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变脸背后,揭秘“云计算第一股”优刻得的商业真相

文/读懂财经 扎古君 2020/03/16 20:07 云计算 优刻得

云计算没有小而美。

大树底下不长草,这可能是形容云计算市场格局最恰当的一句话了。

尽管近年来国内云计算市场规模增长迅速,但是寡头化格局愈发明显,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中小企业的机会越来越少。

巨头们利用极强的资金实力和行业地位,不断扩充服务器和数据中心规模,吸纳顶尖人才,并利用自身的流量优势,以较低的获客成本发展用户。凭借自身优势,巨头们的触角不断延伸,加速蚕食中小云服务企业的的市场份额。

2019年,优刻得实现营业收入15.12亿元,同比增长27.35%;而阿里云2019年第四季度突破100亿,同比增长超过60%。通过两者之间的差距,你应该能感受到,在巨头们的压迫下,优刻得有多窘迫。

“大而强”才是王道,公有云没有“小而美”。虽然享有“公有云第一股”的头衔,但优刻得市场国内占有率排名在不断下滑,如今已跌至10名开外。

新客户获取愈发困难,存量客户流失风险却在剧增,公有云市场留给优刻得的想象空间,真的不多了。

/ 01 /倍受追捧的云计算第一股

所谓“云”,是指不需要部署在本地,却可以让万千用户共享的存储、算力、网络、带宽、软件等IT资源;而万千客户共享的模式,也就是“公有云”。

公有云,本质是“共享经济”。

在公有云没有出现的时代,每个企事业单位需要自己购置服务器并修建机房,当时各种应用程序软件都还是以光盘或者软盘的形式安装,俗称“本地化部署”。

“本地化部署”,涉及IT资源在本地的升级和维护,当时的IT工作人员往往被这项工作搞得苦不堪言;而且,诸如学校、医院、食品饮料企业等具有明显淡旺季的机构,其按照满负荷运行设计和建设的IT设施,一到淡季利用率往往极低,这造成了IT资源的闲置和浪费。

在这样的背景下,公有云便应运而生了。

公有云出现后,可以将以往分散在各地“本地化部署”的存储、算力、网络、带宽等IT资源都集中到若干个巨型的云服务器机房中,这样有两个好处:

一是IT资源闲置和浪费的问题解决了,二是IT资源可以由云服务商统一维护,如此一来,用户的本地运维成本也降下来了。

这对于传统IT服务模式,无疑是一种颠覆。颠覆背后,意味着前景广阔的市场。

2018年,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达到3058亿美元。虽然国内起步较晚,但云计算市场规模已达160亿美元。

巨大的市场规模下,无数云服务商们纷沓而至;巨大的市场规模,也让云计算概念股备受投资者追捧。

作为国内云计算第一股,优刻得IPO发行价为33.23元/股;但目前,优刻得二级市场股价为75.20元/股,最高曾经达到126元/股,可见市场有多疯狂。

你要知道,优刻得(688158.SH)2019年收入不过15亿元,净利润只有2100万元,但目前市值高达317亿元,市盈率上千倍。这样的待遇,怕是很多传统企业老板想也不敢想的。

你可能会说,优刻得规模还很小,身处如此庞大的云计算市场,未来前景一定可期。所以,扎古君,你这么说太保守了,典型的不靠谱。

但如果你了解云市场,应该会明白,扎古君这么说并不保守,相反,可能还乐观了。

/ 02 /高速增长不现实

优刻得的重要业务IAAS,全称为“基础设施即服务”。很拗口?简单来说,就是优刻得先建立起服务器、存储和网络硬件等IT基础设施,对有需求的用户“共享”,用户根据实际使用量或占用量计费。

在过去,你要配置一台参数为“2核CPU,8G内存,20G系统盘,200G数据盘”的主机,只能购买,但现在,租用就可以了。用多长时间,就租多长时间,而且这些硬件你不用带走,放在优刻得的机房里,由优刻得替你维护。

这么看,优刻得的商业模式,是不是和水电、天然气、停车场等公共事业相似?的确差不多。

对于IAAS服务商来说,“水电站”规模,也就是服务器和数据中心的数量,决定了用户数量。所以,要想致富,得先修路,还得有钱建造“水电站”,这可是个很烧钱的项目。

以优刻得为例,截至2019年9月,它的服务器和网络设备的原值,已经达到15.30亿元。但这还远远不够。上市后,优刻得又计划在内蒙古建造数据中心项目,合计投资金额14.94亿元。你要知道,优刻得2019年营收不过15亿元!

