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疯读小说崛起,看触宝的创新型打法

文/读懂财经 疯投哥 2020/08/20 10:52 触宝

触宝的未来将非常令人期待。

8月18日,触宝(NYSE:CTK)公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2020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触宝营收1.26亿美元,同比增长236%;毛利润实现1.2亿美元,同比增长259%;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公司的净利润为454万美元,这是触宝首次实现扭亏为盈,意义重大。

在疫情的不利影响下, 触宝的业绩依然得以稳步提升,实现了连续两个季度的增长,着实不易。

这份财报中,触宝首次披露的网络文学产品——疯读小说,成为最大亮点。疯读小说是触宝在2019年推出的原创免费网络文学阅读平台,据此前QuestMobile报告显示,疯读小说的平均月活用户数(MAU)在今年6月份已达2488万。

近期,触宝上线疯读小说极速版,不断降低使用门槛,扩大用户群体。2020年6月,疯读小说读者的平均每日阅读时长超过110分钟,这充分体现了疯读小说对读者的粘性。疯读小说为何能在短短时间内取得如此成绩,让我们进一步了解下这其中的逻辑。

网络文学产业模式的演进

在探求疯读小说迅速成长的因素之前,有必要梳理下网络文学产业的发展演进脉络。网络文学从业余走向产业化,从传统文学出版的补充形式,到自成一派的主流文化,历经了20多年。目前网络文学用户接近5亿,网络文学作家数到达800多万,成为互联网时代不可或缺的产业之一。

网络文学最早起源于论坛,最初的网络文学并不是全新的产物,而是严肃文学借由网络渠道分发衍生出来的。随着互联网的流行,互联网用户的增多,个人发表作品的门槛和作品传播的门槛急剧降低,一些具有文学才华的用户纷纷开始在网上撰写自己的作品,借助互联网的传播力量,很多作品一夜爆红,又吸引了更多的读者和作者参与创作和传播,网络文学就这样逐渐发展起来。

网络文学聚集了大量用户,如何变现呢?早期的网络文学尝试了各种商业化。

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网文产业迎来了网文1.0:付费时代。

2003年下半年,起点中文网尝试开启了VIP阅读付费,实行付费模式的网站,在商业变现上对作者拥有了更高的吸引力。于是,当资金实力雄厚的盛大收购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榕树下等一众网站后,其所实行的VIP阅读模式很快吸引了众多网文作者,也因此获取了大量的读者。网络文学甚至逐步成为了影视作品、游戏、周边商品的源头,其巨大的商业价值也让网络文学终于被主流文化认可,很多甚至成为影视行业备受追捧的IP,网文的付费模式也渐渐成了主流模式。

然而,正当付费模式似乎已经成为网文产品的“标准模式”时,以趣头条的米读小说为代表的网文2.0: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免费模式,又横空出世,杀入网文市场,搅动了市场的格局。不同于网文1.0的PC互联网时代的免费模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络文学受众空前广大,对广告主的吸引力自然也很大。一些新的玩家如番茄小说、七猫小说等纷纷涌现,发展迅猛。

2019年是免费阅读集中爆发的一年,以趣头条、字节跳动为首的新玩家与以阅文集团和掌阅科技为首的老玩家纷纷加入战场,迅速占领免费阅读市场。免费阅读的兴起对付费阅读市场造成了实质性的冲击,网络文学阅读市场的新增用户几乎都流向了免费阅读。

“免费+广告”的模式虽然行得通,但在内容生产模式上依然存在突出问题—内容过于依赖版权方。具体讲,当下免费阅读平台的内容,都是从版权方处进行采购,版权方与平台之间的合作模式,多是以分销形式合作,而非独家授权。版权方希望内容能够触达的用户越多越好,以便于提高其版权运营上的价值。

但对免费阅读平台来说,内容重合度过高,核心竞争力缺失。免费阅读平台利用传统版权内容不断吸引用户,虽然可能使得业务一时快速发展,但随着平台的体量不断壮大,内容支出成本会越来越高,不利于平台的长远发展。

因此,以免费切入市场跑马圈地,除了流量的争夺外,免费阅读平台想要站稳脚跟寻求长期稳定的可持续增长,必须要回归内容本身,解决内容高度重合问题,提高用户的活跃度,发力原创、独家内容建设,以此去降低用户的流失率。

重新定位网文赛道,疯读小说堪称网文拼多多

触宝之前是通过触宝输入法和触宝电话为主要产品,抢占了国内外互联网行业的一些流量份额,为何会选择再度出击网文赛道呢?

