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有多火热,加加就有多凄凉

文/读懂财经 杜东 2019/06/21 15:12 加加食品

这年头,投资的风向似乎变了。

过去的一两年,小米从5300亿港元一路跌到2100亿港元,百度从995亿美元一路跌到374亿美元,微博从320亿美元一路跌到91亿美元。

当科技大佬们在港股、美股折戟沉沙之际,几个专注“打酱油”的标的却在A股悄然雄起。海天味业(603288)股价一举突破100元,市值站上2700亿,中炬高新(600872)紧随其后,市值站上300亿,千禾味业(603027)同样创出历史新高。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酱油都在狂欢,加加食品(002650)就深情演绎了一首《把悲伤留给自己》。

遥想2012年初,刚上市的加加也曾风光无限。那时的海天还在埋头苦干,那时的中炬高新还对房地产心存幻想,那时的千禾味业还没成气候,“酱油第一股”的头衔,顺理成章落在了加加的身上。

只不过,上市前还高歌猛进的加加,上市后却突然熄了火。2011-2018年,7年时间,它的营收从16.83亿变为17.88亿,仅增长了6%;净利润从1.58亿变为1.15亿,不仅没有增长,反而下降了27%。

主业不行,并购来凑。加加先是收购了云厨电商,然后又相继看中了创新科存储、辣妹子和金枪鱼钓。声势越来越大,但始终是“干打雷不下雨”,就连说好的增持也变成了一纸空谈。

更糟糕的是,它的内控已经形同虚设,大股东杨振把上市公司变成了自家的私人银行,违规开具商业承兑汇票,违规对外担保,甚至直接划转资金,完全置中小股东利益于不顾。深交所数次问询后,加加被证监会正式立案调查。

如今,加加的市值只有41.5亿,不及海天的1/60,曾经的“酱油第一股”未来将走向何方?

/ 01 /

主营业务停滞,1个海天=67个加加

2012年,加加顶着“酱油第一股”的光环登陆资本市场,前三年,它的营收从12.02亿增至16.83亿,年复合增速18.33%;净利润从0.81亿增至1.58亿,年复合增速高达39.66%。

按照这个速度,到2018年,加加至少会发展成一个营收50亿的调味品巨头。

可谁曾想,2018年它的营收只有17.88亿,相比2011年,7年时间仅增长了1.05亿,增幅只有6%。净利润就更惨了,只有1.15亿,不仅没有增长,反而下降了27%。上市前还高歌猛进的加加,上市后却突然熄了火。

而这期间,调味品行业火爆发展,海天的营收从60.91亿增至170.34亿,翻了2.8倍;中炬高新的营收从17.35亿增至41.66亿,翻了2.4倍;千禾味业的营收从5.03亿增至10.65亿,翻了2.1倍。当竞争对手们都变成了“王者”,加加却依然还是个“青铜”。

同样都是“打酱油”,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我们都知道,产品、品牌和渠道是消费品做大做强的三要素。这三方面,海天有多优秀,加加就有多差劲。

加加IPO的两大募投项目分别是,年产20万吨优质酱油项目和年产1万吨优质茶籽油,总计需投资6.3亿。当时的加加表示,过去几年的产能利用率已经超过100%,急需扩充产能,并表示完全有能力消化新增产能,保证盈利能力提升。

资金到位了,事情却变得困难了。说好一年就能建成的项目,拖到2015年才投产,又追加了1.2亿的投资。产能没跟上,加加没能分享行业增长的红利,进而又影响了品牌推广和渠道建设。

上市以来,加加每年的销售费用基本都在1.8亿左右,而竞争对手在这一块的投入却在逐年增长。尤其是海天,2018年,它的销售费用已经达到22.36亿,在《吐槽大会》、《奇葩说》等热门综艺上,都能见到它的身影。

渠道方面,加加始终以二、三线城市和县、乡(镇)市场为主,一直没能突破一线城市。上市时,它的经销商有1200家,目前也仅仅增长到1400家,集中在华中和华东。而海天目前已经做到了全国330多个地级市100%覆盖,中炬高新已开发的地级市也已经达到了260个。

对于一个增量市场,只有先赚到钱,才能更多的投入,然后才能赚到更多的钱,这是一个正向的闭环。在同行的挤压下,加加的市占率不断收缩,已经从2010年的3.3%下降至1.7%。

截至2019年6月14日,加加的市值只有41.5亿,海天2781亿,1个海天=67个加加。可以说,海天有多火热,加加就有多凄凉。

/ 02 /

酱油不行并购来凑,多元化屡败屡战

“20年前,加加食品在香港注册,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准备一辈子做酱油,而且只做高档的酱油。”加加的掌门人杨振经常在公开场合发表激情洋溢的演讲。

