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酒局”背后,白酒新周期到来?

文/读懂财经 郑阿牛 2020/06/11 11:44 金徽酒

在优质资产稀缺的当下,白酒公司价值得到凸显。

不久前,复星旗下豫园股份以18.37亿元收购金徽酒29.99%的股份。收购完成后,郭广昌正式成为金徽酒(SH:603919)的实际控制人。

对金徽酒,可能听过的人不多。但这家甘肃省的白酒龙头,在过去十年的业绩实现了连续增长。这样的“奇迹”,就连白酒龙头五粮液都没有做到。

近两年,受高端化转型的影响,金徽酒的净利润增速已经大幅落后行业平均水平。即使这样,也挡不住郭老板入主的热情。

事实上,白酒是一块“大肥肉”,已经是市场的共识。垂涎于此的资本又何止复星。

过去几年,白酒行业发生了密集的并购潮。其中参与者众多,既有复星、海银等资本系,也有中粮、江小白这样的产业资本。这也是白酒行业自2012年调整期后,重新迎来资本并购的“密集期”。

说到底,在优质投资标的稀缺的当下,白酒公司的价值得到凸显。尽管消费总量有所萎缩,但需求总体还算稳定,各个品牌也都有自己的消费人群。加上本身“卖水”的商业模式,也让其始终保持不错的盈利水平。

于郭老板而言,花18.37亿元买下金徽酒30%的股权,也实在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 01 /

这家小酒企,稳的堪比茅台?


茅五等头部名酒企业在国内基本是人尽皆知,也是资本市场经久不衰的大牛股。

但茅五毕竟只是少数,销量较行业近千万吨的销量占比也不高,平民酒才是这个行业的烟火气。而金徽酒正是平民酒的代表。

这家处于甘肃的小酒企收入只有16亿出头,不光知名度不如茅五泸,大部分产品卖价都在100元以下,产品价格也都大幅低于茅五泸。

话虽如此,但金徽酒近十多年的经营数据却稳一匹,堪比茅台(SH:600519)。

2011年至2019年,在茅、五、泸、金四家酒企中,只有茅台和金徽酒的归母净利润保持了持续增长。而五粮液(SZ:000858)和泸州老窖(SZ:000568)的归母净利润均在2013年、2014年白酒行业的大调整中,出现明显下跌。

明显下跌

为什么一家品牌知名度不高的地方性小酒企,能躲过在2013、2014年白酒行业周期大调整呢?

读懂君认为主要原因有两点:

首先,2013年、2014年白酒行业进入调整期的主因是,国家限制公款消费,这部分人是当时茅台主要的消费人群。

终端需求萎缩,直接让茅台零售价格出现腰斩。但由于茅台出厂价比较低,使其业绩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而同属于第一梯队的五粮液和泸州老窖,却没能逃过茅台降价带来的挤压效应,出现业绩下滑。

但金徽酒却因为差异化的定位躲过一劫。说白了,喝100元以下金徽酒的人,并不会因为茅台价格跌到1000元,就转去喝茅台或者五粮液。

其次,金徽酒和茅五一样,都处于北纬33度最佳的酿酒胜地,发展历史可以追溯至西汉,具有较强的文化底蕴,也拥有稳定的消费人群。

过去,由于国有企业体制的原因,金徽酒的路走得磕磕绊绊。直到公司股权结构稳定,管理层和股东利益一致后,公司在渠道开启“金网工程”,拓展了经销商和终端网络,期间公司的业绩也得到了快速发展。

截至2019年,金徽酒在甘肃占有率接近30%,处于第一梯队。

 

/ 02 /

老树开花,金徽酒有望迎来“第二春”


业绩虽然稳定,但近几年金徽酒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在白酒行业“大牛市”,金徽酒的收入和利润增速都开始放缓。

2015-2019年,金徽酒的收入从11.8亿元增长到16.3亿元;归母净利润从2015年的1.66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2.71亿元。考虑到这几年赶上白酒行业“大牛市”,这样的增速并不算快。

更要命的是,这两年金徽酒的归母净利润增速竟然不到5%。要知道,虽然这两年白酒行业销售量也有下滑,但回顾近几年高端白酒公司的报表,哪个不是业绩爆表。

哪个不是业绩爆表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消费者对低端白酒的需求在下降,宁肯少喝点也要喝好酒。当然,这也符合消费升级的趋势。

