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亿月活没了,欢聚时代为何不跌反涨?

文/读懂财经 郭晓 2020/07/13 20:54 欢聚时代

用户诚可贵,质量价更高。

近日,年轻的印度搬运工萨达姆·汉转闷闷不乐,他在TikTok积累的4万多粉丝一夜间化为乌有,昔日小镇青年再也刷不到万众瞩目的存在感。

与他类似的,还有远在奥兰加巴德的农民巴高。两年前,巴高开始在TikTok发布一些耕作技巧的视频,引来数万人来关注,TikTok给了他当明星的感觉。

然而,这一切都随着一纸通文结束了。6月29日,印度政府宣布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禁用59款中国 app,其中就有上述提到的TikTok。

TikTok是字节跳动旗下的一款海外短视频产品,目前在印度有2亿月活,可谓损失惨重。不过好在TikTok的印度用户占比并不高,只有25%。

比TikTok损失更惨的是欢聚(NASDAQ:YY)。欢聚旗下Bigo拥有的三款海外旗舰产品Bigo Live、Likee和Hago,印度用户占比分别为18%、45%和47%,加起来月活用户多达1.35亿。

Bigo对欢聚有多重要?今年以来,欢聚股价从最低点41.33美元上涨到99.35美元,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Bigo的亮眼表现。

从收入结构看,欢聚的海外业务已经占其总收入的1/3,且增速远高于国内业务。2020年一季度,Bigo的收入为21.07亿,同比增长432%,收入占比也达到29.5%。

在绝大部分人的投资逻辑里,用户数量是互联网公司的基础。按这个说法,1亿多月活“蒸发”,对欢聚无疑是一个重大打击。但出乎意料的是,其股价并未受影响。

印度禁令宣布后,欢聚时代股价仅微跌0.4%,此后连续三日回弹。7月6日,更是出现了91美元/股的高点。

这也不难理解,印度用户的变现价值相对较弱。而这背后折射的另一个逻辑是,由于全球用户差异巨大,出海互联网中概的定价权,已经从用户数量转移到用户质量。

说到底,白嫖用户不值钱。

 

/ 01 /

印度禁令的打击,

欢聚时代失去1.35亿月活用户


欢聚时代的海外业务,寄托于Bigo的三款核心应用Bigo Live、imo、Likee。

Bigo Live是一款海外版的YY直播,区别是加入了社交元素,用户粘性高于YY直播。截至一季度,Bigo Live已完成了东南亚、中东、俄罗斯、美国、印度多个地区与国家的布局,月活数量为2670万。

Likee是欢聚时代2017年推出的海外短视频应用,类似于国内的快手。Bigo目前策略是用直播赚来钱去推广Likee,希冀其成为公司的第二增长曲线。

Likee不负众望,短短一年时间月活达到1.31亿,是Bigo Live的5倍,也是海外月活仅次于TikTok的短视频应用。

短视频应用

如果说Bigo Live与Likee两款应用构筑起欢聚时代“直播+短视频”海外战略要点,那么imo就成了战略执行的关键。

imo原本是Bigo收购过来的一款即时通讯软件,2013年加入视频通话的功能后,用户下载数猛增,2018年安卓下载次数达5亿。

2019年二季度,欢聚在imo中直接嵌入了Likee短视频内容,将两款产品打通,imo既通过Likee来增加APP用户粘性,又将用户导给Likee,之后通过直播来变现,从而打造了一个从内容生产、分发到消费的完整生态闭环。

欢乐的印度人民,就是欢聚时代海外产品的重要受众。

5月份数据显示,Bigo Live的月活3100万,印度占比18%,Likee的月活1.93亿,印度占比45.5%,Hago月活8900万,印度占比47.5%,欢聚的3款旗舰APP在印度累计有1.35亿的月活。

令人诧异的是,印度禁令宣布后,欢聚时代股价仅微跌0.4%,此后连续三日回弹。7月6日还出现91美元/股的高点,这是为何呢?

