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讨论爱优腾合并了!

文/读懂财经 夏益军 2020/06/04 15:06 优酷 爱奇艺 腾讯

合并吧,故事才能继续。

不久前,王兴在饭否上发了一则消息:“阿里放弃大文娱已经是一件可以开始倒计时的事了”。王兴说的话糙理不糙,大文娱在阿里(NYSE:BABA)可能比鸡肋还鸡肋。

别的不说,这几年大文娱都投了多少钱,换了几任领导,结果优酷还是稳居行业老三。

过去,有人还指着阿里能够利用长视频的流量,打破优酷原来相对局限的广告模式。但事实证明,长视频可能是所有视频业态里与电商最不搭边的,战略价值也有限。

随着电商业务增速放缓,其他业务在短期内也难挑大梁,阿里在资本市场也将承受估值压力,放弃大文娱等亏损业务,并不是一件坏事。

当然,这也不全怪阿里。爱奇艺(NASDAQ:IQ)的日子也没好过到哪去。过去两个多月,爱奇艺的股价从27.5美元下跌到18.57美元,跌幅高达32%。

究其原因,长视频天然不是一个好生意,表面上这里面藏着数不清的黄金,但同质化的竞争、糟糕的成本结构,将行业里每个玩家都拖进了亏损的无底洞,一点点吞噬掉投资人信心和耐心。

说起来,这有点像早年的航空业:造福了全人类、也给产业链上下游创造了巨大的商业机会,但只有投资者最后会连内裤都输掉。

随着B站、抖音等视频平台的崛起,爱优腾刚刚达成的平衡局面,大概率在新玩家的冲击下迅速消失。在这种情况下,合并可能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理想选择。

 

/ 01 /

“中国奈飞”的故事到头了


在过去相当长时间,爱奇艺为代表的长视频公司都在讲“中国奈飞”的故事。原因很简单,这是投资人最能听懂的故事。从业务上看,两者也略为相似,干的都是长视频,收入也都以会员服务为主。

美股投资人曾经对这个故事很买账。上市仅三个月,爱奇艺的股价就从上市首日的15.55美元最高上涨到46.23美元,涨幅近2倍。爱奇艺的市值也超过300亿美金。

但现在投资人的态度似乎发生了变化。

按理说,2020年初的疫情,极大利好提供线上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奈飞的股价在短暂下跌后,一路上涨反而创出了新高。反观爱奇艺,却是一副另外的光景。过去两个多月,爱奇艺的股价从27.5美元下跌到18.57美元,跌幅高达32%。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爱奇艺有关“中国奈飞”的故事到头了。

从收入看,自2019年三季度开始,爱奇艺收入为74亿元,收入增速首次低于10%,此后两个季度这样的局面并没有得到太多改善。

并没有得到太多改善

具体来看,爱奇艺的收入主要来自两个业务:会员和广告。2019年两块业务交出了截然不同的成绩。

2019年以来,爱奇艺会员收入尽管增速有所放缓,但增速基本还维持在20%以上。反观广告收入则是一路向下,最近四个季度其广告收入增速分别为16%、-14%、-15%、-27%。

也正因为如此,会员收入在爱奇艺收入结构中的比重不断提升。到2020年一季度,会员业务的收入比重已经突破60%。

突破60%

当然,行业不景气以及信息流广告的崛起,是爱奇艺广告业务下滑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在长视频的商业模式中,会员和广告收入本就是一个零和游戏。不想看广告是长视频会员的核心诉求。这意味愿意花钱的人越多,愿意看广告的人变得越少了。

尤其在“中国奈飞”故事里,广告让位于会员,也符合这个故事的演进逻辑。但问题是,会员业务真的能支撑起爱奇艺的未来吗?

任何生意都是算术题,算到最后都会归结到ROI,爱奇艺也不例外。简单来说,爱奇艺通过更多内容投入,换取更多用户付费。

爱奇艺ROI计算方式很简单,用当年的会员收入除以上一年的内容成本。很多人可能要问,为什么不用当年的内容成本?原因是,电视剧的播出通常要延期,版权剧是6-12个月,自制剧是12-18个月,所以对财报的影响是滞后的。

随着付费用户增长放缓,ARPPU增长受限,爱奇艺近几年的ROI出现了明显下降。过去三年爱奇艺的ROI从0.87下跌到0.68。换句话说,内容投入增加,能产生的回报却越来越低了。

看起来,投资人不买账也就不难理解了。而爱奇艺的困境,又何尝不是优酷、腾讯视频当下面临的处境。

如果ROI下降只是“内忧”,那么长视频竞争“出圈”,可能是更值得长视频玩家警惕的“外患”。

 

/ 02 /

长视频竞争“出圈”


通常,所有人都认为,资本是长视频行业的核心竞争力。从目前看,这个说法多少有点问题。

因为早在2009-2010年,以巨头(百度投资组建爱奇艺、腾讯成立腾讯视频、盛大投资酷6)和国家队(cntv.cn)进入视频行业为标志,资本早已不是长视频玩家竞争唯一的“胜负手”。

