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烟蒂股还是价值毁灭者?

文/读懂财经 杜东 2019/04/04 18:45 映客 直播

手持近17亿现金,市盈率仅3.7倍,市值40亿的映客值得入手吗?

中国人观看秀场的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至上古时代用来娱神的原始歌舞。到了现代,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这种古老的娱乐活动也以一种新的方式重新回到大众面前——直播。

古往今来,但凡能满足人们内心需求的生意,都是暴利。赌博满足人刺激的需求,毒品让人忘记烦恼,观秀也消解了人们内心的寂寞。

也正因为如此,观看直播行为极易成瘾,用户消费没有天花板,加上直播的模式打破了空间上限制,所以平台只要能搞到用户,都是同质化的印钞机。

但在所有直播印钞机中,映客看上去有点特殊。

去年上市后,映客的股价从4.26元下跌到2.26元,跌幅46.95%,股价接近腰斩。目前映客的市值仅40亿人民币,4月4日动态市盈率为3.7倍,远远低于陌陌的20.51倍和YY的17.98倍。

投资人用脚投票,这并不难理解。直播是个需要海量用户,却又内容同质化严重的生意。

映客,既不像YY、陌陌那样拥有先天流量,可以源源不断地输送用户,也没有在用户和主播间营造出一种带有社交属性的用户关系。而其主打的“直播+”策略,目前来看也价值不大。

可投资人们似乎忘记了,不管怎样,映客始终是一家流淌着盈利基因,每年还都保持不错的正向现金流的公司。

不久前,映客(3700.HK)发布了2018年年报。财报显示,去年映客的月活用户同比增长12.3%,有止跌企稳的趋势。账上也有17亿的现金及定期存款。在财报披露当天,映客宣布将花不超过1亿港元,回购不超过2.06亿股。

考虑到港股市场历来有出烟蒂股的传统。那么,拥有34.73亿的净资产,仅40亿市值的映客,会是港股市场又一只“烟蒂股”,还是“价值毁灭者”呢?

/ 01 /

资本驱动下的映客:第二年盈利,当年收入为历史最高点

在一级市场,论路子最野的,恐怕非朱啸虎、王刚和周亚辉莫属。这三个人中,映客一下子就占了俩,可想而知,映客在过去经历什么。

朱啸虎和周亚辉,给映客带来了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更多的融资和更高的估值。成立短短一年半时间,映客完成了5轮融资,估值超过30亿。至于这些东西是好是坏,恐怕只有奉佑生自己最清楚了。

图片1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

我们先来看看映客这5轮融资:

2015年5月,映客App正式上线,获得多米500万的天使投资,投后估值1220.12万。

2015年11月9日,映客完成A轮2500万融资,投资方包括多米在线、朱啸虎的金沙江等4家投资机构,投后估值1.2亿。

2015年12月24日,映客完成8152.52万A+轮融资,由昆仑万维领投,投后估值3.78亿。

2016年2月1日,映客拿到381.48万A++轮融资,投资方为宣亚投资,投后估值3.81亿。

2016年6月19日,映客完成B轮4.22亿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在内的7家机构,投后估值39.5亿。

当时,映客的融资节奏有多夸张,看看同行业虎牙和斗鱼就知道了。在映客完成5轮融资的这段时间,虎牙没有做过一轮融资。而斗鱼也仅仅融过一轮,由腾讯领投。

一家企业的发展,固然受到历史进程的影响,当然也有其自然的发展规律。大量资本的催化下,映客成了一颗早熟的“果实”

成立第二年,映客的收入超过40亿,盈利更是高达5.68亿。这样的变现能力不仅超过一般创业公司,甚至远远超过同期其他直播平台。同期,虎牙的收入仅为7.97亿,而当时陌陌的直播业务收入也仅有26.15亿。

花一年时间,映客走完了别人几年的路。激进的代价是可怕的。招股书显示, 2016年总广告投入却高达7.05亿元。

着急的又何止映客,还有它背后的股东。

投资映客后,周亚辉极力劝说奉佑生赶紧拿钱做推广,拉开和竞争对手的差距。数据是做上去了,他也在映客的最高点成功套现

2015年12月,昆仑万维参与映客A+轮融资,投了6800万。2016年7月,以1.43亿的价格转让给旗下子公司西藏昆诺。两个月后,西藏昆诺又以2.1亿的价格转让给嘉兴光信。

短短9个月,周亚辉从投资到套现走人一气呵成,一来一回赚了1.42亿,换手速度堪比A股散户。

后来随着广告投入的下降,2016年的收入,也成为映客后来难以逾越的最高点。2016-2018年,映客收入分别在43.35、39.42亿和38.61亿,逐年下降。

图片2

同一时间,虎牙、陌陌、YY的直播业务仍然在不断向上。2016-2018年,虎牙的收入增长近5倍,陌陌的直播业务增长3倍,YY也有近一倍的增长。映客也成为国内直播领域上市公司中唯一持续负增长的玩家

到了2017年,也就是映客成立的第三年,虎牙和斗鱼纷纷开启又一轮大规模融资,映客的股东们已经早早考虑退出问题了。

2017年9月4日,宣亚国际宣布,计划收购蜜莱坞(映客主体公司)约48.25%股权,交易价格近28.95亿。而交易方案的主体就是以金沙江,昆仑万维为主的投资机构们。

后来因种种原因,交易流产,映客又把目标转向港股。

2018年7月12日,映客在港交所上市,PE仅不足10倍,而同期其他的TMT企业在港交所的市盈率可以达到30~40倍,5月赴美上市的虎牙直播的PE甚至已高达90倍。

