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低估的现金贷?

文/读懂财经 杜东 2019/06/18 09:25 现金贷 美股

没有场景,现金贷沦为渠道生意。

说起罗敏,吴世春对他的评价是:

遇到问题从来不会绕着走,而是直接趟过去。

所以当趣店(NYSE:QD)上市备受质疑,骨子里有股莽劲的罗敏站了出来。其实,在很多危机公关策略中,CEO站出来坦诚回应一切都是好策略,但是在趣店不是。靠什么赚的钱,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吗? 

结果罗敏的回应,不仅“莽”掉了现金贷公司几百亿美金的市值,彻底成了现金贷行业的转折点。

说来也神奇,2017年10月,正是宜人贷(YRD.US)股价的历史最高点53美元。罗敏发表回应后,宜人贷股价一直往下掉,最低跌到9美元左右,到现在也没缓过来。

和趣店差不多时候上市的拍拍贷(PPDF.US)、和信贷(NSADAQ:HX),一个比一个惨,前者跌了70%,后者跌了83.5%。

同年12月,监管层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意味着现金贷蒙眼狂奔的时代彻底过去。

两年后,现金贷公司成了中概股板块里的“估值洼地“,拍拍贷3.03倍、宜人贷5.96倍、趣店4.66倍……

在硬币的另一面,现金贷公司像极了一头现金牛,不仅利润率高,现金流好,增长还快。

2019年一季度,拍拍贷收入14.58亿,同比增长58%,净利润7.03亿,同比增长60%;趣店收入20.97亿,同比增长22%,净利润9.74亿,同比增长188%。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有疑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切还要从现金贷这个生意讲起……

/ 01 /

没有场景,现金贷沦为渠道生意

说到底,现金贷的本质就是钱生钱的放贷生意,利润主要来自利息差。换句话说,利息比资本成本高的差额,再去掉坏账,就是现金贷公司赚到的钱。

资金能力、流量能力、风控能力,是现金贷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先说资金能力,如今各家在资金成本上和资金渠道商慢慢趋于同质化。过去,现金贷公司的资金渠道主要是P2P和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随着P2P行业暴雷不断,传统金融机构成了现金贷公司资金弹药的主要来源。

以趣店为例,2019年一季度,趣店来自机构资金的新增资金总量占总新增资金的比重达55.4%,较去年同期的24.5%翻了一倍。相比P2P行业,传统机构钱的成本更低,利率大约在5.6%到7%。

考虑到现在市场上优质资产稀缺,现金贷整个资产池的绝对风险还很低,至少今年来看会有越来越多机构资金涌向现金贷。长期来看,机构资金也会成为现金贷公司主要的资金池,很难形成明显差异化

再说流量能力,大部分现金贷公司都没有流量池。当年趣店从薅蚂蚁羊毛,几千万优质用户几乎没花钱。这种事不太可能再发生。

换句话说,没有流量爸爸,现金贷公司想要获得用户,只能靠买。类似的产品,相同的客群,都是花钱买流量,谁又能比谁强多少呢

至于风控,那就更不用提了。尽管风控能力是目前所有现金贷公司最喜欢讲的东西,也是其定位于金融科技公司最好的证明。

但事实是,这玩意和AI技术一样,模型的建立依托的是用户的消费数据和行为数据,而两者都离不开消费场景。

现在这些现金贷公司,基本都远离场景。在这个行业,离了场景谈风控,和AI公司离开应用场景谈技术一样,都是耍流氓

头部的京东、阿里、腾讯不会拿出数据共享,其它互联网金融公司又没有消费数据,很难把风控模型建立起来,风控能力的差异化就无从谈起了。

场景有多重要,你看看微众银行的数据就知道了。

到2018年末,微众银行有效客户超过1亿人,微众银行的用户8成为大专及以下学历,四分之三为非白领从业者。72%以上的借款人单笔借款成本不足100元,授信的企业客户中,三分之二属首次获得银行贷款。

