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商东到技术东,二次上市的京东稳了

文/读懂财经 Smart投资笔记 2020/06/19 22:49 京东

618,京东终于来了!

京东此次赴港上市的发行价为226港元。如果按照这个发行价计算,在扣除承销费和发行费用后,京东将在此次全球发行中募得297.71亿港元。

京东表示,本次发行募集资金净额将用于以供应链为基础的关键技术创新,以进一步提升客户体验及提高营运效率。

过去,电商是绝大部分人对京东的第一印象。但绝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随着技术在其业务版图中占比提高,“电商东”正在向“技术东”转变。换句话说,二次上市的京东,正处在一个巨变前夜:从自营走向平台,从零售走向技术服务,从一体化走向开放。

从“电商东”到“技术东”,对应着“甘蔗论”到“积木论”打法的转变。而这两种看似完全不同的策略背后,最终都回归到京东的战略原点:打造极致用户体验和提升行业效率。

如果说,物流是京东第一次上市后不断成功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那么,技术将是京东二次上市再发展的主旋律。拉长周期看,技术也将成为京东保持战略定力,不断优化体验、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底层驱动力。

  

01“技术东”的底气从哪来?


 在港交所最新发布的招股书中,京东将自己定义为“一家领先的技术驱动的电商公司并正转型为领先的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

同样,根据京东本次的募资计划,募集资金将主要投向以供应链为基础的关键技术创新,以进一步提升客户体验及提高营运效率。

具体包括:继续投资一系列关键运营系统(例如智能定价及存货管理系统、智能客户服务解决方案及全管道智能零售平台);继续投资物流技术(例如仓库自动化系统、优先路线规划系统及智能硬件、动态分拣系统及无人仓库)与供应链数字化产业平台;以及加大整体研发投入等。

事实上,在过去一年,技术也常常出现在京东管理层口中。比如,刘强东曾在2019年三季度电话会议里明确表示:

“未来技术服务收入将成为京东营收和净利润增长的重要驱动力。”

“我们有两个坚信。第一,无论是我们的零售业务,还是物流和数字科技都依赖于技术,只有依靠技术,才能让我们持续保持核心竞争力。技术能够不断提高用户体验,降低成本,提高运营效率。第二个坚信是相信技术服务收入能够带来更好的利润,创造更大的回报。”

那么,京东将自己定位于技术公司的底气到底从哪儿来?

说到底,京东和所有的零售企业一样,一直都在致力于技术提升运营效率。要知道,京东在全国运营700多个仓库,500多万SKU,而且能够为近4亿用户提供半日达的配送服务。这背后是有强大的技术在支撑。

过去京东之前不将自身定义为技术公司,但并不代表京东以前不是一家技术公司。随着2017年京东开始将自己的技术能力产品化,对外输出技术服务,京东真正露出其作为一家技术公司的真面目。

有一个被绝大部分投资人忽视的事实:京东对技术研发极为重视。过去几年,京东不断加大研发上的投入,研发费用占收入比重已经从2016年的2.08%提高到2019年的2.53%。考虑到京东的收入很大部分是自营业务收入,这样的占比增长并不算低。

持续技术投入的价值,也逐渐反映到收入结构层面。去年,京东的技术服务收入增长迅速,各季度收入同比增速均保持在40%以上,成为其业绩增长的重要驱动力。

截至2019年Q4,京东技术服务收入占比也从年初的10.27%提高到12.29%,增长超过2个百分点。

随着越来越多技术在零售场景中应用,技术也成为京东未来故事里的主旋律。

 

02技术与零售,京东未来的主旋律


2017年年初,刘强东在年会上提出,“技术!技术!技术!”刘强东这一喊,也为“技术东”的故事拉开了帷幕。     

技术在物流环节率先落地。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刘强东强调未来京东将通过AR/VR技术、深度学习、人工智能、机器人自动化等创新科技,真正实现物流智能化、无人化,将行业和社会的运营成本降低至极限,将用户体验提升至极限,最终发展成为全球领先的、真正实现智能化的商业体。     

同年5月,京东正式成立了智慧物流开放平台“X事业部”,自主研发无人机、无人车、无人仓等一系列尖端的智慧物流项目。     从数据看,2019Q1-2019Q4京东的履约费用率分别为6.7%、6.1%、6.5%和6.4%,各个季度较上一年同期都有明显下降。

