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用药寒冬将至!涉及超20家上市公司,销售额达百亿

文/读懂财经 杜东 2019/07/03 10:16

价格高、销量广、作用小、回扣高的所谓辅助“神药”将逐步消失

如果你看见灰犀牛在远处,却毫不在意,一旦它向你狂奔而来,那么你只有一个结果——直接被扑倒在地。

7月1日,国家卫健委会同国家中医药局发布《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共包含磷酸肌酸钠、丹参川芎嗪、鼠神经生长因子等20个品种,去年销售额上百亿。

虽说重点监控不是完全不能用,但药品的价格和用量都要严格把关,这还只是第一批名单。业内人士说,这个名单列1000个药品毫无压力。

这意味着一批价格高、销量广、作用小、回扣高的所谓辅助“神药”将逐步消失。原来高定价高费用高回扣的路子也走不通了,一些药企可能只有通过降价合规营销去带动销量。日子肯定不好过了。

比如生产鼠神经生长因子的几家上市公司,海特生物(300683.SZ)、末名医药(002581.SZ)、舒泰神(300204.SZ)、丽珠集团(000513.SZ),在医保控费、招标限价的背景下,产品销售本就不理想,这一次又上了重点监控名单,销量可能要进一步下滑;

再比如药品上榜最多的公司四环医药(00460.HK),20个品种它中了7个,占公司收入的大半江山。

可以说,这类药企主要是靠它的核心辅助用药打进医院、日进斗金。当它的拳头产品被重点监控,销量难免下滑,那它很可能要走入下行周期——

经销商开始清库存,医院开始清库存,企业也开始减少生产,利润大幅减少后代理商将会不断撤出,营销体系被迫重构,洗牌终将来临!

/ 01 /

20个药品“上榜”,销售额超百亿

早在2018年底,卫健委就发了通知,要求各地尽快建立全国辅助用药目录。这被看作是,对辅助用药的“致命打击”。

关于什么是辅助用药,至今也没有一个明确定义。

新疆卫健委曾提出,辅助用药是相对于治疗性药物而言的,是指对某种疾病的作用明确为辅助作用的药物,单用此类药物,不能达到治疗该疾病的目的。

其实并非全部的辅助用药没有疗效、临床不需要,而是由于一些药品滥用、价格高、回扣高,被人叫做“万金油神药”。它们占了大量的医保配额。

有个医学界统计的数据简直吓人,2016年,全国1.7万亿元的药品销售总额中,属于合理用药的只有7400亿元,不合理用药为9600亿元,绝大部分是辅助用药。

这些不合理用药一年就要耗掉医保几千亿。压力山大啊。

这次印发的目录名称是“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共20个药品,根据艾美达统计,2018年销售额达147亿。

由“辅助”变“合理”,绕开大家对于“辅助用药”的争议。进一步说,无论什么药品,如果有违药品治疗属性的,那就是使用不合理;如果确实是患者临床需求的,只要符合相关路径要求,那就是合理的。

2

最终要打掉的还是那些“万金油神药”。尤其以前就存在滥用、带金销售(通俗说就是高提成高回扣)情况严重的药品,跑不掉的。

领导之前传达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改革就是要把不合理用药的成分挤掉后,保证医保的钱用在刀刃上,给肿瘤治疗药品等救命药腾出位置。

比如,排在第一位的“神经节苷脂”,某药师在微博评论道:

这个几乎要掏空脑血管病人口袋的“吃钱老虎”,终于被关进笼子了!