正因为如此,金徽酒也是通过一系列措施,努力优化公司的产品结构,寻求新的增长点。

比如,2019年金徽酒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优秀经销商持股,同时员工持股计划范围由IPO之前的200多人扩大至627人,绑定了公司与经销商、员工之间的利益。

产品结构方面,2019年金徽酒百元以上产品收入占比为41.5%,同比提升5.2个百分点。但也因为早期开拓市场,买酒送酒以及费用占比增加,导致公司净利润增速不及营收增速。

某种程度上说,对当下正处于转型期的金徽酒来说,郭广昌的成功入驻,有着重大的意义。

郭广昌旗下有大量的零售、商超,以及国内百强餐饮企业老城隍庙,拥有黄鹤楼、上海老饭店、老城隍庙小吃广场等等著名餐饮老字号,不仅有助于公司产品结构向中高端转型,也能够帮助金徽酒品牌走出甘肃。

一旦转型顺利,老树开花也并非全无可能。

 

/ 03 /

18亿控股,郭老板捡了大便宜?


人说郭广昌是中国巴菲特,这话多少也有些道理。至少在这笔交易上,郭老板也算捡了个大便宜。

从资产质量上说,作为甘肃唯一一家收入超过15亿元的白酒企业,金徽酒在省内基础非常稳固,可谓“上可攻,下可守”。同时,股权结构非常稳定,股东和管理层、经销商的利益也深度捆绑。

更重要的是,当下的价格实在诱人。

这笔交易郭老板花18.37亿元,买了金徽酒30%的股权,对应公司2019年净利润2.7亿元来算,市盈率为22.7倍,如果参考白酒行业普遍30倍、40倍的市盈率来看,似乎并不贵,更何况是控股呢!

此外,同属于区域头部酒企的水井坊,2019年被帝亚吉欧收购了10%的股份,付出的价格为21.98亿元,对应当年8.26亿元的净利润来算,市盈率为26.6倍。

不管是从当下白酒市场卖价来看,还是从过往白酒公司被要约收购的价格来看,郭老板付出的价格都不算贵。

当然,这也与金徽酒自身处于业务转型的关键时期,且转型能否成功存在不确定性有一定关系。考虑到郭老板拥有众多资源,此次金徽酒易主或许是一笔双赢的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金徽酒也是复星在白酒行业的第一次出手。而复星的白酒首秀,或许也拉开了白酒行业并购新周期的帷幕。

 

/ 04 /

白酒并购新周期到来?


这几年,热衷“饮酒”可不止郭老板,还有“海银系”。

2018年收购贵州仁怀市义酒坊酒业有限公司后,“海银系”又在次年连续收购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和江西章贡酒业。

按照此前海银提出的投资规划:公司拟用5年时间在遵义投资500亿元打造集现代化、智能化、酒旅一体化的10万吨酱香型白酒产业园;同时将并购数家遵义白酒产业,并购企业总产能将达5万吨。

资本大佬入局,产业资本也不闲着。光是2018年就有中粮收购酒鬼酒、江小白收购重粮酒业和川酒集团收购叙府酒业;在2019年7月份,江苏综艺集团拿下了贵州醇;2020年1月,贵州国台酒又收购贵州海航怀酒。

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自2012年行业调整期后,白酒行业再次出现了资本并购的“密集期”。那么,白酒并购新周期出现的原因又是什么?

首先,白酒本身可能是中国最好的生意之一。一方面,尽管消费总量有所萎缩,但需求总体还算稳定,各个品牌也都有自己的消费人群。另一方面,白酒是典型卖“水”的生意,天然有不错的赚钱能力。这样的资产,在当下无疑是极具吸引力的。

其次,部分酒企估值诱人。2019年开始,白酒行业分化严重,加上2020年初疫情袭扰,消费行业接连受挫,面临经营困境。相比较其他行业,白酒优质企业的估值普遍偏低,使其成为业内与业外资本“抄底”的对象。

上一次,复星出手青岛啤酒收获颇丰,毛估估赚了一倍左右。不知道这一次,复星是否还能复制青岛啤酒的成功?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