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一季报出炉!亏损大幅收窄,盈利可期

文/读懂财经 杜东 2019/06/18 11:49 港股 美团

5月23日,美团点评(03690.HK)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这份财报中,较为惹人注目是在连续数个季度环比缩减亏损后,调整后EBITDA终于在2019年第一季度转正,达到4.6亿元,但这曲曲4.6亿元对于亏损长达10年的美团来说,仅是杯水车薪,当天美团股价收跌5.75%,投资者对于这份财报并不十分满意。

今年首个季度的盈利一部分要归功于美团对于三费的大幅缩减:销售费用率同比下降5.9%;研发费用率同比下降1.6%;管理费用率同比下降0.3%。

美团打的这场仗,随着营收环比增速在2019Q1转负,而真正地进入下半场,上半场的红利不再,下半场将会是更艰难的时刻,后期想要增长,更多将需要抢占对方市场或仅来自行业本身的增长。

1、变现率持续提升,外卖业务盈利可期

2019年一季度,美团外卖业务收入107.06亿元,占总收入的55.8%。

作为美团的主心骨,外卖业务在第一季度70%的营收增速中贡献了32%,如今即使扩展了多项生活服务,外卖业务依然是不可小觑的一部分。

外卖收入增加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佣金比例的提高。从2018年开始,美团的外卖佣金抽成不断上涨,从最初的18%一路飙升,有些地区甚至已经高达26%。

图片 1

2019年一季度,美团外卖业务的毛利润率达到14.4%,环比提升1个百分点。但整体来看,外卖业务变现率不会有太大的提升空间。

相比于内忧,美团应该更担心来自饿了么的外患。

虽然王兴曾公开表示 “我们的竞争对手下重金补贴用户,我们也不为此担心,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一旦补贴停止,外卖就会受创。”但美团的处境,似乎并不像CEO说的那么乐观。

据DCCI发布的《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19Q1)》,美团外卖业务的整体市场占有率达到64.6%。

央视报道称,2019年1月3日,广西南宁多家餐饮商家下架网络外卖,原因就是抽成上涨,商家已经付不起高额佣金。2019Q1美团的用户增长率下降了约4个百分点,商户数量也下降了17个百分点。

高额的佣金,虽然带来了毛利率的小幅提升,但也导致了商家和用户的逃离。

看上去,美团似乎是在毛利率和商户之间做出了取舍。

从宏观而言,所有的高频O2O业务,定会经历从高补贴塑造行为认知到降补贴精细化运营的两个阶段。当下美团深耕于第二个阶段,即使丢失一部分用户,但能保证的是留下的都不太容易被抢走。一个良好的模式稳定用户的能力,必定强于未必何时断供的补贴。

美团当年的确是依靠精细管理和严格把控成本从百团大战中胜出,但面对更强大的对手,同一套打法是否能持续奏效值得观察。

但能够肯定的是,相较于饿了么,美团压力要大的多。作为阿里的战略布局,饿了么当下并不存在盈利的压力,而外卖业务作为美团的重要支柱,如果现金流出现问题,整体都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2、酒旅业务,持续盈利造血

外卖对当下的美团而言,虽是营收以及现金流的大部分来源。但同样重要的是其作为入口获取更多流量,并输送至其他业务的战略任务。

根据外卖入口以“吃”为主的流量属性,美团多年来开辟了多条新业务线,其中到店酒旅已经算是比较成熟的一个部分,高达88%的毛利率,如今也能算是美团的“现金牛”业务了

2019年第一季度,美团到店酒旅业务的交易金额由2018年同期的403亿元增加至464亿元,变现率由2018Q1的7.8%提升至2019Q1的9.7%,财报中说明其提升主要是由于在线营销服务收入的贡献增加。

