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烟蒂王"登场!账上现金1.45亿,总负债1770万,市值却只有5208万,捡不捡?

文/读懂新三板 梧桐 2020/06/30 22:03 金正食品

馅饼or陷阱?

价值投资者有一个著名的“烟蒂型投资”理念,寻找那些股票价格远低于流动资本的公司,非常便宜但又有一点素质的公司。

“烟蒂型投资”的核心理念是,注重投资的安全边际——低价格、低市盈率/市净率,而对公司的品质以及所处的行业要求不高。

烟蒂股意味着,即使这些股票背后的企业马上进行破产清算,也有相当的安全边际。

因为中国资本市场估值偏高,所以烟蒂股很少见。但读懂君在新三板,活捉了一只大“烟蒂”。

这家公司,就是金正食品。截至今日收盘,金正食品市值为5208万元。

而截至2019年末,金正食品账上银行存款有1.45亿,总负债却只有1770.76万。这也意味着,如果你花5208万元把公司收入麾下,然后偿还完所有负债后,将公司就地解散,光现金都能收到近1.2亿,妥妥一倍以上的收益。

更别说,除了银行存款外,公司其余流动资金还有1个亿。但匪夷所思的是,金正食品的股价却一直没有起色。

到底,是谁错了呢? 

 

/ 01 /

天灾导致业绩不振


金正食品的主营业务就是卖鸭子。

相信大家都对2019年猪瘟引起的猪价暴涨记忆犹新,资本市场上的养猪企业,大多随着业绩上涨,股价翻N倍。养鸡股也跟着涨了不少。

然而,对于鸭肉养殖类企业来说,却没那么幸运。

2018年-2019年鸭价也是小幅上升,但养鸭企业利润却并没因此有增厚,反而亏损的更多。行业龙头华英农业,在2019年转亏。

近三年,金正食品的营业收入分别是5.10亿、3.86亿、2.68亿,净利润分别是3019.35万、-2890.56万、90.17万。

为什么猪价上涨,养猪、养鸡的企业利润都增加了,唯独养鸭的企业,利润却没有增加呢?

因为,公司的利润,并非来自鸭肉,而是来自鸭苗。

公司收入体量最大的鸭肉冻品项目,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一半,但却常年亏损。2017年、2018年,公司冻品业务分别亏损0.15亿和0.11亿,2019年也只是轻微盈利0.05亿。鸭毛也是如此,2017年、2018年都亏损,2019年才盈利44万。

而鸭苗在2019年贡献的毛利润近0.4亿,是贡献利润最大的业务。要知道,2019年公司合计主营业务毛利润也不过0.4亿,相当于是公司只赚了个鸭苗钱。

鸭肉之所以不赚钱,与行业模式有关。

养鸭行业,普遍采用“公司+基地+农户”,公司只培育种鸭,然后卖给农户养殖,农户养大以后再以协定价格卖回给公司,同时公司生产饲料通过经销商卖给农户。这种业务模式很普遍,同行中华英农业、益客食品都是这样的养鸭模式。

要想让农户安心养鸭,必然要保证养殖户的利润。但要保证养殖户的利润,金正食品就几乎不可能赚鸭肉的钱。

鸭肉价格本身就不高,即便在大涨之后,毛鸭价格不到5元每斤,大幅低于鸡肉价格。

5元/斤的毛鸭价格,抛去饲料、人工等成本,养殖户利润本身就不高。所以,要想保证农户的养殖积极性,只能以等于或高于市场价格去收购。

既然将养殖户承包给农户,鸭肉赚不到钱,为什么行业还要采用这种模式呢?这是因为,相比肉鸡,肉鸭的附加值更高,例如鸭毛可以去做羽绒服。

所以,养鸭行业内采用该模式养鸭的,基本都是赚鸭子附加品的利润,比如鸭苗,羽毛等。

行业龙头华英农业的冻鸭业务,在2019年亏损0.6亿,在2018年冻鸭业务也只是盈亏相抵,益客食品的鸭产品在2018年也只是盈利3%。而其鸭苗的利润都达30%。

金正食品业绩之所以不振,可以说是天灾。

2018年年中,山东遭遇20年不遇的洪水,摧毁了公司的种鸭舍,重建需要上千万费用,鸭苗的培育更需要时间。

直到2019年下半年,公司才恢复鸭苗的业务。这期间,为了保证生产,只能外购鸭子,收购价自然高于合作养殖的农户。

这也导致过去两年,公司业绩直接从盈利,变成亏损。

不过,水灾已经过去,水灾摧毁的种鸭舍也已经重建。单用烟蒂投资法的理论,金正食品非常值得投资。

金正食品2019年年报中显示,货币资金共有1.45亿,负债合计只有1770.76万,市值却只有5208万。

如果只是因为天灾,导致公司估值被错杀,显然不科学。那么,公司会有哪些隐忧呢?

 

/ 02 /

低估值背后的三大隐忧


综合来看,公司存在的潜在风险主要有三点,一是赔付风险,二是潜在的担保风险,三是疫情的深远影响。

1)潜在的赔付风险

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初对养殖业的打击可谓不小。虽然农产品都上涨了,但是由于封闭管理,农产品运送不出去,养殖户的损失可不小。

华英农业表示一季度因疫情影响,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7.03%,只有6.28亿元;亏损1.5亿元。

金正食品尚未披露相关业绩,但估计数据不会好看。由于和养殖户签了合同,养殖户亏损公司一般需要给予赔付。金正食品初步核算,疫情期间需要赔付给农户的金额达3000-4000万。

看上去,公司目前有现金不少,但如果需要赔付4000万,那账上现金只剩下1.15亿元,扣除负债之后,油水就要少很多了。

2)连环担保是不是潜在“雷”?

另外,还有一点需要关注的是,公司有没有潜在的担保雷。

“担保”在养鸭行业,似乎是普遍存在。合作养殖的农户,因维修或者扩建养殖厂,需要在银行贷款时,通常企业会为他们做担保,不然农户可能很难顺利贷款。

益客食品2019年就为其合作农户担保355笔,金额达1.87亿;华英农业为养殖分公司担保2000万,2019年还在担保期有12名养殖合同户,涉及金额3600万。

而金正食品为农户贷款提供担保的金额为0。当然,并非说公司没有披露,只能说是一个潜在风险。

实际上,公司此前就有过没有如实披露担保信息的前科。

3)疫情影响深远

疫情导致养殖业不振,造成了鸭苗价格大跌。

根据华英农业披露的鸭苗价格数据,鸭苗在2019年年底还是近7元每羽,2020年1-5月的价格却分别为0.6、0.53、1.04、0.28、0.75每羽,近乎白送的价格!

鸭苗,可是金正食品最赚钱的业务。

因此,金正食品下个月将出具的半年报数据,大概率亏损严重,股价也许会继续承压。

与此同时,下半年疫情若反复,对公司又是一轮打击,毕竟公司+农户的模式抗打击能力很差。

还有夏天来了,小心“洪水猛兽”。

综上来看,金正食品这只烟蒂股,或许还没到捡的时候。你认为呢?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