/ 02 /

船大好顶浪,船小难调头

药品一旦被列入重点监管目录,销量难免大幅下滑甚至被踢出医院。

比如2017年底,北方某地级市的卫计委领导被省卫计委约谈,领导连夜开了一次全市院长会,要求全面整改。没过几天市人民医院一次性剔除了400多个药品,大多数为注射剂类辅助用药。

与成千上万的药品相比,被列入目录的药品是极少数,医生可以轻而易举地替换药物,大药企也能找到新的对策和出路。

船大好顶浪,船小却不好调头了。

对比这份国家级的重点监控目录,潜在药企中,受监控药品的销售规模大,将受到重伤;受监控药品的销售占比大,还没有其他品种替代,将更受重创。

3

注:表格内为披露主要药品销售额/销售占比较高的药企。数据来源:Choice,读懂财经研究中心

典型如四环医药,2010年在港股上市后,不断收购扩张,已经成了一家营收近30亿的心血管处方药龙头药企。IMS数据显示,以医院采购额计,它在医院心脑血管处方药市场的份额为11.86%,稳居首位。

这次四环医药的中奖率也稳居首位,20个药品占了7个。其中,曲克芦丁脑蛋白水解物、脑苷肌肽注射液在全国还是独一份儿,丹参川芎嗪注射液是全国两家生产药企之一,另一家为康恩贝(600572.SZ)。

2018年,这几款主要产品一共卖了22.28亿,为四环医药贡献了76.83%的收入。

4

图片来源:西环医药2018年年报

重点目录上,细分品类只有你的产品,那重点监控的就是你啊。

还有生产鼠神经生长因子的4家上市公司,海特生物、末名医药、舒泰神、丽珠集团,前三家药企掌握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

其中,海特生物2018年5.9亿的营收,5.46亿来自于这个药,占比高达92.4%;舒泰神和末名医药的主要产品也是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营收占比分别达50%和76%。可谓主力产品。

受医保控费、招标限价等政策的影响,整个神经生长因子市场已经出现了下滑趋势,但短时间它们也很难研发生产出新药。

6月下旬刚刚申请IPO的润弘制药也是如此。它的主导产品是“榜上有名”的长春西汀注射液。2018年公司营收15亿,其中11亿来自长春西汀注射液。招股书中,公司把被纳入重点监控药品目录的风险写在了前面。

长春西汀在部分地区或医院被纳入辅助用药或重点监控药物目录,若公司的主要产品被列入辅助用药或重点监控跟踪监控目录的地区范围扩大,可能导致相应品种销售收入下降,将会对公司未来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也就是说,润弘制药也已经察觉到辅助用药的冲击了,但它根本没办法在短时期内做出改变。

/ 03 /

“辅助用药”增长靠销售的好日子到头了

早在2016年前后,内蒙古、安徽等地卫计委就发布过辅助用药目录,目录数量数十个品种不等,但实施结果并不明显。原因想必不用读懂君多说了。

医生也是要恰饭的。

读懂君了解到,一些辅助用药之前在医院销售很好上量,比如活血化瘀药,包括口服、针剂、电解质类的药品在医院销量很大,一般回扣都在30%之上。

虽说这次的重点监控不是完全不能用,但药品的价格和用量都要严格把关。这意味着原来高定价高费用高回扣的路子走不通了。

按照通知要求,各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要制定省级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并公布,各级各类医疗机构要在省级目录基础上,形成机构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

接下来,要形成国家-省级-医疗机构三级目录,层层覆盖,这还只是第一批名单。业内人士说这个名单列1000个药品毫无压力。

这对相关药企的影响将是深远的。一方面,在医保局主动的招标采购环节会受到冲击,比如目录替代、限制采购比例;另一方面,在医保支付环节,同样也会被重点照顾,比如降低医保支付比例。

对没有纳入监控目录的药品,也不意味着高枕无忧。

通知要求医疗机构做好常规临床使用监测工作,发现使用量异常增长、无指征、超剂量使用等问题,要加强预警并查找原因,对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人员要严肃处理。

归根结底,进入“合理使用”时代了,过往的“粗放销售式”的发展模式一去不复返。

国家对医药行业整治的力度越来越大,这对降低药品价格,降低患者负担,降低医保开支,无疑都是利好,对踏踏实实搞研发的企业也是利好;但对那些销售不透明、营收依赖辅助用药的公司来说,就是不折不扣的利空。

如果你看不见身边有灰犀牛,你自己就是那只灰犀牛。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