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8年,他终于把500亿市值的公司带入深渊

文/ 杜东 2019/03/06 20:26 亚夏汽车 庞大集团 庞庆华

“这是庞大集团上市后要经历的一劫,渡完这劫就好了。”

2018年5月中旬,这可能是上市近8年来,庞大集团董事长庞庆华第一次感觉到局势如此失控。

就在5月14日,庞大决定转让5家奔驰4S店,这笔交易能为庞大带来6.16亿元的收益。

结合汽车寒冬,一时舆论四起,“庞大集团现金流恶化,出售资产补充资金”、“庞大集团现金流紧张”……

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庞庆华坐不住了,他通过媒体发声反驳:

这个就是正常的企业资产买卖,根本无所谓“钱多钱少”。卖几家店不能说明什么,说我没钱,我刚在北京亦庄买了店,花了六千多万。我都懒得说了。

事实告诉我们,在全面去杠杆的大环境里,被质疑资金紧张的公司,多半假不了。万达、海航如此,庞大也不例外。这一点,庞庆华比旁人要清楚。

到了10月份,他承认,集团资金确实出了问题,因为银行集中处理贷款,导致现金流压力较大。

2019年1月31日,庞大发布了业绩预告:2018年全年亏损60亿—65亿。一举拿下上市公司预亏榜“探花”。

实际上,2018年庞大卖4S店还收回11亿,扣非后的亏损超过70亿元。巨亏的主要原因也是缺钱。

汽车流通行业是个“钱老虎”,雄厚的资金实力与代理品牌的数量还有4S店的数量直接挂钩,进而才能创造利润的最大化。没钱?上游不给提车,再大的经销商也只能干着急。

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庞庆华的股权接连被轮候冻结,基本都是因为公司债务逾期。

熊市之中,一批上市公司和老板都面临这样的困境,债务危机、质押爆仓……他们的共同点在于,在牛市中选择尽力拥抱资本,尽情扩张。

选择了这条路,无非两种结果:市场向上的时候,锦上添花;反之,雪上加霜。

拍电影的,搞园林的,还有卖汽车的,似乎都没能跳出这两种结果之外。

10多天前,庞大集团一笔9.85亿元的债券,未能按期兑付回售资金……庞大危机还在持续。

/ 01 /

60亿巨亏从何而来

带领庞大从一个十八线小县城走向全国,成为全国汽车经销商龙头,庞庆华功不可没。

但同样也是因为这股子冲劲,他一直备受质疑。自从2011年庞大成功登陆A股,人们对于庞大步子迈得太大的担忧似乎从未停止过。

“如果我是保守派,可能庞大集团就没有今天了,我们可能还在滦县待着呢。”庞庆华曾这样回应那些质疑。

但人们的担忧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至少从净利润数据来看,上市成为了一道分水岭。