其实,一直以内容分发和算法为核心优势的触宝,将触手伸入网文领域的原因并不复杂。

首先,网文行业壁垒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即使强如阅文,也在“免费+广告”的模式创新下受到重大冲击。网络文学仍属于创意行业,内容是吸引用户、留存用户的核心因素,文学创作人才总是不断涌现,很难被巨头垄断,所以由优质内容驱动发展的网文赛道给予新玩家很多机会。

其次,这个市场足够大,网文IP似乎已经成为文化娱乐产业的源头,不论是影视剧,还是游戏动漫,都要从中汲取灵感,网文的商业衍生模式空间巨大。从腾讯接管阅文也能窥见一斑,加强对文娱产业链源头的控制,为大文娱战略服务。

看到网文这个巨大且充满变革机会的市场,触宝于2019年推出了原创免费网络文学阅读平台——疯读小说,提出了网文3.0的共创时代。所谓共创是指供给侧和需求侧一起完成网文内容的生产和分发匹配。

从需求端来说,通过用户大数据分析,提高内容分发的效率。简单来说,对比传统的人工编辑运营机制,疯读改变了通过单一编辑的主观喜好推荐的逻辑,选择通过AI智能算法,不仅实现内容和用户的精准匹配,避免了内容同质化问题。这种技术导向的运营策略,有点类似于拼多多和今日头条。

从供给端来说,通过技术完成内容分发,极大增加了平台的话语权。随之带来的结果是,平台能够扶植网文腰部作者,让更多中腰部作者崭露头角,帮助他们打造爆款作品,从而打破了头部作家对内容的垄断局面,建立更健康的创作者生态。

这种模式已经在奈飞公司创作《纸牌屋》的例子中证明是行得通的,可以获得巨大成功的。

2013年奈飞的工程师利用AI技术分析了3000万用户的收视选择、400万条评论、300万次主题搜索之后,发现喜欢BBC剧、导演大卫·芬奇和演员凯文·史派西的用户存在交集,一部影片如果同时满足这几个要素,就可能大卖。奈飞于是花了1亿美元买下了一部早在1990年就播出的BBC电视剧《纸牌屋》的版权,并请来大卫·芬奇担任导演,凯文·史派西担当男主角。经过改编重新演绎后的《纸牌屋》一经推出,即成为奈飞有史以来观看量最高的剧集,也在美国及四十多个国家大热。

区别于其他免费阅读平台的是,疯读小说坚持自给自足,在内容生态上的持续创新,旗下的云霄原创文学平台,是在内容独家性上进行深度布局。依靠上述种种因素,疯读小说就得以在面世仅仅一年内,就迅速地打进了免费阅读行业前三。疯读成为了触宝新的增长点,甚至使得触宝将自己重新定位为以网文为主泛娱乐的内容生态型公司。

疯读和触宝的未来

疯读应继续利用AI算法优化用户体验,提升运营效率。

这样的效率提升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网文市场的竞争格局远未尘埃落定,疯读应该通过技术继续加大对优质内容创作的指导和扶植,形成更健康且丰富的内容生态。另一方面,通过技术不断优化用户的阅读体验,增大用户使用黏性,从而加固自己的护城河,提升自己的流量商业变现价值。

而触宝的未来还充满了很多的期待: 触宝是通过输入法和网络电话这些网络工具起家的,然而目前围绕着疯读这个新的业务增长点,触宝已经转型和定位为以网文为主泛娱乐的内容生态型公司。正如触宝创始人兼董事长张瞰所说:“在向内容生态战略转型过程中,我们已达到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我们99%的收入来自丰富的内容系列产品。”

在我看来,未来的触宝还应该继续在内容生态上继续发力深耕,围绕着疯读平台,在内容IP上做文章,进行IP的商业挖掘和拓展。可以说,机会很多,但挑战也很大。但只要围绕着提高用户体验这个核心,加大技术投入,提高运营效率,触宝的未来将非常令人期待。

(作者:疯投哥)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