只是,面对主营业务的溃败,加加开始了并购,试图用多元化撑起业绩和股价。但这并没有让它崛起,反而加速迷失。

2015年5月,加加斥资5000万拿下了云厨电商51%的股权,试图以此为突破口,拓展新渠道,打通社区最后一公里。但当时的云厨电商才成立不满两个月,注册资本仅30万。

接下来的两年,云厨电商大规模亏损,资不抵债。2017年底,加加以0元的价格,把云厨电商的股权转让给了原股东。怎么说呢,这相当于白给了对方5000万,权当是献爱心了。

或许是吸取了这一次的教训,从此以后,加加对外投资的规模一次比一次大,只是变成了“干打雷不下雨”。

2016年底,加加相中了数据存储领域,拟1亿元受让创新科存储技术(深圳)有限公司4.2%的股权。但到了2017年7月,加加终止了该项投资,“让大数据为公司赋能”变成虚晃一枪。

在此之前的4月份,加加还决定并购辣妹子食品100%股权,因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一停牌就是半年。可是到了10月份,重大资产重组终止了,理由是各方利益诉求未达成一致。

这三次并购的失败并没有改变加加的多元化决心。2018年3月,加加抛出重磅炸弹,这一次要收购的是大连远洋渔业金枪鱼钓100%股权,一停牌又是7个月。作价高达47亿,金枪鱼钓承诺2018-2020年净利润总计不低于12亿。

当时的加加市值只有55亿,总资产27亿,营收19亿,净利润1.6亿,而金枪鱼钓的总资产高达47亿,营收8亿,净利润3.4亿。看上去,这是A股并不少见的“蛇吞象”式并购。

除了并购外,2018年2月,加加还抛出增持方案,基于对公司中长期的信心、维护中小股东的利益,杨老板拟以不超过2亿的自有资金,在未来6个月内增持公司不超过2%的股份。

期间因筹划收购金枪鱼钓停牌,增持期限顺延至2019年3月19日。然而,到了3月2日,同样的戏码再次上演,杨老板突然宣布取消增持计划,说好的2%变成了一股没买,原因是他也没钱了。

加加又一次放了投资者“鸽子”。

/ 03 /

内控形同虚设,被立案调查的加加未来何去何从?

加加又一次放了投资者“鸽子”。

你以为这场大戏到此就结束了?其实这还只是序幕。比“放鸽子”更严重的,是加加的公司内控形同虚设,各种违规层出不穷。

2018年4月25日,加加发布了一则延期披露2017年年报及2018年一季报的公告,原因是编制时间晚了。

事出异常必有妖。3天后,加加的2017年年报被审计出具了保留意见,并数次遭到深交所问询,一个个不为人知的“大案”也就此浮出水面。

一是违规对外开具商业承兑汇票。为应对自身债务,2017年3月-2018年1月,杨振指示财务人员向其提供公司招商银行U盾及权限密码,向宁夏可可美等主体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的商业承兑汇票,然后再通过保理、小贷公司套现。截至2018年4月28日,累计开具6.9亿,已承兑3.3亿,未承兑3.6亿;

二是违规对外担保。2017年11月-2018年2月,杨振以上市公司的名义为自身债务提供担保。截至2018年4月28日,累计担保本金2.95亿,余额1.53亿;

三是违规占用公司资金。为了还债,2018年2月9日和11日,杨老板授意财务人员以往来款的名义,分别向自然人刘胜渝、法人湖南派仔食品支付了2400万和3000万。

这一系列的违规行为表明,杨老板俨然把上市公司当成了自家的私人银行,完全置中小股东利益于不顾。受此牵连,2018年5月,加加12个银行账户、4个子公司股权被冻结,4块土地及19处闲置产房被查封。

此外,早在2017年,杨老板直接持有的加加10.22%的股份,其控制的湖南卓越投资持有的加加18.79%的股份,以及他家人手中13.29%的股份,都已接近100%质押,且由于债务问题,部分触及平仓线,已被全部冻结。

这时候,再回过头去看加加此前抛出的多个烟雾弹,似乎就不难理解了。

不管并购能不能成,先停牌再说,任你警示、平仓,我自龟缩不动;不管有没有钱增持,打一针鸡血,解了我燃眉之急就好。

2019年6月5日,加加及控股股东因涉嫌信披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消息一出,随即就是两个跌停,更为严重的是,这基本宣告加加正在推进的47亿并购案悬了。

加加的未来将走向何方?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