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层最受“冷落”公司大揭秘

文/读懂新三板 董武英 2020/08/14 22:42

“混”精选层,企业质地很关键。

由于生态更接近成熟资本市场,质地相对一般的企业,在精选层“人气”可能会相对较差。润农节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在第一批精选层32只股票的网下询价过程中,润农节水是冻结资金最少的企业之一,只有70.9亿元,相比人气王贝特瑞冻结的1308.53亿资金,差距有点大。

精选层挂牌以来,润农节水的表现也并不出色。开市三周来,润农节水相对于发行价已经下跌18.30%,期间换手率也仅有32.31%,似乎不大受投资者关注。

润农节水不受投资者待见,其实并不难预见。过去三年,润农节水业绩相对稳定。2017年—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4.07亿元、4.35亿元、4.6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217万元、4822万元、5113万元。

行业前景固然不错,但润农节水所处的中低端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可以说是“大乱斗”,公司能否一直保持当下的利润率,或许是个未知数;而在拥有一体化优势的头部公司越来越受青睐的情况下,公司还要想办法突围。

这种情况下,也难怪投资者会多一个心眼。

 

/ 01 /

生意有前景,

但商业模式不算好


节水,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毕竟我国人均水资源非常匮乏,是全球13个贫水国家之一。

所以,日常生活中,我们都会提倡节约每一滴水,农业领域也不例外。在农业领域,我国水资源浪费严重。

当前,我国生产1公斤粮食耗水量高达800公斤,而按照世界先进水平,生产1公斤粮食耗水量约为500公斤。

而我国当前喷灌、微灌面积占节水灌溉面积的31.38%,仅占全国耕地灌溉面积的16.61%,而发达国家采用喷滴灌节水技术的比例达到70%-80%。

也正因此,我国在大力推进灌溉技术的普及,节水灌溉行业也大有可为。在这种情况下,不少企业获得了发展的机会,润农节水正是这样一家企业。

目前,润农节水有两大业务,一是灌溉节水材料的生产和销售,二是节水灌溉工程项目。

从财务数据的角度,润农节水并不差。近三年润农节水的营业收入分别是4.07亿、4.35亿、4.65亿,毛利率分别是29.05%、28.67%、27.85%,净利润分别为5217.17万、4822.07万、5113.84万,净资产收益率为14.50%、11.76%、11.12%。

节水工程收入是主要收入。2019年,节水工程收入2.86亿元,占比61.45%;节水产品销售收入1.79亿元,占比38.55%。

但是,润农节水的商业模式却并不算好。节水工程客户,以各级政府为主,盈利大部分来源于政府公开招标项目。

款项分批结算,或验收完成后进行结算。但政府项目,需要向上级有关部门申请付款,经多级审批后由财政专户进行结算。

这种模式,直接导致了润农节水资金回款周期长,现金流状况一直不算好。在2017和2018年,润农节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一直为负,2019年转正为4922.01万元。

 

/ 02 /

中低端市场竞争壁垒低,

区域竞争趋于白热化


虽然业务与农业搭边,但节水灌溉业务技术含量并不低。

滴灌技术发明者,以色列耐特菲姆公司就是这样。现在的耐特菲姆已经退出普通的农业滴灌市场,专攻高附加值的经济作物和高级别的农业示范区,属于“上流社会”了。

国内公司如果能实现以色列那般的高端节水灌溉技术,那绝对能算是高新技术企业,到了那个时候,就不该用农林牧渔的估值去看待了。

只不过,目前灌溉节水行业的高端市场,被以色列和美国公司占有,国内的节水灌溉公司都是处于中低端技术水平。

这也导致了,在现有市场上,中低端灌溉节水行业的竞争已经趋于白热化。

传统灌溉节水大区,如新疆、内蒙古、东北等地区,在2014年以来的国家政策扶持下,涌现出众多新生灌溉节水企业,随着众多企业触角向省外延伸,导致市场竞争愈发激烈。许多头部企业不得不打起“价格战”,甚至直接放弃这一业务。

背靠新疆建设兵团的天业节水,也不得不打起“价格战”,导致连年出现亏损。2019年,天业节水营收6.24亿元,亏损4794.8万元。毛利率仅为13.46%,其中节水器材等塑料产品的毛利率为14.18%,灌溉工程毛利率仅为5.94%。

而具有国企背景的吉林省节水股份,它的节水业务在2019年直接面临“无米下炊”的惨淡局面。在2019年,节水股份根本没有中标任何较大的节水灌溉工程项目,节水工程收入仅有507.17万元。

内蒙古地区节水龙头企业——京蓝沐禾,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业绩下滑。在2019年,京蓝沐禾营收总计13.52亿元,下滑15%。但净利润却仅有1102.15万元,减少超过9成。

润农节水是往省外出击的企业之一。在根据地华北市场之外,润农节水正在全国各地,设立分公司、子公司以求争夺更多的订单。

2018年,设立四川攀枝花、会理县分公司、呼和浩特分公司,2019年底设立甘肃临泽县分公司,2020年4月设立山东乐陵分公司,并且在2019年年底收购四川中隆泰。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西南地区营收为607万,设立分公司之后,2019年西南地区的营业收入就达到了4635万,增幅达663.6%,占总营收的9.96%。

只不过润农节水华北这一区域市场上,也会面对来自行业巨头的竞争。润农节水的主要市场是华北和以内蒙古为主的西北地区。在2019年,润农节水西北地区业务收入也出现一定下滑,下滑幅度接近15%。

相比而言,目前在华北地区,润农节水仍具有相当的竞争优势。在华北地区,公司的销售收入逐年上升,占总收入比重接近一半。

但是看看新疆、内蒙古和东北,未来华北地区的撕杀,必定也会极其惨烈。润农节水要想抵挡住中小企业和行业龙头的竞争,可要费点功夫了。

 

/ 03 /

头部企业优势凸显,

润农节水如何突围?


在抢地盘之外,润农节水还需要面对另一个大问题:

当前,高标准农田建设和农业高效节水领域呈现单体订单规模显著增大,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的发展态势。

在这种趋势下,具有一体化优势的企业,更能得到客户的认可。

8月12日,大禹节水中标河南省上蔡县2020年12万亩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而截止目前,大禹节水在2020年内取得新增订单23.04亿元,已经超过去年全年订单金额近两亿元。

仅仅7个月,大禹节水已经拿到了超过去年全年的订单量,这无疑说明了市场正在向行业龙头企业集中。

目前来说,行业内最大的两家公司分别为大禹节水和京蓝沐禾。其中,大禹节水在创业板上市,京蓝沐禾是上市公司京蓝科技的子公司。

最近几年,大禹节水在传统的节水材料和节水工程业务之外,开展了农村安全饮水和农业污水处理两项新业务,并依托信息科技,打造智慧水务项目;而京蓝科技则通过收购,开展了风景园林设计和土壤修复等新业务。

两家公司的这些新业务,与灌溉节水业务形成联动,在获取订单方面形成了协同优势。最近两家公司新增的订单情况也证明了这点。

相对而言,在精选层挂牌的润农节水没有上市公司强大的融资平台,在业务方面也略显单一。一旦华北地区基本盘被撼动,润农节水的处境真的算不上美好。

中国是个农业大国,节水行业的前景无疑是十分光明的。但在现阶段,灌溉节水行业的发展速度显然无法支撑各种大大小小企业的成长。

目前来说,对灌溉节水领域的政策扶持还在继续,一旦节水行业竞争更加激烈,润农节水真正的底色才会被看到。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