这对于优刻得来说,已经算是天文数字。但对比阿里云,你会发现,这仅是毛毛雨。

2018年9月29日,阿里巴巴(NYSE:BABA)浙江云计算数据中心仁和项目开始动工,这个投资高达60亿元规模的项目,将是阿里云又一个重要的“云基地”;在此一年前,阿里云在江苏南通启动了云计算数据中心项目,那个项目的总投资额为180亿元。这些,还只是阿里云总投入的一部分。

另外,“水电站”不是建设完就完事了,和大型水电站一样,公有云的维护和升级是一个技术密集型行业,需要投入大量IT行业顶尖人才。

截至2019年6月30日,优刻得员工总人数为1046人,其中研发人员数量达到了539人,占比达到51.53%。

维持持续创新能力和庞大的研发团队非常烧钱。可以看到,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优刻得研发费用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8.97%、12.68%、13.51%和13.40%!你要知道,优刻得毛利率也就30%左右,这意味着赚取的毛利润,很大一部分都要用来研发。

但为了追求增长,就必须常年投入大量基础设备和人力资源投入。所以,这不是一般公司能够承受的。

这也是为什么,优刻得在云计算市场起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的原因。没有金主爸爸的资金、人才和流量输入,优刻得发展缓慢并逐渐掉队。

对于优刻得来说,没有金主爸爸是个硬伤。这注定了其发展速度不可能太快。

即便较创业初期,如今优刻得规模已经庞大不少,但正如上文所述,公司2019年全年营收不过15亿元,2018年经营性现金净流入仅有4.46亿元。要想通过自身造血,来完成对巨头的追赶,依然不太现实。

虽然优刻得在科创板上市,但能够获得的资本支持也终究有限。更何况,目前国内云市场格局基本坐定,强者只会恒强,中小玩家基本没戏。这种情况下,优刻得能否继续获得资本市场青睐,是个问题。

/ 03 /留给优刻得的空间不多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优刻得过去的高速成长,得益于互联网+和大众创业的市场红利。

2015年、2016年,互联网+创业潮兴盛时期,诞生了大量的创业公司,市场“风口”此起彼伏,互金、电商、社交、手游、泛娱乐APP一茬接一茬。而这些“风口”,都对公有云有着强烈的市场需求。

优刻得因此找到了小玩家的玩法。“从市场角度,创业者跟着风跑,我们跟着猪跑,哪些领域会跑起来,我们随时在关注。”优刻得董事长季昕华曾这么表示。

2013-2014年,优刻得主打在线教育和O2O风口,2015-2016年主打互联网金融、直播等风口。映客旗下的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优刻得2016年第二大客户,为其贡献了2878万元收入。

2018年,优得刻第一大客户是上海嵩恒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旗下的主要产品为东方头条,一个类似今日头条的APP。

紧跟互联网+创业的红利,过去几年优刻得日子过得不错,互动娱乐、移动互联、企业服务等互联网企业,一直是优刻得的采购大户,尽管它的客户都谈不上是各个“风口”的头部玩家。

但随着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消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风口越来越少,优刻得的目标客户们也都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收缩的收缩、倒闭的倒闭。这种光景之下,优刻得这类中小型云服务企业,也很难享受“增量红利”。

更残酷的是,优刻得现有的生存空间,也在被巨头一步步蚕食。

经过行业洗牌后,电商、视频、游戏、网络社交等公有云服务的采购大户们,已经开始陆续“站队”,逐渐纳入阿里、腾讯等IT巨头们的“阵营”。

而站队后的电商、视频、游戏、网络社交平台云服务,也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优刻得的客户,也纷纷投向了爸爸们的怀抱。

