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行业周期回升,乐信迎来价值回归

文/读懂财经 铁公鸡金融 2020/07/24 11:23

最近,互金行业发生了一件大事。银保监会发布了《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下称 《办法》)。很多人低估了这个对互金行业的影响。

《办法》出台是,互金行业得到官方的“正名”。

仔细看看《办法》里面的具体政策,无论是助贷机构准入门槛提升,还是对助贷机构的分类、分层管理,都将加速互金行业集中度提升。换句话说,乐信、360金融等头部平台将成为《办法》发布的最大受益者。

随着蚂蚁集团上市,也一定程度上证明了监管环境愈发明朗,政策利空已经消失。根据最新消息,蚂蚁集团的上市估值至少在2000亿美金,如此巨大的体量也将重新引爆市场对金融科技行业的关注。在这个过程中,低估值且增长稳定的互金公司也有望迎来价值重估。

 

01互金行业进入下半场


此次《办法》的出台,可以看成是互金行业下半场开始的标志。为什么我这样说?原因很简单,监管环境在变好、商业模式愈发成熟、竞争格局也逐渐清晰。

我们回顾互金行业的发展,在行业早期,互联网贷款业务也暴露出风险管理不审慎、资金用途监测不到位、砍头息、多头共债等众多问题。终于监管忍无可忍,陆续出台了多向政策严打不合规的互金公司。

随着监管对互金行业的持续引导,上述问题终于很大程度上得到了解决。此次《办法》为互金行业“正名”,可以是对互金行业走过由乱到治过程的一种肯定。

近期,京东数科、蚂蚁金服等金融科技公司相继宣布登陆资本市场。这在以前,监管意志不明朗的情况下,他们可是很难下定决心的,毕竟这个行业里,政策最杀估值。现在它们双双登陆资本市场,也从侧面说明了互金的政策利空已净。

从商业模式上看,将互金行业的乱象治理掉后,这个行业已经形成了助贷这一受监管、金融机构、用户等多方认可的商业模式。这标志着互金行业的发展走过稚嫩的阶段,正变得愈发成熟。在监管环境优化条件、行业成熟的时候,互金行业的竞争格局也变得愈发清晰。不同于上半场上万家的互金公司野蛮发展,不合规、以及自身实力不强的机构已经被驱逐出场外,现如今互金公司只剩下了几百家。更重要的是,玩家少了,但行业的蛋糕还在不断做大。简单来说,信用消费正在成为年轻人的主流。

90后乃至00后都已经或者逐渐成为不可忽视的消费群体,而90后、00后相比父辈们,他们有更强的消费欲望和消费能力,更愿意接受信用消费。在这种情况下,乐信、360金融这些头部互金公司也终于拨开云雾,即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周期。

 

02政策破冰,互金行业被“正名”


在本次《办法》中,最亮眼的一点就是,肯定了助贷机构赋能传统金融机构的作用,并鼓励商业银行以合作方式吸收新技术推动信贷行业变革与创新。其实,互金行业得到重新“正名”,并不令人意外。过去,许多人认为互联网是讲灰度的而金融业讲黑白,故而无法融合,一融必黑。这种观点看似逻辑上有点道理,但实则非常偏颇。

某种程度上说,以助贷模式为代表的互金行业,也是国内银行业发展的大势所趋。说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不理解,明明只是放贷款,哪有什么技术,为什么商业银行不能自己做呢?但实际情况是,这事还真是个技术活,银行自己也做不了。

要想搞清楚这个问题,首先得从中国银行业的发展说起。众所周知,银行主要有两大业务,对公业务和零售业务。前者可以通俗的理解为企业业务,后者可以理解为针对个人的金融服务。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我国银行业历史上较长一段时间银行收入几乎全部来自对公业务。

但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和互联网金融的崛起,加之目前中国正处于经济下行周期,企业信用风险不断加大导致坏账风险陡增,对公业务举步维艰。在这种情况下,零售业务受经济周期波动影响相对较弱、经营风险较低,成为不少银行转型的新抓手。

麦肯锡报告显示,自2009年开始,零售银行业每年以23%的速度递增,零售银行正逐渐成为银行收入成长的重要引擎。但向零售化转型并没那么容易,对中小银行尤其如此。困难主要在于两点,一是在现有银行体系下,零售业务的交易成本居高不下。有一个数据,当下中国的零售银行业在零售业务上的成本占总成本60%-80%,而收入占比往往只有30%-40%。二是中小银行没有对用户的风险定价能力。因为对公业务和零售业务的客群是不一样的,因此需要对这些人群建立新的一个风控模型,这对中小银行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一方面,他们过去并没有类似资产的风控经验。另一方面,其中涉及到的整体风控系统的搭建,这是一个很系统的工程,需要具备相当多的能力。比如数据处理、大数据风控、图像的处理能力,语音识别能力等等。这是当下中小银行的技术很难达到的。粗略估算,中国有超过4000家城市和农村商业银行,因此这里存在巨大的机会。从这个角度上说,互金公司助贷模式的出现,也是大势所趋。

随着互金行业经过雨季丛林式的野蛮生长,到现在助贷的商业模式已经日趋成熟,也出现了一批头部公司。也是时候对行业的很多业务细节作出更明确的规定。因此本次《办法》中,监管层也对助贷机构的业务边界有了更清晰的判定。

总体而言,《办法》通过价值的肯定和边界的划定为互金公司开辟了生存土壤。那么,《办法》发布了,对行业里的公司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03监管风险肃清,头部互金公司是最大受益者


过去,中小银行和互金公司合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因为之前监管意志不明确,影响了中小银行的合作意愿。随着监管意志明确,中小银行没有了后顾之忧,互金公司与银行合作的大门也就完全敞开了。

这其中,受益最大无疑是像乐信这样的头部互金公司。首先,从助贷机构准入门槛看,《办法》要求商业银行从经营情况、管理能力、风控水平等方面对合作机构进行准入前评估,审慎确定合作机构名单。像乐信这种头部互金公司要场景有场景、要风控有风控、客群也较其它平台优质。更重要的是,其实力也在众多服务案例中得到过验证。这种情况下,头部公司自然会受到传统金融机构的青睐,而且马太效应还会越来越强,加剧了互金行业集中度提升。 

其次,从《办法》要求,银行要对合作机构实施分层分类管理,并按照层级和类别确定相应的服务权限。这意味着,即使被银行留下的互金公司由于自身风控、经验能力的不同,所服务金融机构的权限也会不同。头部公司为传统金融机构的服务范围更广,继而带来业务边界也更大。这么看下来,《办法》的出台也加剧了互金行业向头部集中的趋势。在这个过程中,头部公司无疑是《办法》出台的最大受益者。

但即使如此,目前互金中概股仍然处于被集体低估的阶段。以乐信为例,乐信自2018年Q4开始,营收增速始终未低于25%。高成长性下,公司同样具备不俗的盈利能力,除今年Q1受疫情影响外,自2018年Q4开始,公司净利率从未低于20%。

但乐信市值仅20亿美金,用乐信的全部资产还掉全部负债后,公司还有将近6亿美元的净资产,公司市值仅是净资产的3.5倍左右。除了互金行业,很难找到一个高成长与高盈利能力兼具的企业,却只享有3倍多PB的标的。归根结底,金融科技中概股的低迷是由于受到监管和疫情的双重打击。现在,疫情已经过去、监管更是已经为行业正名,行业的政策利空已经出尽。而蚂蚁集团上千亿美金的估值,也将重新引爆市场对金融科技行业的关注。

从这个角度看,头部公司迎来价值回归,将是一件大概率事件。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