人家敢这么放贷不是没有道理。说到底,没有场景的现金贷公司会慢慢沦落为替机构放贷的渠道生意

现金贷行业已经过了躺着数钱的阶段,向上有监管红线36%,向下又有资金成本和流量费用。能供风险和运营操作的空间,就只有中间这一部分了,如果搞砸了,还得赔本儿。

而你所看到的报表上极低的坏账率,也可能一场隐秘的数字游戏。

/ 02 /

坏账率,现金贷的数字游戏

某种程度上说,现金贷类似于次级贷。

从2019Q1数据显示,绝大部分现金贷公司的坏账率都在2%以下。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有疑问,明明是次级贷款,为什么这些现金贷公司的坏账率会这么低?因为它们玩了一个数字游戏,目的只有一个——操纵坏账率

操纵坏账率指标主要有两类手法,一是自定义口径,混淆视听;二是同一口径下,在分子、分母上作文章。

首先是统计口径,对现金贷公司坏账率的计算,行业内没有统一标准。就说对坏账的界定,基于逾期天数的不同,逾期多久才算坏账,每家平台都可自定义计算口径。

而即使在同一口径下,现金贷公司仍然可以在分子、分母上“动手脚”,交出漂亮的答卷。

首先讲下,如何将分子做漂亮。这里有个概念叫“到期未还金额”,变更坏账率的分子,就是用到期未还金额替代本金余额。

举个例子,一家现金贷公司向小明放款1万元,分十期偿还,平均每月还1000元。前三个月,小明都没还钱。事实上,从小明没有还款那一刻起,已经丧失了还款能力。正常情况下,应该将小明的1万元借款全部归入坏账。

但如果用到期未还金额来算,小明只欠了3000元,较实际应计入坏账的1万元瞬间缩水70%。

对处于快速扩张期的现金贷公司,则可以通过快速增长的分母稀释坏账率。

举个例子,一家现金贷公司在2018年放出去1000万贷款,其中有100万到期没还,那么坏账率就是100/1000=10%;看上去坏账率很高是不是,这时候如果公司加大放款力度,再多放1000万,坏账率就变成100/2000=5%。

换句话说,只要不断增加贷款额度,坏账率就可以一直保持在低位

现在现金贷公司的坏账率就像隐藏在海面下的冰山,随时有可能给正在航行的船只致命一击。

/ 03 /

摸得到的现在,看不清的未来

即使现金贷公司是一头现金牛,用高利率覆盖掉高坏账率的逻辑也基本成立。

但你仍然很难想象,除了阿里、腾讯等巨头外,这些纯做现金贷的公司天花板能做到多高?因为他们的成长会伴随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首先是隐藏的高利率。尽管2017年12月监管部门下发的文件——141号文,明确规定了36%的利率上限。但事实上,大部分的现金贷公司都要高于这个数字。

根据花旗银行提供2018年互联网金融行业调研的数据显示,国内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并不是那么听话,拍拍贷年化利率43.6%,宜人贷31.2%,趣店35%,51信用卡38.7%。

换句话说,大部分公司的利率上都已经超过或者极接近监管规定红线。这意味着很多现金贷公司利率已经到头,很难通过提高利率去增加利润。

另一方面,在互联网监管趋严的情况下,不排除进一步下调利率上限,进而带来潜在利润下滑的风险。

其次,用户数量和质量边际效用在不断下降

以趣店为例,截至2018年12月31日,趣店活跃借款人总数为530万人,较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490万增长7.0%。而在去年的四个季度,趣店活跃借款人总数同比分别减少了13.9%、28.6%、22.2%和30.2%。

从用户质量来说,一方面,随着人口红利日益摊薄,现金贷行业的获客成本不断上涨,由刚开始的2017年Q1的47元块到2019年Q1的214元。边际获客成本的提高摊薄用户的边际利润。

另一方面,看上去现金贷公司不断筛选用户,像是在庞大市场里淘金,但结果金子越淘越少,沙子一直在沉淀

据业内人士透露,用户在单个平台上的通过率是15%到25%,但用户在多个平台上申请通过率会高达80%。

要知道,用户在多个平台上申请并没有提高用户的质量,仅仅是让用户提高应付风控技巧,如此一来风控如同虚设,没有通过的20%用户会沉淀下来掺杂到新征信用户里,成了公司的潜在用户。

说到底,线上的竞争终究是强者恒强,等到巨头越来越多的涌入,这个行业的竞争才真正开始。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