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去美股打新,打断你腿

文/读懂财经 杜东 2019/05/27 18:20 美股 趣店

罗敏第一次提起去美国敲钟,是在十几年前。

他和小伙伴去南戴河放孔明灯,每个人都在灯上写心愿,罗敏写的是“我们要去纳斯达克敲钟”,随着孔明灯慢慢升空,除了罗敏瞎激动,大家都没理会。

后来罗敏啥也没干,在北大听了一年讲座,内容不外乎经济、管理、创业。

每次讲座,他都提前去占第一排的座位。每场讲座的提问环节,他都会举手向嘉宾提两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创业?你觉得创业是不是要等时机成熟,比如考研成功或者毕业之后才创业?」

事实证明,当创业新贵退出的钱和传统企业土豪们的人民币排山倒海而来,满脑子创业梦想的罗敏,才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创业者。

后来趣店好不容易熬到上市,实现梦想的罗敏在趣店的微信公号仅仅发了一篇一千多字的「获奖感言」。

倒是周亚辉在昆仑万维的公号亲自写了一篇万字长文,回顾他投资趣店的前前后后。他还把这篇文章投放到几乎所有创投媒体上。

这是周亚辉投资的第一个项目,一个上市当天就突破100亿美金的项目,目前中国互联网市值过百亿美金的公司掰着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而趣店才用了三年时间。除了周亚辉,写投资感言的还有吴世春和朱天宇。

结果,上市才一年多,趣店股价已经跌去四分之三。前六大股东,除了罗敏外,跑得一个比一个快,都早早全部清空或减持了股票。

据一位妇产科的朋友说,做了爸爸的人,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般都不那么激动:

他们更享受制造的过程。

 01

ofo的故事剧终的时候,一位员工对着记者反问,“风口要结束的时候,难道我们做了一场春秋大梦?”

或许他说的没错,这场大梦的开头一直要追溯到1999年。

1999年3月,普利斯林公司(Priceline.com)做好了IPO的准备。他们的业务是,允许人们在网站选择最适合自己价位的航班机票。

为了向华尔街的分析师与基金经理们介绍普利斯林的CEO,摩根斯坦利在东十六街一号大都会俱乐部租用了一个舞厅。这个地点选的很好。大都会俱乐部当年由约翰.皮尔庞特.摩根出资兴建,是上一个镀金时代的豪华遗产。这座四层大楼外层装饰白色大理石,正面有六根罗马式立柱与装潢华丽的飞檐。

客人们吃过午饭后,普利斯林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S.布拉德克告诉他们,他的公司将革新旅游行业和汽车销售与理财服务行业。

然而,当年普利斯林仅仅成立不到一年,员工不到200人。即使这样,房间里并没有人质疑布拉德克的梦想。

15年后的北京,也有一个人,租下全市最好的体育场,准备开一场盛大的发布会。这个人叫贾跃亭。

2015年10月的万事达中心,万众瞩目,贾跃亭骑着自行车登场,宣布造车计划和乐视生态。据说,当时现场有超过5000名观众,其中就有刘涛。不久前,她刚刚参与了乐视网5000万的B轮融资。

她是最早与乐视体育接触的B轮投资人之一。经过观察了解乐视的互联网生态理念,刘涛感受到了贾跃亭不断化反的生态梦想,中国的乔布斯好像就在眼前。

当年乐视体育的口号是,让每个人更好的参与体育。你们总说,贾总爱吹牛。读懂君觉得这种说法很有问题,你们根本不知道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贾总有多努力。

在B轮融资,乐视体育特地将融资起点降到10万元。结果,引来了300亿资金的大抢购。80亿融资里,有三分之二都是散户凑的。这么算下来,买了5000万的刘涛也算个大户。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说,刘涛投资不是玩票,和乐视是世间最好的搭档,“我觉得以后刘涛一定会多一个跨界身份,中国互联网、科技、体育产业的新锐投资人。”

读懂君查了一下,2018年A股投资者的证券账户平均资产为44.5万元。这一刻,我们都是互联网新锐投资人。

贾总慷慨分享的精神,在后来的乐视汽车上也得到了很好的继承和发展。同时也开创了一个时代,至此独角兽不再是红杉、高瓴们的专利。

要读懂君说,一级市场投资机构才是社交电商最早的开拓者。如果你没在几个微信群里看到过出售蚂蚁金服份额的,说明你根本没进主流圈子。

人说大妈入场是股票市场泡沫的标志。在这一点上,明星和大妈还真没什么区别。

今年5月15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书》。原因是乐视体育的股东向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乐视网在内的几家公司向股东们回购股票。