1

数据来源:Choice,读懂财经研究所

上市前,庞大的净利润增长率中位数为37.5%,2010年净利润高达12.4亿元;但上市后,伴随着迅猛扩张和车市退潮期的到来,庞大走下了高增长的“神坛”。

2011年庞大净利润腰斩,2012年直接亏损8.26亿元。亏损是因为行业原因销量下滑,更是因为前两年的快速扩张并没有带来收益,反而吞噬了利润。

这是创业多年来庞大的首次亏损,庞庆华甚至不能真正接受这个结果。

为了走出亏损“泥潭”,庞大还把公司的斯巴鲁大厦的办公室租了出去,希望能创造点儿收入。

这一次,是庞大上市以来的第二次亏损。

预亏60亿元,位列2018上市公司预亏前三甲。庞大解释亏损原因,是因为资金紧张,严重影响了集团的销售及采购。

汽车流通企业没钱,就好像上战场的士兵,枪里却没有子弹。

2018年庞大的销量骤减,实现销量25.44万辆,较上年同期减少22.73万辆;公司急于变现,部分车辆折价销售;由于采购量不足,不能足额拿到厂家优惠和返利支持。

这样一年下来,庞大的整车销售亏了28.9亿,加上15亿的资产减值、20亿的财务费用……一不小心亏了60多个小目标。

这把投资者的下巴都吓掉了。发布预告第二天,股价只是象征性反抗了一下,最终被死死按在跌停板上。

早业绩预告发布之前,上汽通用五菱相关负责人就表示,因为庞大已没有资金可用于提车,五菱已解除了对庞大旗下4S店的授权。这意味着庞大不能再继续销售五菱和宝骏的汽车。五菱可是庞大的重要收入来源。

枪林弹雨中,面对“敌人”的进攻,庞大毫无招架之力。

/ 02 /

用钱堆起来的“庞然大物”

钱不是万能的,对于快速扩张的经销商而言,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经销商通常面临着这样的现实,从上游厂家购车必须现款,为了获得更大授权,经销商通常要投入大量资金扩大经销网点。

赶上汽车行业黄金时代,子弹更要备得足足。

2008年全国汽车销量为936万辆,2010年达1804万辆。所有经销商都在大举进攻,四处开店。庞庆华也带领庞大走上了扩张之路。

2008年—2010 年,庞大四处收购4S店和土地,公司的无形资产由7.55亿元增至24.31亿元。

扩张的好处很快兑现。2008年—2010年,庞大的营收从240亿元增至537亿元,净利润从6.01亿元增至12.43亿元,总资产从119亿元增至349亿元。

庞大成了上一轮繁荣的大赢家。但即便如此,经销商的风险仍无处不在。

卖出一批车,还上贷款,公司才能正常运营,否则资金链就会断裂。2009年6月,北京最大的经销商之一众义达集团,就因为资金链断裂轰然破产。

“经销商无论做大做小,弦都绷得很紧。再大也可能会倒,在危险面前,机会都是均等的。” 市场人士指出。

加上金融危机的冲击,汽车市场急转直下,银监会随即发出风险提示,金融机构开始重点防范经销商的贷款。

扩张中的庞大也极度依赖银行贷款。与利润翻倍相应的,庞大的短期借款迅速攀升,由2008年的21.96亿元增至2010年的96.53亿元。

不想仰人鼻息,庞庆华决定让公司两条腿走路。

他瞄准了上市。飞往香港见到高盛的人,他问公司值多少钱?得到了12亿—16亿港元的预估答案。这让原本以为顶多值1亿港币的庞庆华,兴奋地喊了出来,“那就开始干吧!”

2004年,冀东物贸开始着手上市,2008年,冀东物贸更名为庞大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5月递交了IPO申请材料。

庞大的商业模式并不被看好。在资本市场看来,汽车销售是一个特殊行当,不但没有自己的品牌,而且受制于汽车厂家。在得知庞大上市的意图后,某汽车分析师甚至认为这是笑话。

更重要的是,“吹毛求疵”的股民在招股书中发现,作为汽车经销商集团的龙头,庞大所谓的高速扩张是以“命悬一线”的财务风险作为代价,2009年和2010年,庞大的负债率高达89%、91%。

股民们哪知道,商场如战场,杠杆上得慢就要挨打。庞庆华认为,高负债率有一定压力,但对汽贸行业也属正常,大家都是资金饥渴型。

“该花的钱不能少花,该还的钱从不拖欠。” 

/ 03 /

庞大“大跃进” 

