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进入新周期,平安的星辰大海才刚刚开始

文/读懂财经 杜东 2020/09/04 16:15 中国平安

随着寿险转型深化之后,平安将进入新一轮的繁荣期。

利差亏损预期、保费增速下滑,是上半年笼罩在中国平安(SH:601318)头上的两朵乌云。但下半年,中国平安仍有机会逆转。

利差损的预期主要是投资者对经济形势的担忧,货币政策过于宽松导致国债收益率下滑,会直接影响平安的投资收益。

但据最新的数据显示,国内经济增速开始回暖,货币政策开始收紧。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自3月份见底之后开始持续回升,截止8月底收益率已经回升至约3.10%。相较于疫情之前的高点3.20%,已经基本持平。

利差损担忧的消失,是平安反转的第一个预期差。

保费增速下滑,主要是平安不再强调“开门红”和深化转型所致。剔除开门红影响,二季度平安保费增速和行业基本持平。而随着平安寿险在代理人渠道、产品、科技等方面的改革发力,转型效果也开始逐渐凸显。

比如,随着转型的深入,公司每单位保费所创造的价值仍然在不断提升。数据显示,平安寿险新增保费价值率从一季度的33.4%提升至半年度的36.4%。

从这个角度看,随着疫情结束,平安转型不断深化,公司的保费规模和质量将实现双重提升。这是平安的第二个预期差。

长远看,随着平安寿险转型深化之后,保费增速回暖、每单位保费价值率提高,平安也将进入新一轮的繁荣期。

 

/ 01 /

保费四连涨,

平安平稳度过转型“阵痛期” 


改革,是这几年保险行业的高频词。

但改革往往伴随阵痛,这种“痛”在2020年上半年疫情期间体现的淋漓尽致,首当其冲的是转型“排头兵”——中国平安。

根据披露的数据显示,中国平安今年上半年整体保费收入下滑0.2%。其中一月、二月保费收入同比下滑8.8%和7.8%。反观保险行业前两个月原保费收入同比增长1.1%。而前两月保费收入表现不佳,原因是平安自2019年开始不再强调开门红,更加注重保费增长的稳定性。

从3月份开始,中国平安保费收入重回增长,4月、5月、6月分别同比增长10.5%、8.6%和7.9%。而2季度保险行业的整体保费增速约为12%。

虽然,平安保费增速还是稍逊色于行业增速,但已经不像前两个月差距那么大。显然,上半年中国平安保费负增长,主要是因为前两个月保费收入负增长拉低了平均数。

纵观今年上半年平安的保费数据,不难看出,自2月公司原保费收入增速见底之后,后面几个月该数据正在逐月回升。拆分开来看,平安产险保费收入增速明显高于寿险。

高于寿险

整体来看,平安寿险正处在转型的关键期。寿险改革需要从人员、产品等方面重新布局,加之消费者习惯也需要培育,改革阻力重重。从这个角度上说,上半年平安的保费数据也还算可圈可点。

拉长周期看,改革虽然在短期会影响公司保单销售,但同时也会提高公司每单位保费的价值率,从而完成由“量”到“质”的转变。

这点从中国平安2020年半年报数据已经有所反应,寿险新增保费的价值率由2020年一季度的33.4%,提升至中报的36.4%。显然,平安寿险每单位保费所创造的价值出现了持续提升。

当然,平安的转型是为了长期更好的发展。从过去30年看,也正是这种不断变革、永无止境的魄力,支撑着平安成为当下保险行业龙头。

 

/ 02 /

聚焦供给侧,三大改革蓄力而发


保费收入只是结果。要想搞清楚平安保险业务的价值,还得从平安改革的方向说起。

总的来讲,此次平安寿险改革本质上是供给侧改革,改革的重点主要集中在渠道、产品和科技三方面。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改革由马明哲亲自挂帅,足可见对此次改革的重视程度。

首先是渠道改革,主要聚焦在代理人改革上,以提高代理人素质、收入,优化代理人数量为改革的核心。行动上公司推行“优才计划”,主要招聘学历在大专以上、且具有一定经营意识和管理潜能的优秀人才。

