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冠电缆的资本梦:两次IPO未果,但依然挡不住它申报精选层

文/读懂财经 杜东 2020/06/10 18:50 球冠电缆

“落伍”的传统企业,该不该言败?

对于传统制造企业来说,一旦没能建立规模优势,又没有技术优势,天花板就显而易见了。

虽然听上去很残忍,但现实就是这样。随着行业周期的波动,拥有技术优势或规模优势的企业强者恒强,领地不断扩张。没有规模、技术优势的小玩家,即便不会消亡,也只能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过苦日子。

当然,也有些企业家不言败,希望能通过资本市场扳回一局。球冠电缆或许就是这样一家公司。

生产销售中低压电缆的球冠电缆,可以说是中国低端制造业的典型代表:处于产业链底端,面对上下游均没有话语权,由于技术门槛不高导致行业产能过剩、竞争激烈,只能辛辛苦苦赚点血汗钱。

这样的处境,让球冠电缆的资本征途并不顺畅。登陆新三板后,大股东只能选择和原始股中介合作,快速套现。而两次冲击A股市场,均没能成功。

但球冠电缆没有言败,再一次尝试IPO。只不过,这次选择的是精选层。那么,精选层能否让它圆梦?又能否让它逆袭呢?

 

/ 01 /

靠天吃饭的中低端电缆生意


球冠电缆,司如其名,主要从事电线、电缆的生产销售。

电线电缆行业,可谓是国民经济中最大的配套行业之一。在电力时代,任何场景都离不开电线电缆。也正因此,电线电缆被喻为国民经济的“血管”与“神经”。以规模计算,电线电缆是机械行业中仅次于汽车行业的第二大产业。

随着经济快速发展,我国电线电缆行业快速壮大。早在2011年,我国电线电缆行业产值便超过美国,跃居全球第一。

但综合来看,我国电线电缆行业目前依然是“大而不强”。国内企业主要生产低附加值的中低压线缆,而高压、超高压等高端线缆产品则依赖进口。

由于中低压电线电缆门槛不高,导致入局者众。球冠电缆公开发行说明书显示,目前我国拥有超过1万家电线电缆生产企业,其中年产值超过500万元的企业超过4000家。对于中低压电线电缆市场来说,其生产能力已出现过剩,市场竞争激烈。

球冠电缆,正是众多中低压电线电缆企业中的一员。2019年,球冠电缆81.19%的收入来自中低压电缆。

不得不说,这是个苦哈哈的生意。中低压电缆企业能否取得超额利润,完全“靠天”。

由于下游客户主要是国家电网、轨道交通公司等,集中度很高,导致公司议价权很弱。

面对国有企业客户,球冠电缆基本是先货后款。过去三年,球冠电缆应收帐款周转天数基本介于110—120天之间。也就是说,在交易发生后3—4个月,公司才能收到货款。

而国有企业不仅货款审批及支付周期较长,且一般会保留货款总额的5%到10%作为质量保证金,在交货后一到三年后支付。

三年后支付 1

三年后支付 2

面对下游客户没有话语权,球冠电缆面对上游供应商同样如此。公司的上游为铜、铝等原材料厂商,主要原材料的采购采用预付款或现货现款方式。

对上下游企业都没有议价权,且行业竞争激烈,球冠电缆的毛利率基本在13%附近徘徊。要想提高盈利水平,只能寄希望于签订合同后,铜价下跌。

一般来说,中标合同中对于销售价格的确定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约定了最终销售价格,即“闭口合同”;另一种为“开口合同”,即和客户约定铜价变化及相应的价格调整方式,按客户通知的交货期安排生产,并按接到通知的当日铜价结算货款。

目前,球冠电缆主要以闭口合同为主。由于公司在签订销售合同至实际产品生产交付时,一般有3到6个月的周期。这期间若铜价下跌,将会给公司带来额外利润。

这样的好事,球冠电缆也不是没有遇到过。2013年—2015年,铜价从5.3万/吨跌至3.67万/吨,球冠电缆的毛利率从12.57增长至16.27%。

这三年,球冠电缆营业收入虽然增长缓慢,分别为13.01亿元、13.01亿元、15.19亿元;但受益于毛利率提升,公司净利润大增,分别为1853万元、3751万元、7065万元。

净利润大增之际,球冠电缆选择登陆新三板。传统企业家,也能玩转资本市场。


/ 02 /

行业过于传统的锅?