京东履约费用率下降,可以从供给和需求两个维度来理解。

从供给端看,京东通过持续利用人工智能驱动的技术来优化不断扩大的仓储网络,目前,京东物流已投入运营的25座“亚洲一号”是目前亚洲最大规模智能仓群,70个不同层级的机器人仓也是全国最大规模的机器人仓群。

在需求端,京东物流加大了开放化以后,带来更多的订单,进一步摊薄了运营成本。从结构看,京东履约费用主要由仓储,配送,客户服务和支付费用构成,其中仓储和配送费用占比最大,配送占比约6成,仓储则约占比2成半。物流利用率和员工生产力提高带来的规模效应,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履约费用率。

履约费用下降,直接提高了京东的盈利能力。2019Q1-2019Q4,京东Non-GAAP下归属于普通股东净利润率分别为2.73%、1.31%和2.29%和0.14%。除四季度外,其余三个季度增幅都超过了1个百分点。

现在,京东的技术应用正在向更深的零售场景渗透。

2018年9月京东正式发布赋能零售店运营的全链路数据平台“祖冲之”,围绕消费受众的线上线下全链路数据,从门店动态、营销、选品、选址和舆情等五个角度帮助实体零售店进行数据化和可视化精准运营。

去年618期间,京东在线智能客服提供的24小时全天候服务,在1-18日期间累积咨询量超3200万次;18日0点-1点接待量峰值达到46.9万次,创历史新高。

6月18日当天,智能客服独立解决超130万次自营类咨询。其中,基于NeuHub京东人工智能开放平台的情感分析能力精准识别用户的情感,在智能服务中对消费者提供更贴心的帮助,让沟通充满了温度。

某种程度上说,京东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此次上市,对京东而言已经不止是做大规模,而是创造致力于更高效和可持续的消费体验。

 

03技术至上,京东不再吃“甘蔗”


 6年前京东在美股融资投向物流,如今又在港股融资投向技术,这背后是京东从“甘蔗论”向“积木论”的转变。     

“甘蔗论”是刘强东发家之本。即在产业链上每吃下一个环节,就挣一个环节的钱。而“积木论”是把自己的能力打散,模块化。再跟产业链上其他人组合共进退。这是一种柔软身段的合作模式。     

两者看似不同,但实际上殊途同归,最终都回归到京东的战略原点,即打造极致用户体验和提升行业效率。     

当电商刚刚崛起,国内仓储、配送等物流水平非常低下,用户体验很差,直接制约着电商发展水平的提升。所以京东没有随大流,而是毅然地投身电商物流基础设施的建设,一度被认为是“傻大黑粗”。    

但随着电商场景的多样化,供应链的重要性也日益凸显。京东稳固的零售基础设施,也有了更大的用武之地。     

京东将业务活动打包成独立、可复用的组件,并通过“平台化”形成稳定、可规模化的产品,开放给外部的合作伙伴使用,将自己多年形成的能力赋能于生态伙伴。这一说法看似抽象,但我们可以通过几个事件来具体形象地了解一下。     

今年4月,“京东小程序开放平台”正式发布,它可以帮助各行业商家为用户提供全链路一站式的优质服务体验。     

今年5月,京东又发布了京东新动能计划,整合输出技术能力,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基础  设施。     

另外,京东也同越来越多的伙伴达成了战略合作。5月27日,京东与快手实现战略合作;5月28日,京东通过战略投资国美零售在供应链、物流及服务等多个维度展开深度合作;6月初,京东宣布和高通公司升级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开启“5G远航计划”,为“新基建”提供加速度。     

不仅如此,京东还在今年5月成立了欧美业务部,助力中国品牌出海,同时打造全球供应链生态。据了解,目前京东已经在在海外14个国家共建设了39个仓库,总面积超过14万平方米。     

如果说,京东的上半场是乘着消费互联网的大风,追求极致的用户体验。那下半场的京东则有了更多底气,靠着在零售基础设施领域架桥铺路的定力,对应着“供给侧改革”的大趋势。     

我一直认为,于一家公司而言,赶上一个风口或许是运气,但连续碰上多个时代风口则是一种能力。我们不妨抽离当下,站在更大的维度去审视京东,其实未来的图景已经有了比较清晰的轮廓。     

追求效率以践行成本收益的长期平衡、深耕零售链条以维系客户体验和长期信任,才是驱动京东走得更快、更稳的源动力

(作者:Smart投资笔记)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