从数据上看,代理人改革的效果明显。根据公司2019年报表,月均代理人数量从2018年的132万人,下降至120万人;同时代理人人均新保单价值,从2018年的4.88万元提高至5.68万元,提高了16.4%。

在产品改革方面,平安重新聚焦以客户需求为中心进行改革,根据不同代理人的销售能力、不同客户的需求展开。

以“平安福”改革为例。2020年4月平发福2019款Ⅱ代升级进行,此前2019 款Ⅱ代是一个主险为终身寿险附加重疾险的产品组合计划。而平安福20 中,两项责任合并在一起,即带身故责任的重疾产品,价格有所下降。

此外,平安福20可为轻症赔付保额的20%,总共3次,并延续了“轻症涨保障”的特点。即轻症发生每次可提高20%的保额,3 次合计可最多提升 60%的保额。

科技加持,是此次平安改革的重头戏,也是拉开公司与其他保险公司差距的核心。平安通过科技全面赋能金融主业,降低经营成本,加强风险管控,提高客均利润与客户转换率。

例如,平安作为最早发力线上化的保险公司,科技在寿险方面的应用已进入到3.0智能时代。比如,代理人有专属的智能助理机器人AskBob,可以提供全流程保单服务;金管家App构建了代理人与客户之间沟通的桥梁;“口袋E”APP则是代理人销售及管理工具。

在代理人日常管理方面,代理人早会、考勤、培训等都可以在线上开展;在营销拓客方面,利用内外部流量平台获取销售线索,线上促成客户转化和销售;在客户服务方面,平安为客户提供线上全流程的服务,提升客户体验。

也正如上述,平安通过聚焦渠道、产品、科技改革,让公司核心寿险业务可以形成新的突破,保费在逆势中也依然保持正增长。

 

/ 03 /

“三重后劲”释放,

中国平安长期价值凸显


回顾上半年,影响平安股价的两个核心因素是,利差损的隐患和保费增速放缓。

受疫情影响,国内经济承压、货币政策宽松,导致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由1月初的3.2%,下滑至3月中旬的2.53%。

由于险企资产错配、长债短投,作为险企重要投资标的的国债收益率快速下滑,投资者担忧险企投资收益覆盖不了成本,进而形成利差损的局面。

但幸运的是,疫情在国内被迅速控制,二季度中国成为了世界唯一一个GDP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宽松的货币政策自然没有道理在继续保持,反应货币供应量的重要指标,M2增速自从2月份连续上涨之后,7月份增速由6月份的11.1%回落至10.7%,增速出现2020年来的首次下降。

经济回暖、货币政策开始收紧,降息、降准的预期自然也就逐渐消退了。

传导至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自3月份见底之后开始持续回升,截止8月底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回升至约3.10%,相较于疫情之前1月3日的高点,收益率基本持平。

国债收益率回升至年初高点,意味平安未来可能出现利差损的概率在下降,投资者的担心也逐渐消退。此外,如果经济持续回暖,货币政策进一步收紧,利率进入上行周期,平安的收益率必然逐步提高。

利差损的担忧消失,是平安第一个预期逆转。

此外,当下来看平安寿险渠道、产品不断优化,加之科技方面不断进化,使公司在注重保费数量的同时更注重质量。

由于寿险利润的滞后性,寿险转型带来的盈利能力提升,也将在后几个季度逐渐释放。换句话说,平安业绩也将进入收获期。

寿险改革带来的潜力不断释放,这是给投资者带来的第二个预期差。

整体来看,随着寿险转型不断深入,逐渐释放的三重后劲,加上利差损预期的逆转,中国平安业绩重回高增速几乎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更重要的是,随着改革的完成,其向上的长远增长空间已经打开。

从投资角度来说,正所谓大道至简,模糊的正确好过精准的错误。像平安这样的公司在估值稍有泡沫的时候,都不应轻易卖出,因为你很难找到比它更好的核心资产。更何况,现在它的估值处于一个比较低的区域。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