登陆新三板,股票转让价格每股1元


2015年12月14日,球冠电缆正式挂牌。很快,球冠电缆大股东开始他的操作:“抛售”公司股票。

2016年中报显示,球冠电缆第一大股东宁波北仑托马斯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永明全资控股)一共减持1530万股,陈永明减持了250万股。

这些几乎是球冠电缆实控人能够出让的全部股票。挂牌时,托马斯持有4743万股,陈永明持有1010万股。但股转公司规定,新挂牌公司的原始股东,部分股票需要限售。根据公开转让说明书,当时托马斯能够转让的股份为1581万股,陈永民能够股转让的股份为252.5万股。

之所以说是“抛售”,是因为出让价格可谓是“白菜价”。根据公开信息显示,不管是托马斯还是陈永明,主要是1元/股的价格转让股票。

2016年1月27日,托马斯以1元/股的价格卖出1100万股;2016年2月—5月,托马斯依然是以1元/股的价格,总共转让130万股。2016年1月—4月,陈永明也是以1元/股的价格,总共转让了180万股。

180万股

数据来源:Choice

以1元/股计算,球冠电缆的估值为1.2亿元。你要知道,2015年球冠电缆净利润为7065万元。以该数据计算,球冠电缆市盈率不到2倍。

若是一家业绩将要断崖式下滑的传统企业,这样的估值或许并不夸张。但正如上文提及,球冠电缆的盈利能力取决于铜的价格波动。

事后来看,虽然2015年后铜价有所上涨,但上涨幅度不大。公司的净利润也没有断崖式下滑,2016年—2017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5772万元、5678万元。

对于浸淫电线电缆行业数十年的陈永明来说,作出重大“误判”的可能性不大。那么,陈永明的操作为什么如此魔幻呢?答案是,快速套现的同时,还可以少缴税。

原始股东高价抛售股票,需要缴纳资本利得税;而在二级市场交易获利,并不需要缴纳资本利得税。通过1元转让给关联方,再高价卖出,这样的操作在过去的新三板并不罕见。

不过,当时新三板流动性不佳,大股东要想快速套现,只能借助外力,比如原始股销售中介。通常情况下,是大股东先将股票转让到原始股中介手中,再由原始股中介分销。

从公开信息来看,球冠电缆大股东选择的正是这一模式。

 

/ 03 /

神秘队友“宏信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


根据公开转让信息,陈永明一方以1元/股转让的股票,主要被来自“宏信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的买家接走。

2016年1月22日,“宏信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以1元/股的价格买入100万股。这是该营业部第一次出现在公司的二级市场交易中。

该笔交易的出让方位于“光大证券宁波北仑新碶证券营业部”。这是球冠电缆大股东托马斯或实制人陈永明所在的营业部。球冠电缆交易异动信息中,这一营业部的出让方均为托马斯或陈永明。那时,手握巨量股票且愿意以低价减持的,也只有陈永明一方。不难猜测,正是球冠电缆大股东以1元/股的价格转让股票。

接手后,“宏信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很快将股票卖出。2016年1月25日,“宏信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以8.9元/股的价格转让了44.8万股。这也是该营业部第一次以卖方的身份出现。

由于“宏信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唯一一次买入是在2016年1月22日。所以,1月25日卖出的股票,可以断定来自3天前买入的投资者。

通过交易异动信息我们可以看到,1月25日“宏信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卖出方为自然人“刘高峰”。 

熟悉新三板的投资者,对这个名字或许不会陌生。安徽宝银、安徽点石、刘春、刘高峰、马玉、未运琴这一伙人,均在同一个营业部——宏信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这个团队,是新三板著名的原始股操盘手之一,市面上多只原始股就由他们兜售。详情可见《分析完3.3万笔新三板异动交易,一个隐秘的原始股市场浮现!》球冠电缆的交易异动信息中,同样出现了刘春和未运琴的身影。

3天时间获利353万元后,2016年1月26日,“刘高峰”再次以1元/股的价格从“光大证券宁波北仑新碶证券营业部”一方买入100万股。2016年1月27日,“刘高峰”再次以8.9元/股的价格,分7笔卖出109.5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1月27日,在“刘高峰”以8.9元/股价格卖出公司股票的同时,球冠电缆大股东以1元/股的价格卖出1100万股。

虽然这一次接手的不是“刘高峰”。通过交易异动信息我们可以看到,从球冠电缆大股东手中接盘的,是自然人崔光福。

关于崔光福的公开信息不多。但通过企查查数据我们可以得知,崔光福是陈永明的老乡,也是宁波人。在宁波,崔光福主要从事度假村开发生意。崔光福接盘之后,又迅速将股票倒手至“宏信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手中。