上市以来,映客股价由一开始的5元,最低下跌到1.72,跌幅超过60%。截至4月4日,映客的股价为2.26元,意味着不到一年,映客股价腰斩。

/ 02 /

   映客的直播困局:获客无优势,用户留不下

对古时候的戏院来说,如何获得观众和保证观众复购率是一大难题。到了直播行业,这个问题一点没变。

先说获客,映客在这方面毫无优势。相比而言,YY直播靠着歪歪语音、陌陌直播靠陌生人社交流量、快手直播靠着短视频,活得不亦乐乎,这几个公司的直播收入体量都是百亿人民币级别的,而且基本盘牢固。

没有流量池的映客,只能依靠推广这种低效的映客方式

图片3

以各家直播公司在2018年的新增单个用户获客成本对比,销售及推广成本除以平均月活增长量(注:虎牙直播与YY因只披露Q4月活增长量,故采用Q4月活增长量进行估算对比),映客的单个新用户的成本为165.49元,远远高于其他直播领域上市公司。

从过去来看,映客的用户增长也和销售费用的增长也紧密相关。

以2016年为例,映客一下子在推广上花了7.05亿,用户活跃度迅速增加,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猛增到2519万人。2017年,映客将销售费用缩减到3.44亿,月活用户数又回到2268万人。直到2018年,销售费用提升到4.62亿,月活用户数据才回升到2525万人。

另外,与游戏直播不同,秀场直播平台中的用户粘性较弱,用户的留存需要平台花更多心思,在主播和用户间营造一种相对稳定的社交关系。这也是做社交起家的陌陌为什么成为直播兴起的最大收益者。

在直播上,陌陌刻意弱化了人与内容的关系,构建了主播与用户的强关系。某种程度上说,直播成为陌陌原有陌生人社交基础下,更高效的交流方式,更多的互动带来了更大价值。毕竟美女火辣性感的画面,永远比再多的文字,更能刺激男人们的荷尔蒙

而YY的做法是陪伴型社交。YY最开始也是美女唱歌,但现在的形态更多是寂寞经济范畴。目前YY头部主播大部分没有什么秀场才艺,也跟秀场已经不沾边了,主要是唠嗑、搞笑、段子、励志等等。即使有表演才艺的,更多的也是陪伴粉丝,消解寂寞。

相比这两家,映客却始终停留在最开始的秀场阶段,难以向前再跨一步。也正因如此,尽管映客在注册用户数不断提升,月活用户的增长却接近停滞。

2016年到2018年,映客的注册用户数从1.48亿人增长到2亿人,增幅达35.14%。而同期的平均月活用户仅从2519万人增长到2525万人,基本保持不变。

如今,映客在二级市场表现低迷,也与其用户活跃度增长停滞不无关系。随着马太效应显现,头部直播公司拿走绝大部分流量,映客能守住目前的阵地就已经很不错了。

/ 03 /

“直播+”是个伪命题

为寻求多元化的发展,探索秀场直播以外的盈利方式,奉佑生早在2016年提出了“直播+”的概念,并陆续在映客上开展了“直播+综艺”、“直播+医疗”、“直播+公益”等活动,让映客的内容发展,有了无限嫁接的可能。

除映客外,一直播、花椒直播等直播平台也先后开展了“直播+”战略,与各行业结合,进行商业变现的不同尝试。例如,携程与一直播推出首档直播平台综艺自制节目《非常欧洲杯》合作首次尝试了持续的PGC内容输出;途牛推出途牛影视,与花椒直播成立旅游频道等等。

一时间“直播+”概念被炒得如火如荼,但是发展到如今,各大泛娱乐直播平台仍是秀场直播占了大半壁江山,却很少能看到“直播+”产品形态。

原因不难理解,由于直播的本质只是一种传播方式,且在技术上易于实现,不少企业完全可以绕过与直播平台合作,利用其细分领域的优势,在自家产品上直接嫁接直播的功能,即“+直播”的模式,并带来了双赢的效果。

这里面最成功的是陌陌。原本专注于泛社交领域的陌陌,拥有着浓厚的社交基因和庞大且优质的社交用户基数,这让陌陌得以凭借独特的社交基因,在连接用户与主播上有独特的优势。在增加直播功能后,陌陌的业绩大幅增长,甚至主营业务也发生了转变。

如今,越来越多企业已开始注意到“+直播”的“甜头”,纷纷在自家产品上建立直播端口,希望以“+直播”的方式能够给产业上带来新的增量。可以预见,未来直播行业的竞争还将进一步加剧。

/ 04 /

手持近17亿现金,市盈率仅3.7倍,映客值得入手吗?

映客的引流和用户留存存在问题,“直播+”策略也似乎难有作为。港股市场投资人心里自然也门清。

按0.85的汇率折算,目前映客的市值大概在40亿左右,动态市盈率仅为3.7倍,与陌陌的20.51倍和YY的17.98倍差距甚大。

可投资人似乎忘记了,从成立之初,映客始终是一家流淌着盈利基因,每年还保持了不错的正向现金流的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映客部分数据也在止跌企稳。去年,映客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据为2548.7万人,较2017年的2269.4万人略有增长。从趋势来看,短期内映客的月活用户已经基本止跌,并趋于稳定。

图片4

同时,在2018年赚得5.96亿的情况下,映客的账面上仍有8.5亿现金和8.36亿的定期存款,合计净资产高达34.73亿,资产负债率却只有17.6%

在财报披露当天,映客宣布将花不超过1亿港元,回购不超过2.06亿股。也正因为如此,映客最近的股价有一定的回暖。

给你这样的映客,你会考虑入手吗?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