2011年4月28日,是庞庆华的高光时刻。

那一天,56岁的庞庆华容光焕发,在一片赞美与质疑声中,敲响了庞大上市的钟声。以发行价计算,庞大市值高达471亿元。

虽然开盘即破发,最终收跌23.16%。庞大成为当时A股史上破发幅度最大的新股。但这依然难掩庞庆华的锋芒。

上市首日收盘后,庞大的市值依然高达362亿元,持股比例25.99%的庞庆华身价蹿到94亿元,这足以让他跻身A股董事长身价榜前列。

庞庆华的办公室也越来越庞大,越来越豪华,座驾也换成了迈巴赫……

这位出生在河北滦县,一个距唐山市区35公里之外的小县青年,在即将步入花甲之际,终于实现了人生逆袭。

上市还让庞大募得63亿元资金,超募了41.89亿元。庞庆华认为,处于发展期的汽车经销商就应该向规模要效益,于是,庞大又开始了一轮迅猛扩张。

2010年年底,庞大的4S店和经销网点的数量分别为397个和926个。到了2012年年底,这两个数字分别变成754和1429。而它的老对手广汇汽车,直到2017年才将将赶上这个规模。

只用了2年时间,庞大的4S店数量翻倍,员工增加1.2万人。即便当时整个汽车市场形势不容乐观。

扩张,依靠规模效应提升业绩,是所有汽车经销商的重中之重。但有的时候,它也是不能承受之重。

与其他经销商不同的是,庞大可能是唯一一个喜欢买地自建4S店的经销商。庞庆华解释,主要是租地建店涉及落户难及核销利润问题。

也有人说,庞庆华热衷置地,是有情怀的。老哥以前生活落魄,所以立志等有钱了,要自己买地盖大楼。

买地势必会消耗大量资金。上市两个月后,庞大便花了55亿建网点,把募资“挥霍一空”。上市前,十四个项目合计80余个销售网点已基本建成,此次是用募资置换了此前的自筹资金。

很快,庞大又要再融资,这还不够,又要从银行借。2012年8月14日,庞庆华质押手中所有股票给国开行,为贷款做担保。没办法,哪哪都要钱。

然而,2011年下半年汽车行业形势急转直下至今尚未恢复,扩张带来的不是规模效益。

买地、建店、品牌培育期,这三方面都给庞大的资金造成了很大压力。花大资金拿地,然后进行大量投资建设销售门店,但建成后又要三年左右培育才能产生收益。 

庞大的规模优势成了一把双刃剑,摊子铺得越来越大,不管车卖不卖得出去,资本耗费都会越来越大。

2011年,庞大的经营网点攀升到1257家,营收同比增加3%。与营收微增极不匹配的是,2011年各项费用大幅增加,三项费用总额达49亿元,同比增加20%。

“我建的店越多,我的利润却越不好看。买土地不赚钱,建店不赚钱,在市场培育期也不赚钱,需要两三年才能缓过来。规模扩张并不能换来想象中的利润,这就叫发展之痛。”庞庆华很无奈,他决定要放慢脚步。

但彼时的庞大,犹如一辆超速的列车,尽管拉起了急刹车,却依然随着巨大的惯性向前猛冲,擦得火花四溅。

/ 04 /

“巨亏”下的二次创业

2012年首亏8.26亿,尽管2013年扭亏为盈,但培育两三年后,扩张的效益也没有跟上。

这一点不仅反应在庞大的业绩报表中,2013年—2017年,庞大的净利润总和11亿元,平均一年2个多亿,不及上市前的1/5。

上市之后庞大的股价走向,也表明了股民们对庞大的失望。

4.0

股价走势图,牛市时庞大总市值达517亿

第一次"巨亏"让庞庆华真切地认识到,规模扩张并不能换来利润的同等上升。庞大在2012年四季度开始推进转型,想切入汽车后市场,拓展毛利较高的汽车增值业务。

也是,2011年开始,新车出售的毛利只有5%左右,而汽车售后服务的毛利在20%以上。 

“未来我们不再单一靠卖车获取利润了,主要靠增值服务,维修、配件、续保等。”有人称之为“巨亏”下的二次创业。

2012年10月,庞庆华和高管们放弃了十一假期,一起上培训班,庞庆华亲自培训。在培训班上,他指出公司的两个方向:一是减速,二是转型,由新车驱动型向创新服务型转变。