尽管长期面临携程系的竞争,多年来,美团的到店酒旅业务一直是表现最好的板块。

酒店业务的情况常用间夜数进行衡量,间夜数指的是1个房间被使用1个晚上的次数,例如两个人开两间房住一晚,或者是一个人开一间房住两晚上都记作两个间夜数。

携程已很久不披露酒店预订间夜数,甚至后来连增速都匿了。坊间普遍认为,美团酒店业务的间夜数早已超过了酒店行业的鳌头携程,去年起美团已经开始着力于提升用户到店率。

同样是百团大战时期的打法,到店酒旅业务美团采用的是从前“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美团对标的是低端酒店,而携程多为高端酒店。间夜数的结果证明,美团的模式的确更加符合国情。

携程经营了多年的主业被美团后来居上,大体是由于美团高频带动低频的方式,相较于旅游订房这种补偿出现的需求而言,到店餐饮、外卖等生活服务会促使用户更多的打开APP,而美团又可以订房,用户只要有了这个心智的印象,在有旅游订房的需求时,直接打开美团即可。

当然,除了间夜数,还需要美团考虑的则是每间夜获得的收入,相较于携程,美团对标的低端酒店赚的的确是辛苦钱。

但酒旅业务对于美团而言,只是流量变现的其中一个端口,虽然现在已经提供着大部分的现金流,但对于美团庞大的业务分支来说,酒旅业务并不是全部,携程就不同了,酒旅业务是其生命线。

长期来看,两家公司的竞争应该会成为常态化。

3、逐步消化摩拜,网约车轻装上阵。

由于对新业务的探索保持着很高的能动性,导致每次发布财报后,美团都会引来一波对于其新业务投入的质疑,不过本季度的盈利,却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其对新业务的节流。

财报中提到,对于新业务的节流美团主要做了以下几个方面

生鲜零售分部:关闭了低线城市的小象生鲜超市,专注改善北京店及其余两家店铺。

共享单车分部:重组海外业务

网约车分部:大幅缩减补贴,同时采纳聚合模式。

对于美团来说,当时收购摩拜及网约车的想法都是想要实现高频引流,可惜结局却并不那么美好,好在其纠错也不算慢。

在美团一季度的电话会议中,CEO王兴提到“最新的美团APP中已经加入了摩拜的特性,以后,我们计划把美团作为唯一能使用摩拜服务的入口。”这样做的目的显而易见,美团的线上平台将会整合摩拜带来的流量,王兴也提到计划将“摩拜单车”更名为“美团单车”借此逐步打响美团知名度。对于持续亏损的摩拜,美团的确在逐步消化了。

另外对于网约车业务,CFO陈少辉也在电话会议中提到,在聚合模式下,美团会吸引第三方叫车服务供应商,收集用车需求,不需要去管理司机的供应,所以就不需要对司机进行补贴,也不需要因为这个模式产生大量的额外支出。

节省了大部分管理费用和补贴的网约车聚合模式,的确更适合美团这样原本已经有流量入口的交易平台,

网约车和摩拜的变化让美团看起来的确越来越健康,新业务的毛利率从2018Q2的-37%回升至2019Q1的-11%,虽然仍在亏钱,但不得不说,缩减亏损的速度算是相当喜人了。

整体而言,美团只能算是交出了一份正常的一季报,整体亏损的扭转一方面由于其外卖业务的毛利率提升,另一方面也由于美团对新业务开支及三费的缩减。

一季度,对新业务的调整,也看得出王兴将盈利作为主要目标的思想转变,第一季度仅仅四亿的盈利定然不够,如果想要持续提升盈利,不会是太简单的事。

对于外卖业务而言,无论是毛利率还是市场份额,今后的提升空间都不会太大,一边面临着饿了么的强劲打击,另一边还要警惕市场份额无法提升或下降的风险。

酒旅业务虽已稳定获利,但毕竟作为贡献营收的小兵,相较于整体的盈利,还远远不够。

新业务方面,如今的缩减开支,虽是更加谨慎的打法,但缩减亏损容易,想要盈利,也为时尚早。

一直以来,美团都长于战略,不知道这一次王兴是不是能带领美团更进一步。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