在资本搭起戏台上,用户使用的终端和场景变化,主宰着行业的兴衰起落。随着移动端的崛起,优酷、搜狐这样的PC时代头部玩家逐渐让位于爱奇艺、腾讯视频移动新贵。

如今,短视频、UGC平台的崛起,又让爱奇艺们陷入了新的竞争。

从广义上说,任何互联网服务都是用户时长的争夺问题。说到底,除了吃饭、睡觉和工作,人们的上网时间就这么多,不是你的,就是我的,是典型的零和博弈。

零和博弈

从数据上看,在2018年12月,抖音、快手的单月时长在视频领域的占比第一次超过了爱优腾三家。某种程度上说,短视频对长视频的广告份额争夺,付费会员渗透率的天花板,也不过是时长份额争夺的必然结果之一。

更悲剧的是,随着视频场景的增加,长视频作为视频内容形态的一种,其业务边界也在逐渐模糊。

如今,字节跳动进军长视频领域几乎已是必然:抖音高价采购《囧妈》,西瓜也早在2019年就加强了“放映厅”功能。作为“后浪”的B站也逐渐丰富着自己的内容库,目前反响不错。

这意味着,爱优腾刚刚达成的平衡局面,大概率在新玩家的冲击下迅速消失。

说到底,在渠道没垄断的情况下,平台摆脱不了“管道”的定位,本质上都在给优质内容生产方打工。站在消费者角度,在预算一定的前提下追求效用最大化,也就是花小钱办大事。

结果是,中国视频网站的用户忠诚度非常低,为了找到合适的内容,用户经常不得不在不同网站之间切换。消费者手中的钞票,就是一张张选票,谁家的性价比高,就投票给谁。

总的来说,爱优腾内有增长之忧,外有竞争加剧之患。合并后再讲一个新故事,或许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理想选择。

 

/ 03 /

为什么说爱优腾是时候合并了?


有句老话说的好,形势比人强。就说合并这事,尽管各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原因很简单,现在情况不同了,形势摆在那,总要做个决定,不是吗?

王兴说,阿里也快放弃大文娱了,这让阿里的人很不服气。要读懂君说,也没什么好不服气。阿里也不想想,这几年大文娱都投了多少钱,换了几任领导,不还是稳居行业老三。

从月活用户看,优酷与爱奇艺、腾讯视频差距也没见缩小。

过去,很多人看好阿里大文娱的一个核心逻辑是,电商作为典型的“送水人”业务,能够有效利用长视频的流量,打破优酷原来相对局限的广告模式。

但事实证明,长视频可能是所有视频业态里与电商最不搭边的,对阿里的战略价值也有限。

如今,阿里的日子也并不好过。电商业务增速放缓,其他业务在短期内也难挑大梁,阿里在资本市场也将承受估值压力,放弃大文娱等亏损业务,并不是一件坏事。

爱奇艺的问题是,在当下的竞争环境下,其受困于长视频商业模式的短板,很难获得资本市场认同。对其最大股东百度来说,也难说如今持有的爱奇艺股权究竟是战略投资,还是财务投资?

与优酷、爱奇艺相比,腾讯视频可能是最稳坐“钓鱼台”的玩家。但志在一统内容行业的腾讯(HK:00700)来说,达成长视频行业的相对垄断,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各家的形势摆在那,高瓴资本的入局也为合并增添了可能。截至5月15日,高瓴持有爱奇艺1925万股,持有市值超过9亿美金。而爱奇艺也成为高瓴在美股最大手笔的投资之一。

高瓴和腾讯关系不用多说。从早期投资腾讯,到撮合腾讯投资京东,再到两者一起投资滴滴、摩拜,高瓴几乎是与腾讯走得最近的投资机构之一。

更重要的是,高瓴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二级市场基金,只会在二级市场“搭车”获取收益。它在投资上更主动,有意愿更深地参与到行业中去,也有能力去推动一些变化。

从行业来讲,长视频平台的发展已经进入第二阶段:用户习惯培养阶段已经过去,利用自己的平台优势,整合行业内优质产能,探索更高效内容生产方式和更多付费模式,才是当务之急。

固然中国的影视行业早已发展很久,有很强的惯性,但说到底中国影视剧制作方仍然相对分散,不像美国那样集中,这也进一步放大了垄断性平台本身的价值。

今天,爱优腾已经被视为“传统视频网站”。投资人的目光已经转向以二次元为代表的新型视频网站。在那个领域每天都有不断新用户涌入,中国“YouTube”的故事也足够吸引人。

一个行业的兴起是从创业潮开始,从移动端崛起开始转折。而一个行业的落幕——或许就像今天一样——从新的内容形态崛起开始。

正如《权力的游戏》中所言,历史的车轮不断向前滚动,谁也无法阻止。胜者顺从地成为车轮子上的泥土被带向远方。而败者被狠狠的碾碎,变为尘土,变为虚无——事实上,胜者往往不是车轮上的幸存者之一,反而是打破车轮循环的人。

合并吧,故事才能继续。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