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上现金只有61万,他说想去精选层|围观史上最“朋克”IPO梦

文/读懂财经 杜东 2020/03/25 11:15 易销科技 精选层

易销科技可能是史上最窘迫的“包租公”

小企业,也有上市梦。

读懂君今天要说的,是一个史上最“朋克”IPO梦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易销科技,一家创新层企业。他的梦想,是登陆精选层。

之所以说“朋克”,是因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易销科技账上只有61万元现金。是的,你没有看错,没有漏掉几个零,确实是61万。

61万,这点儿钱可能连支付中介机构的前期费用都不够。这可能是史上最“朋克”的IPO梦。目前排队的IPO企业中,手头最紧的青岛冠中生态,账上也有826万元。

这注定会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故事。下面,读懂君将为你还原这个故事的由来。

/ 01 /账上只剩61万现金的真相

易销科技(831114.OC)可能是史上最窘迫的“包租公”。

易销科技的主要产品是电子营业厅mini终端。这是电信运营商开拓市场的好帮手。通过mini终端,一个报纸摊也能激活电话卡、充值话费,甚至可以销售合约机。

图片11

电子营业厅mini终端

借此,易销科技可以“坐地收租”,获得相应的提成收入。

每拓展一个新用户,易销科技可以获得一次性佣金收入;另外,易销科技还有合约套餐的分成;除此之外,通过终端充值话费,易销科技也可以赚取差价。

截至2016年底,易销科技铺设的渠道超过6万个,绝对是一个富有的“包租公”。

不过,“包租公”的日子一般都过得非常滋润,而易销科技却恰恰相反,甚至还略显窘迫,尤其是在2017年之后。

2017年末,易销科技账上现金不到500万;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公司账上现金只剩下61.06万元。这有点出乎意料。

要知道,2014年挂牌新三板之后,易销科技融资总额超过1亿元,过去几年,公司也并未亏损。

那么,这位“包租公”的账上的钱,都去哪儿了?

答案是,变成了预付账款。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易销科技2.5亿流动资产中,1.69亿是预付账款。

由于三季报没有披露预付款流向,我们只能通过2019年中报一探究竟。

截至2019年6月底,易销科技预付款为1.4亿元。其中98.64%,预付给了“上海傲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傲跃电子商务’)”和“上海松诚通讯电子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诚通讯’)”这两家公司。

图片222

这两家公司,都是易销科技的上游供应商:傲跃电子商务是一家流量充值平台,松诚通讯则是一家手机批发商。

从预付款你也能看出来,易销科技对这两家供应商是真爱。截至2019年6月底,易销科技向它们支付的预付款,都已经超过2018年的采购总额。这相当于,易销科技提前支付了一年的采购款。

通常来说,收取预付款的一方,往往在产业链中拥有较高的话语权。

比如在茅台酒产业链中,贵州茅台(600519.SH)就属于强势的一方,经销商属于弱势的一方。经销商要想拿酒,只能提前大半年给贵州茅台打款。

那么,这两家公司究竟有什么魔力,让易销科技在手头不算宽裕的情况,依然愿意支付巨额预付款?

/ 02 /两家供应商的魔力

要想在产业链中拥有话语权,通常来说要做到两点:要么掌握核心资源,所有人都绕不开你;要么具备规模优势,能够提供高性价比的产品。

那么,傲跃电子商务和松诚通讯,是否具备这两个特征呢?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来看“核心资源”。

对于手机批发商来说,核心资源是手机品类,但其实大家手上的资源相差并不会太大;而在流量产业中,掌握核心资源的只有三大电信运营商,其余的都是二道贩子,产品更不会有什么差异。

既然产品都差不多,那么这两家供应商,是不是能够提供高性价比的产品呢?从它们的体量来看,可能性不大。

这两家公司都是中小企业,规模并不突出。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松诚通讯注册资本仅500万元,实缴资本300万元;当前,松诚通讯缴纳社保的职工仅有1人。网络上,几乎没有关于松诚通讯的信息。

图片33

傲跃电子商务是一家2016年6月底才成立的新公司,注册资本200万元。

实际上,不管是手机批发行业还是流量分发行业,产品都同质化严重,进入壁垒也都不高,所以竞争对手数量众多,行业竞争激烈。这导致批发商们面对下游客户,都不大可能掌握太高的话语权。

作为中国最大的手机批发商之一,爱施德(002416.SZ)也要对大客户提供赊账服务。近年来,爱施德应收账款越来越多。2018年,爱施德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例为15.46%,较2017年增加5个百分点。

从这一点来看,不管在手机批发产业链中,还是流量采购产业链中,易销科技都不会像茅台经销商那样,处于绝对弱势地位。

那么,为什么易销科技会向这两家供应商支付巨额预付款呢?原因,或许只能用真爱来解释了。

2016年6月,傲跃电子商务一经成立,便得到易销科技的眷顾,成为其主要流量采购平台。2016年末,易销科技向其支付431万元预付款用于流量采购,2017年末为1066万元,到了2018年末,这一数字达9186万元,占公司总预付款的比例为65.35%。

松诚通讯则与易销科技颇具缘分。早年的易销科技年和松诚通讯是同行,也是从事移动设备销售业务,两家公司注册地址都在普陀区。不同的是,易销科技成立的时间比松诚通讯早两个月。

另外,松诚通讯早年在商贸网上填写的店铺介绍信息,联系人姓名是薛俊,与易销科技董事长同名。

图片44

所以,这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吗?

/ 03 /“包租公”开始亏损

2014年,因为转型成功,易销科技意气风发,资本市场也对其充满期待。

挂牌新三板后,易销科技获得诸多资金青睐。2015年—2017年,公司累计完成三轮融资,融资总额1.08亿元,市值一度高达7.48亿元。

目前来看,结局有点遗憾,故事没有朝着大家希望的那个方向发展。

2019年第三季度,易销科技实现营收3240万元,同比下降56.02%;扣除非经营性损益后,易销科技亏损23万元。

某种程度上来说,易销科技已经被时代“抛弃”了。大力铺设的渠道,因为运营商补贴减少,价值越来越小;新拓展的流量充值业务,也因为“无限”量套餐的出现,而显得鸡肋。

有时候,我们以为成功是自己天赋异禀,但其实不是。我们只不过是搭上了时代的便车而已。如果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那终究被时代抛弃。回顾历史,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好在5G来了。易销科技董事长薛俊说,5G给公司业务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新机遇,若能融得资金,公司将会用于研发项目和业务推广上。

在5G时代,易销科技还能依靠之前的渠道,翻盘么?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