公司内部算了一下,乐视体育两轮融资84亿左右,如果按每年12%的利率计算,他们回购股票需要超过110亿。

所以,2016年包凡苦口婆心警告,警惕风投散户化,还是架不住传统企业土豪们的蜂拥入场。

截至2018年4月底,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股权基金管理人数量达到24621家,基金规模7.04万亿元,相当于年末沪深两市总市值的七分之一。反观创投老祖宗美帝,2017年底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数量也只有1132家,管理规模2.72亿美元,差不多证券市场的十分之一。

另一个数据是,国内的近8000家私募机构,90%以上管理规模不到20亿。

比起规模庞大的二级市场来说,一级市场的资金蓄水池小的可怜,所以当量化宽松的大水来临时,可投资的钱开始远远超过可投资的项目。

过去创业者挤破头抢融资,现如今风投争先恐后抢项目,给别人送钱。

举国创业、热钱翻滚的洪流之下,追逐项目的投资人,疯狂增长的创业者,用钱投票的消费者……风起,风停。这一刻,所有人都已成为浪潮的一部分。

02 

美国风投行业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在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前,他们会要求创业者将自己身家的三分之一投入公司,同时至少会培养五到十年后,才会将投资对象推向公众市场。

微软前总裁史蒂夫·鲍尔默就对持续亏损的亚马逊受到市场热捧表示过不解,“他们压根不赚钱!在我的世界里,挣到钱之前都不算真正的商业!”

但老派生意人传承的固执和坚持,在90年代的互联网泡沫时代戛然而止。

1998年4月,普利斯林开始运营,当年年底总共卖出了总价格不到3500万美元的机票,而公司购买这些机票的开支则是3650万美元。加上用户建设网站、营销的费用,每年要倒贴5400万美元。

为了说服航空公司提供机票,普利斯林还赠与了它们价值将近6000万美元的认股权。把所有成本加在一起,这家公司在1998年一共亏损了1亿1400万美元。

投资人并不关心这些。在场的所有人只关心一个问题,自己能够认购多少股票。在那个年代,承销人员总会为自己最喜欢的客户保留一批互联网股票,其他投资者则必须要等到开盘才能购买。

不出意外,3月30日早上,普利斯林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号PCLN,每股定价16美元。开盘之后股票价格立即飙升至85美元,当日收盘报价68美元,一天之内上涨了425%。普利斯林公司的市值估价大约100亿美元。沃克持有的股票总价值则达到了43亿美元。

仅仅过了几周,公司的股价就达到了每股150美元。换句话说,这家小公司的市值已经超过了整个美国航空工业。两年之后,该公司的股价又直接跌到了每股不到2美元,此时公司的总市值还赶不上两架波音747。

18年后,类似魔幻的事情在中国这片神奇土地上再次上演。

3年时间,12轮融资,融资150亿,最高估值将近200亿。短短三年,在资本的助推下,ofo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攀上顶峰,而又以始料未及的速度跌落。ofo的故事,注定将载入中国商业史。

花好几百生产出来的单车,绝大部分的归宿是以15元一辆的价格被废品厂回收。现在北京大街上已经看不到小黄的踪迹了。

不久前,传闻ofo要破产,结果只有零星的媒体进行报导,这一切好像从没发生过。即使是这场游戏里的主角,也没有受到影响。

被列为失信人的戴威,依然可以花68万元出国去高山大学学习,而生生把共享单车吹成大风口的朱啸虎,也早早清空ofo股份,成功套现。

后来进入的投资机构也不算输。他们最大的损失不过是官网少了一个可以宣传的案例。说来也是,只要能投中下一个阿里、腾讯,谁又会关心他们过去投过什么。

读懂君可能是唯一受伤的人。投资生涯的不败金身被ofo的押金打破,当年股灾和P2P雷潮都没做到的事情,ofo做到了。

如果说ofo的成功,是过去几年中国一级市场资本力量无往不胜的幻觉,那么ofo的溃败就是幻觉的破灭。

 03 

回顾过去创业的大潮,王兴说自己有一种在冲浪的感觉。

“传统行业创业好比登山,互联网创业好比冲浪。山总是在那里的,你准备好了就去登,永远有机会,登多高取决于实力。而浪是一个接着一个的,你只要踩上一个浪,保持住,它的高度就决定了你的高度。”

