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修改上交所问题的保代要被处罚了

文/读懂科创板 杜东 2019/05/17 22:58 科创板

5月14日,上交所关于科创板问询中的问题引起市场人士热议。

上交所说:“少数保荐人擅自修改已经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中的重要财务数据”。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还有个别保荐人修改本所问询的问题。”

对于上述保代修改上交所问题的神操作,市场人士无不投以钦慕的目光:“避重就轻还算是常规操作,修改问题这种是真牛。”

自媒体“投行最前线”给这位保代点了10086个赞:“敢想、敢干,颇有川普之风范”。

不过很遗憾,上交所对此表示很震愤:你这是在违反执业准则!

随后21经济报道,据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表示,对于相关的保荐机构和保代,监管层不久将会进行处罚。

这些年来,胆肥的保代没少挨证监会的炮。

2015年,证监会调查发现,欣泰电气上市期间的业绩,竟然注入了相当多的水分!

证监会对此表示生气,欣泰电气不仅成为造假退市第一股,欣泰电气保荐人兰翔、伍文祥受到堪称投行界十大酷刑之首的顶格处罚:

每个人罚款30万元,撤销证券从业资格。

其实创业板造假上市第一股是新大地。证监会调查发现,新大地2009年—2011年竟然疯狂造假,其中48.52%的净利润都是假的!

新大地两名保荐人同样受到了严厉的处罚:每个人罚款15万元,终身市场禁入。

自2004年4月30日,首批保荐机构获得资格至2013年6月,9年间共74名保代被证监会处罚。2013年6月至今,被证监会公开处罚的保代是30人。

保守估计,15年来被证监会处罚的保代手牵手,能绕富凯大厦一圈。

这些保代受到的处罚大同小异,罚款最多的是30万,情节轻一点是暂停业务几个月。至于被撤销从业资格的,只有10位。

无独有偶的是,这些造假大案,大部分都是被媒体最先发现的。

2013年,欣泰电气上市之际,一篇名为《欣泰电气“技”高一筹空手套白狼》的文章,就将欣泰电气推向了舆论的风口。

该文章指出,欣泰电气的硅钢片采购价每吨比市场价低出4000多元。由此,欣泰电气涉嫌虚增利润约为其报表显示净利润的40%以上。

且该文章表示,欣泰电气主营产品产量大幅增加的同时,“其主要原材料耗用的数量却出现同比大幅减少的情况,这显然有违常理,违背了正常的生产和财务逻辑。

不过两位保代说,公司没问题。两人已经确认,招股书中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对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事后证监会调查报告显示,原来两名保代对应收账款等核心资产,都没有认真核查。

自媒体“熔金术师”在文章中说,“明眼人都知道,在一些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案中,中介机构很多时候不止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能勤勉尽责的疏忽者,而是出谋划策、竭尽全力帮甲方擦屁股的始作俑者。”

读懂君就不明白了,难道这些保代都不在乎这10万、20万、30万的罚款?都不怕丢掉这个工作么?

第一财经报道说,保代是金领,年薪都是百万起。

其实这两年行情不好,保代的薪水也没有那么夸张。

21经济报道,2018年年初中信建投开始了调薪之举,降低所有保代固定津贴的金额。比如将ED级别保代固定津贴调至1.2万,VP级别降低至2万等。

保代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签字费。

例如,IPO期间,中信建投会每月向保代支付2万,上限12个月,过会后签字费补至36万。未过会按照审查时间,每月支付2万,上限12个月。

过会后还有督导费,每月1万。主板中小板需要督导30个月,创业板需要督导42个月。

不过中信建投规定,签字费和督导费总额会有上限:创业板为78万,主板中小板为66万。

当然,上限不上限的,这些都是过会之后的事情了。要是企业IPO被否就要下海干活,只有企业IPO成功才可以会所嫩模,

顶格处罚30万VS会所嫩模,原来赌场服务生保代也是一个“押大押小”的工作。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