营业部 手中

数据来源:Choice

根据协议转让信息,2016年1月28日—2月2日,也就是低价接手股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崔光福以5.5元/股的价格,将手中股票悉数转至来自“宏信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的买家手中。

后续发展也正如此前一样,“宏信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成为球冠电缆股票的主要出让方。2016年2月,球馆电缆220笔交易中,209笔为该营业部卖出,总共卖出1054.4万股。

在“宏信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的帮助下,球冠电缆股东户数激增。2015年12月14日挂牌之时,球冠电缆股东户数为9户,截至2016年2月26日,球冠股份股东户数已经超过200户。

 

/ 04 /

两次“IPO”未果背后


虽然在新三板“备受追捧”,但球冠电缆并不满足。IPO开闸后,球冠电缆将目光瞄向A股市场。

2016年12月28日,球冠电缆发布公告表示,正在接受光大证券的辅导,拟申请主板上市。与不少公司只是蹭热点不同,球冠电缆是动真格的。2017年6月19日,球冠电缆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材料。

只不过,球冠电缆的IPO之路并不顺畅。在排队1年之后,球冠电缆于2018年8月底宣布终止IPO,并向证监会撤回上市申请。

对于撤回IPO申请的原因,球冠电缆表示,主要是业绩下滑问题和实际控制人认定问题。

业绩下滑主要是由于2015、2016、2017年度,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分别为6096.00万元、5165.48万元、4783.64万元,出现业绩下滑。

实际控制人认定主要是未将实际控制人陈永明的女儿陈立(持有天地国际100%股份,天地国际持有公司25%股份)为共同实际控制人。

但实际上,不管是业绩下滑还是实控人认定问题,或许都不是撤回材料的关键。

根据此前证监会公布的IPO审核51条,最近一期业绩下滑50%以上,构成过会障碍;下滑30%-50%,大概率不过会;下滑不超于30%,需要如实披露原因。

而球冠电缆的净利润下滑比例,远不到规定的值。2016年,球冠电缆净利润下滑比例为15.27%,2017年下滑比例为7.39%。实际上,2018年上半年,球冠电缆净利润已经开始复苏,同比增长25.71%。

而如果因为实际控制人认定原因,更加牵强。“想办法自圆其说吧,要是因为这个原因撤了,那中介机构就太没水平了”,某大型投行保代人士对读懂君表示。

球冠电缆撤回IPO申请背后,某种程度上与行业过于传统、且公司不具备规模优势有关。说到底,能不能过会还是要看内功,这才是公司能否持续盈利能力的关键。

除IPO首发办法中第三十条规定的不得存在持续盈利能力的情形外,还有10种情形需要重点注意,其中包括两条:

所处行业出现周期性衰退、产能过剩、市场容量骤减、增长停滞等情况;

所处行业准入门低、竞争激烈,相比竞争者发行人在技术、资金、规模效应方面等不具有显优势。

关于行业准入门槛低、竞争激烈且产能过剩问题,读懂君在上文均已提及。另外,球冠电缆在技术、资金、规模效应方面,也均不及竞争者。

首先来看技术方面。

目前,球冠电缆产品还主要集中在中低压市场。国内在高压、超高压电缆领域,已经出现一批拥有技术优势的玩家。汉缆股份是国网公司高压、超高压电缆招标的中标大户。除汉缆股份外,高压领域还包括杭电股份等玩家。

再来看规模效应方面。

2019年,球冠电缆营业收入为21.76亿元,其中电力电缆收入为19.82亿元。而行业头部公司比如亨通光电、宝胜股份营业收入已经超过300亿元。2019年,行业内收入超过100亿元的公司共有8家,超过50亿元的有近20家。

对于传统制造业来说,一旦头部企业形成规模优势,中小玩家很难逆袭。从发达国家的电缆行业发展史来看,随着市场不断洗牌,风险承受能力更低的小企业逐渐退出市场,产业集中度大幅提高:美国四家生产商控制了铜线缆93%的产值和光纤光缆85%的产值;日本七大公司占据了全国销量的86%。

“核心还是你的规模和成长性,只要是好企业,很多瑕疵都不是瑕疵,没有前景的企业,就算没有瑕疵,监管层想把你paas掉可以找各种原因。”另一大型投行保荐代表人对读懂君表示。

2019年6月份,球冠电缆在更换此前的IPO券商后,再次开始辅导之旅,只不过到现在也没有进展。

当然,这不意味着球冠电缆放弃IPO。至少目前来看,球冠电缆有望在精选层圆梦IPO。若能登陆精选层,球冠电缆又能否逆袭呢?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