1结合,以逃避追杀。

 

微1

 

我们通常所说的抗癌神药PD-1,其实是PD-1抑制剂,它能阻止PD-1和PD-L1的结合,从而让免疫细胞发挥保护作用,杀死癌细胞。

看到这里,你应该已经明白,神药PD-1的孪生兄弟,PD-L1抑制剂是什么角色了。如果说PD-1阻断剂,是防止免疫T细胞被忽悠,那么PD-L1阻断剂,则是让癌细胞失去忽悠的武器。各大药企也在研究PD-L1这一治疗方法。

目前,阿斯利康和罗氏均已经上市PD-L1产品,并且销量都不错。2019年,罗氏的PD-L1产品阿替利珠单抗销售额18.75亿美元,阿斯利康的PD-L1产品度伐利尤单抗销售额为14.69亿美元。

国内在研药企也接近30家,PD-L1赛道的拥挤程度不亚于PD-1。目前,康宁杰瑞(HK:09966)的PD-L1产品恩沃利单抗以及基石药业(HK:02616)的PD-L1舒格利单抗,均已递交上市申请。

只不过,近年来PD-1的“神药”光环过于耀眼,掩盖住了PD-L1的光芒。那么,上市在即的国产PD-L1还有机会脱颖而出吗?

 

/ 02 /

“孪生兄弟”的不同:

PD-L1治疗剂量更猛


出生决定命运。就目前的市场环境而言,PD-L1要想脱颖而出已经不大现实。

虽然机制相同,但这对“孪生兄弟”也并非完全相同。不谈治疗效果,单纯从治疗剂量来看,就差异明显。

目前,国内有6款PD-1上市。其中,K药、百济神州的替雷丽珠单抗和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用药均为200mg/次,3周注射一次,全年用药约3.4克。

其余3款PD-1用量略高。其中,恒瑞医药(SH:600276)的卡瑞丽珠为200mg/次,不过2周注射一次,全年用药约5.2克。O药和君实生物(SH:688180)的特瑞普利单抗主要按照体重给药,3mg/KG,2周注射一次。按照中国男子平均体重70KG计算,全年用药约5.5克,与卡瑞丽珠剂量相差不大。

那么,PD-L1用药大概是多少呢?我们可以参照国内已经上市的产品,阿斯利康的度伐利尤单抗剂量为10 mg/kg,2周注射一次。这也意味着,同样一个70KG的男子,全年用药约18克。

这个剂量是O药和特瑞普利单抗的3.27倍,卡瑞丽珠的3.46倍,K药、信迪利单抗等产品的5.29倍。

实际上,PD-L1需要高剂量不单是度伐利尤单抗的特点。罗氏的PD-L1在国内开展临床试验时,单次剂量在1500mg,3周注射一次,全年用药量也相当惊人。

国产PD-L1中,康宁杰瑞PD-L1二期临床的剂量为5mg/kg,2周一次,年用药量约9克。这个剂量比用药量较高的PD-1产品,高出近2倍。

基石药业PD-L三期临床的剂量为1200mg/kg,3周给药一次,年用药量约20克,比康宁杰瑞的PD-L1用药还要高出2倍。

 

微2

 

为什么PD-L1的用量,要比PD-1高不少?这或许与表达的细胞有关系。PD-1的分布相对较窄,主要在活化的T细胞,B细胞和巨噬细胞的表面上表达。

而PD-L1在许多类型的细胞中表达,包括血管内皮细胞、胰岛细胞、肌肉、肝细胞、上皮细胞、间充质干细胞,以及B细胞,T细胞,树突状细胞,巨噬细胞,肥大细胞等等等等。“人多力量大”,要起到抑制作用,消耗自然会增加。

这种情况下,若治疗效果相当,PD-L1却需要几倍于PD-1的剂量,基本宣告PD-L1在国内市场已经没机会了。

因为,按照国内生产工艺,这些生物药的生产成本大同小异,在国产PD-1面前,PD-L1根本无力打价格战。

 

/ 03 /

同药不同命,

PD-L1打不起价格战


毕竟是“孪生兄弟”,市场并不会刻意区分PD-1、PD-L1,通常将它们理解为一种疗法,称之为“PD-X”。

这也意味着,PD-L1要与PD-1同台竞技,争夺同一个市场。这对于PD-L1来说,显然不是个好消息。毕竟,成本在那儿摆着呢。

生物药的生产成本可不低。我们可以通过信达生物的财报数据做个大致测算。

今年上半年,信达生物总收入为9.84亿元,其中9.21亿元来自信迪利单抗。同期,其营业成本为1.84亿元。

假设1.84亿元都为信迪利单抗生产成本,那么其生产成本约为售价的20%。目前,信迪利单抗年治疗费用为9.67万元。也就是说,单人年用药成本约1.9万元。

若国产PD-L1的用量与度伐利尤单抗相同,也为10 mg/kg,每2周一次。那么,单人年用药成本将高达10万元;即便康宁杰瑞5mg/kg、每2周一次的剂量是常态,单人年用药成本也要5万元。

如果在海外,并不需要担心这一点。因为尽管PD-L1用药成本要比PD-1高出不少,但海外PD-1年治疗费用普遍超过3位数。国内,则是另一回事了。

按照国内目前的生产工艺,这些生物药的生产成本大同小异,即PD-1与PD-L1生产成本差异不会太大。

更关键的是,上周,PD-1医保谈判价格吊足市场胃口,尽管最终谈判的价格尚未披露,但从市面流传的各版本来看,价格战相当激烈。目前流传最广的一个版本是:

恒瑞医药PD-1价格降至5万元左右,君实生物、百济神州两家企业,其中一家报价3万元,另一家报价3.7万元。

这个报价基本靠谱。也就是说,当下PD-1的售价基本击穿了PD-L1的生产成本。而要想把药品卖出去,又岂止生产成本。

生产成本从来都不是大头。还是以信达生物为例,今年上半年,其销售费用达5.82亿元,占信迪利单抗收入的比重为63.19%。

一款药品的销售,离不开大力推广,巨额的推广费用和销售提成自然少不了。而这无疑会让PD-L1的处境更加窘迫。

对于国产PD-L1来说,如果没有任何改进,疗效优势不大,即便在国内最先上市,也已经没有机会了。

谁能想到,PD-1价格战下,最先倒下的却是PD-L1。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