这时的庞大,就像一趟正在面临过弯的高速列车,处于战略转型的关键期,如何在保证速度的同时确保安全。

庞大还把2013年定位为自己的转型年,开发O2O平台,与北汽合作开始销售新能源汽车;2014年开展二手车、汽车超市、平行进口等新业务,哪项业务的毛利都比汽车销售高得多,但对于庞大,这些收入不过杯水车薪。

4

数据来源:2014年年报

船大难掉头。2012年之后几年的年报中,公司都要说上一句,由于前期网点建设较快,收回投资时间长,财务成本较高,使公司的而盈利能力不能凸显,尚需加大调整力度。

但2014年之后,不管是汽车租赁业务,还是2016年开展的网约车业务,都已不复当初的锐气。

可以很明显看到,2007年—2014年,庞大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流出超过100亿,2015年流出大幅减少,2016年开始已经净流入。

4.2

但终究还是晚了。股灾后,监管风向从鼓励金融创新全面转向防范金融风险。杠杆怎么加的,就要怎么降下来。

与庞大同一年上市的老牌经销商亚夏汽车,几番挣扎之后在2018年选择了卖壳,庞大还在苦苦寻着度过危机之策。

庞大曾抓住了五八这根救命稻草,希望借助互联网基因,完成集团转型。

企业的行为方式可能会因为环境而发生改变,但企业的基因哪会这么轻易发生改变?这一点,于庞大而言,从2008年甚至更早开始就注定了。

/ 05 /

必须要渡的劫

上市的第7个年头,股民们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自从庞大2017年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银行开始抽贷。2017年下半年,银行抽走60亿贷款,2018年还在继续抽贷。钱,是借不出来了。

这直接打破了庞大集团长久以来“短债长用”的平衡。以前,公司从银行贷款买地、建店,虽然运作周期长,但这些短期借款偿还之后会马上再借出来,短债无限长用。

比如2017年年底,短期借款88亿元加上一年内到期的负债54亿元,庞大集团短期需要偿还的资金虽然超过100亿元,但公司账上资金还有201亿元,短期偿债压力并不大。这些年,庞大集团始终保持这种负债结构。

这个平衡被打破后,庞大的资金链愈发紧张。2018年三季报显示,庞大账上货币资金只有91亿元,而此时的短期借款7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4亿元,偿债压力山大。

留给庞大和庞庆华的时间不多了。

庞庆华质押了全部股票。根据Choice测算,他质押的股票平仓线分别在1.46元和1.22元左右。

最近庞大的股价涨势不错,股价在2元/股左右;但一个月前它的股价曾跌至1.13元/股,市值不足80亿元。

创业艰辛,守业更不易。

2019年初,王中军在反思华谊兄弟走过的错路时,曾这样总结:

谁都不是天生的企业家,虽然我快60岁了,但我依然保持着学习的习惯,经历过2018年的艰难处境,也让我重新审视公司的发展,企业在蓬勃发展高歌猛进的时期,应该同时保持理性冷静未雨绸缪的心态,始终保有足够的危机意识和防范意识。

一句话,是我膨胀了。

带领庞大走出滦县,走向辉煌,亦让庞大经历当下困境之后,年过60的庞庆华也不得不承认,是我膨胀了。

庞庆华也在反思。他认为收购萨博失败,导致公司亏了4个多亿,这是自己走过最大的弯路,“上市后,手里有钱了,在投资方面不够谨慎,这也是我从膨胀到冷静的过程。” 

“经销商不要盲目的扩张,不要过度注重规模,扩张确实带有很大的风险。庞大过去买了不少地,而这些地如今变成了庞大的负担。”

所以他决定,2019年要让庞大集团“瘦身”——裁员,高管降薪,关停不挣钱店面,将销售网点由860家缩至360家,计划着三年后归来。

 “这是庞大集团上市后要经历的一劫,渡完这劫就好了。”

看上去,庞庆华信心满满。

读懂新三板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新三板”。欢迎监督读懂新三板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dxinsanban3)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