王兴说的没错。从P2P将彻底颠覆传统银行,到VR将会是继电脑、手机后的下一个智能终端,再到人类已迈入共享时代……创业的大潮,一浪高过一浪。

随着资本的涌入,IPO不再是一级市场唯一的退出路径。他们开始意识到,当市场的钱足够多,这个游戏还有另一种玩法。

要义在于,从投资者手中筹钱,赶紧爬上指数增长的曲线,盈利的问题大可日后再去担心。因为绝大部分机构做出投资的依据,不是看到公司业务良好且盈利前景扎实,而是它不断上涨的估值和用户。

他们决定投不投资,并不比读懂君小时候玩扎金花选择跟不跟要难多少。

融资、补贴、融资、补贴..........中国互联网产业迭代的速度越来越快,资本的耐心也似乎越来越短。百度上市用了5年,滴滴成为独角兽用了3年,校园贷到巅峰用了3年,而共享单车只用了1年。

经历了团购、外卖、打车大战后,资本已经太熟悉如何快速打造一只独角兽,他们轻车熟路,迫切想以十倍、百倍来加速这个过程。这是一套已经被证明行之有效的造星路径。

贾樟柯有句话:“当一个社会急匆匆往前赶路的时候,不能因为要往前走,就忽视那个被你撞到的人。”

读懂君想,即使被撞倒,这些人和事也不应该仅仅变成公式里一个渺小的数字。

略有讽刺意味的是,老大哥共享单车倒下了,大家都不看好的共享充电宝,反而还率先实现盈利。

依稀记得,一位美元基金大佬说过,“就连我这个投资了共享单车的人,都会觉得这个项目实在太荒谬了。难道他们真的认为可以靠这种套路赚钱吗?”

这世界真有趣!

 04 

最早的股票应该追溯到16世纪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成立。当时荷兰需要成立远洋贸易公司,但需要大量的资金,因此公司进行了集资,购买公司股权的人就获得了股票。

股票,既解决了公司的募资问题,又维护了股权持有人的长期利益,所以一直被发展到现在。

今天,投资机构与创业者不再使用股票市场来创建公司,而是使用公司来创建股票。

1999年,一个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作家在分析在线宠物用品行业时这样写道:“到现在,所有创业行为的核心就是奔向IPO的竞赛。

击鼓传花的游戏终有结束的一天。当一级市场的热钱不再能支撑独角兽们不断走高的估值,独角兽们也被迫将“提前”迎来二级市场的检验。即使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连盈利方式都还没找到。

雷军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但雷总没说的是,当风停了,被吹起来的猪会掉下来,可能砸到人。

前段时间有个段子,说瑞幸才是真正的爱国民族企业:

“在国内用一己之力对抗美国咖啡巨头,用自身的亏损让老百姓喝上便宜的咖啡,还跑去美国上市,仅用几天时间就把美国股民的钱套得死死的,真是中美贸易战的楷模。”

爱国的又何止瑞幸,这两年但凡在美港股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哪个没把资本主义的钱套死死的。没套住美国股民,都没好意思说自己在国内一级市场混过。

读懂君统计了一下,2017年至今美港股大概上了57家互联网公司,按上市首日的收盘价买入,只有6家公司的股票能赚到钱,其余都有不同程度的亏损。其中,39家公司亏损超过20%,18家公司腰斩。

亏得最多的公司里就有趣店。上市时,趣店的股价29.18元,上周五收盘时的股价只有7.36元,算下来跌了75%。

这里头趣店老股东的“功劳”不小。自从上市后,趣店的老股东们跑得比谁都快。上市才一年半,前六大股东里,除了罗敏外,其他股东都已经全部清空或减持了趣店股票。

这让读懂君想起来蔡文胜老师。前年美图上市,老师高兴得不得了。其他业务虽然赚钱,可没有像美图公司这样拿得出手啊。发行价8.5港币,上市后股价很快就涨到20块以上,成了福建民营企业市值第一。成为福建之光的蔡文胜老师更合不拢嘴了。

就在股价20港币的高点,蔡文胜之子Cai Rongjia大量抛售美图公司股票,在高点至少套现9亿港元。蔡文胜曾在上市时保证,6月持股解禁不会减持,可没管住儿子减持。父子一实一虚,面子里子都有了。

想想也是,VC们大都出身国内外名校,怎么说也算是人中龙凤,一级市场还有哪门子赚钱方法没想过。你能赚到他们的钱,这是对他们辛辛苦苦十几年,终于站上食物链顶端的投资人莫大的侮辱。

所以,麻烦股民同志们尊重下我们的投资家们。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