 

/ 02 /

股价不跌反涨背后:

白嫖的印度用户不值钱


答案是,白嫖的印度用户不值钱。

对比中国,乃至全球,印度都是一个奇葩的存在。

当下,印度拥有全球最大群体的互联网用户。印度互联网人口为5.1亿,印度和中国是世界上唯二网民数量超5亿的国家。

然而,这背后却是与网民规模极不匹配的互联网收入。根据eMarketer的数据,2018年印度全国数字广告支出仅为15.3亿美元。

这是什么水平?要知道,2019年单单微博一家公司收入就达到17.2亿美元。更不用说,字节跳动等变现能力更强的互联网巨头。

而且,印度的在线广告收入,超过70%被谷歌和Facebook两大巨头垄断。这注定是与国内完全不同的一个市场。

白嫖”是绝大多数印度用户的惯例,对去印度淘金的互联网公司来说,印度用户的变现简直就是“黑洞”。

即便是字节跳动、快手这样的巨鳄也在印度也落得“赔本赚吆喝”的名声。以字节跳动的Tiktok为例,在印度拥有超过1.2亿用户的Tiktok 2019年印度营收为4.3亿卢比,盈利为3380万卢比,换算成人民币大概是317万元。

1.2亿用户对应对300万元净利润,这样的用户价值回报比,让人大跌眼镜。

再回到欢聚时代本身。2020年一季度,Bigo业务为欢聚贡献了21.1亿元的收入,其中直播收入达到19.7亿元,基本来自于Bigo Live。

Bigo Live继承了YY直播变现强的特点,多次排进Google Play全球收入三甲,是欢聚海外的创收主力。其余不到2亿的收入来自游戏、广告等变现。

虽然海外收入增长迅速,但来自印度的收入占比应该也不会太高。中金公司7月2日发布的研报表示,测算印度市场收入占海外收入比重为个位数。

相比于印度贡献了Bigo Live近20%的月活,印度用户贡献的收入占比显得相对较小。这样看来,Bigo live在印度的损失,会比想象总要小很多。

对很多互联网公司而言,进军印度本质上是在赌印度的未来。对欢聚时代更是如此。目前,欢聚时代的海外业务仍然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2019年,欢聚时代海外收入49.68亿,成本高达68.77亿。

印度月活占比较高的短视频产品Likee与轻游戏社交产品Hago,仍处在亏损换增长的阶段,大规模开始商业化并未开始。

印度禁令对欢聚时代的影响,更在于长期价值。毕竟失去一个拥有12多亿人口的市场,对欢聚时代海外业务的用户规模与用户增长预期都大大折扣,这无疑也是其全球化进程的一次受挫。

但对于当下而言,投资者似乎没有管那么多。至少从股价上来看,是这样子的。

 

/ 03 /

用户诚可贵,质量价更高


国内互联网公司的竞争,说到底还是用户数量和用户时间的争夺。这也可以理解,因为对任何一款互联网产品来说,变现的基础是流量。

随着国内互联网红利的渐渐减退,用户规模增幅持续收窄,互联网流量增长进入瓶颈期,众多国内互联网企业把眼光放向海外。

争夺用户这一策略,也从国内延伸到了海外。正如孙正义坐上时光机从美国来到了亚洲一样,广大中国互联网企业,也愿意相信自己坐上了时光机,来到20年代初的中国。

从印度、东南亚乃至非洲,这些贫瘠的互联网土地上,你都可以发现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身影。这背后,也不乏已经聚拢了海量用户的中国互联网企业。

但由此,也会诞生一个问题,该如何看待拥有大量海外用户的互联网企业。

说到底,发达国家用户和发展中国家的用户价值不可同日而语。互联网渗透率提高是趋势不假,但潜在商业化规模,最终还是要依赖国家的经济发展。但在这其中,受很多复杂的因素影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欢聚时代本次股价的反应,也是华尔街给出的答案:用户数量与用户质量,后者更具有定价权。相对于简单粗暴的MAU、DAU,海外用户的APPRU值才是实实在在的。

如果这次出事的不是印度地区,而是某个用户占比同等的发达地区,相信欢聚时代的股价,就不会这么乐观了。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