2018年以来,有赞一直是优刻得的前五大客户,2018年贡献收入2310.36万元,占优刻得营收的1.95%,2019年上半年贡献收入1648.32万元,占优刻得营收比例为2.36%。

但在2019年获得腾讯投资后,有赞正式加入腾讯云“千帆计划”,成为首批入驻腾讯云“SaaS臻选”的SaaS服务商。

这还不是个例。优刻得的另一大客户转投了阿里爸爸的怀抱。

2017年以来,广东三维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一直是优刻得企业服务领域的前五大客户。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三维家分别贡献收入1363.6万元、796.68万元。

2019年7月底,三维家转投阿里云怀抱。同年10月份,三维家获得阿里5亿元的投资。

说到底,中国互联网主桌上的玩家,就那么几位。对于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发展到一定程度都难免要站队。享用爸爸们的云服务,无疑是一个溢于言表的投名状。这让优刻得所谓的“中立性”卖点,变得尤为苍白。

/ 04 /云计算没有小而美

纵观全球公有云市场,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寡头垄断市场。

根据IDC数据,2019年以亚马逊AWS、微软Azure和阿里云为首的全球云计算“3A”阵营占据了超过全球七成市场份额。

巨头们凭借强大的资金实力,掌握甚至逐渐垄断“基础设施+技术+导流渠道”三大资源。凭借这三大优势,巨头能够形成显著的规模效应与平台效应,不断蚕食增量有限的“云服务市场”。

那些基础设施规模、技术能力,导流渠道都没有优势的中小型公有云企业,生存空间只会被巨头公司不断压缩。

在云市场的竞争中,大才是王道,中小企业生存不易,如何谈“美”?优刻得的境遇,就是最好的例子。

云计算市场很性感,但优刻得算不上性感的投资标的。更何况,目前优刻得股价实在太高了。

究竟该如何给优刻得估值,市场上一直众说纷纭。

有券商认为,应该采用市销率估值;而有些财经媒体认为,用市净率估值合适。扎古君要说的是,这些估值方法,都错得离谱。

市销率、市盈率、市净率,这些估值方法都是“相对价值法”,前提是类比公司选择得当。若参照物选择不当,算出来的估值,可就是“市梦率”。

这正是问题所在。放眼国内外市场,除了优刻得,目前还没有一家纯正的云计算公司。

但这并不意味着无法估值。我们不妨回归其商业本质。

与公共事业一样,优刻得的IAAS业务,也是前期投入巨大,每年折旧费用高企,固定资产对应的产能和收入明确,而业务扩张也都具有一定的“地域性”(优刻得面临市场被巨头垄断,发展空间受限的问题)。

在盈利模式上,两者也颇为相似:当基础设施达产,形成稳定客户群体后,后期可以获得持续且稳定的现金流。

对于这类企业,显然用“未来现金流量折现法” 最适合。既然估值方法已经确定,计算优刻得的估值就变得简单了。

现金流折现法计算公式为:公司股权价值=未来自由现金流现值-净债务价值。

我们又可以拆分为:未来自由现金流现值=高速发展阶段自由现金流现值+永续发展期自由现金流现值;

自由现金流=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固定资产折旧–无形资产摊销–资产减值准备–长期待摊销费用摊销–处置固定资产和长期资产损失。

2017年—2019年,优刻得营收增速分别为62.59%、41.47%、27.35%,逐年下滑。以2018年数据为基期,我们假设公司未来5年依然会高速增长,年增长率为20%(与GARTNER预测的未来5年全球公有云市场规模增速趋于一致);

进入第五年后,优刻得进入永续发展期,年增长率为5%(与中国GDP增速趋于一致);WACC(加权平均资本成本)我们按照资本市场通用的8%计算。最后我们可以计算出,公司股价大约为31.66元/股。

通过现金流量折现法计算的股价,与公司33.23元/股的发行价格基本一致。而现在,优刻得二级市场股价为75元/股。看起来,这真是饱含了广大投资者对其未来的期待。

但行业地位一般,领地不断被巨头蚕食的优刻得,值得这么高的期待么?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