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牌暴跌56%,成交量却创历史之最!你抄底凌志软件了?

文/读懂新三板 杜东 2018/12/13 11:04 IPO 凌志软件 读懂新三板

若没办法跨市场套利,那抄底的朋友就要关注公司的未来。

这,可能是今天新三板投资者最为关注的事情。

股东户数多达1016户的“邮票”凌志软件撤回IPO申请,终于复牌了!

熟悉新三板的你应该知道,停牌两年后复牌,对于一只昔日成交活跃、股东众多的做市股票而言,股价腰斩是必然的——复牌首日(12月12日),凌志软件盘中最高跌幅达59%,收盘价为2.21元/股,暴跌55.89%。

有人割肉,有人抄底。凌志软件全天成交721.6万股,为挂牌以来成交量之最,单日换手率高达4.18%,读懂君相信今天抄底的投资者怕是不少。

抄底or不抄底,就得看股价跌没跌到位,大跌之后的凌志软件,总市值7.96亿元,市盈率9.28倍,这样的估值水平,在新三板或许没有太大套利空间。那么IPO呢?

接近凌志软件的投资者表示,撤回IPO申请是因为三类股东的问题。按照这种说法,重整旗鼓之后,公司或许还会再次冲击IPO。

但是,凌志软件撤回IPO申请,真的只是因为三类股东的问题吗?

/ 01 /

软件外包,

一个众多行业巨头早就转型的行业

凌志软件撤回IPO申请还有一个背景,今年3月份以来,证监会劝退了很多净利润不达标(坊间传言“主8创5”)或行业不够“性感”的企业。凌志软件的行业可能就不太“性感”。

凌志软件是一家主要从事对日软件外包服务的公司。

软件外包从类型上看是软件行业中的一种,但其经营模式与软件产品却差别很大。不同于软件产品厂商通过销售自有品牌的产品来获取收入,软件外包则是发包方把软件开发流程的部分或全部工作外包给接包方,外包商以承接项目形式获取收入。

全球离岸软件外包已形成以美国、欧洲、日本为主要发包方,印度、爱尔兰、中国等国家为主要接包方的供求格局。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全球软件外包市场规模近1.2万亿美元。

其中,美国的离岸外包市场主要被印度占据,欧洲市场主要为爱尔兰等国家消化,由于文化、语言因素及地理位置的相近性,中国软件外包公司成为了日本最主要的外包合作商,日本离岸服务业务的70%发到了中国。

在这样的国际软件市场分工格局之下,凭借人工成本低廉的优势,过去十几年中国软件外包行业蓬勃发展,诞生过海辉软件、东软集团、中软国际、文思信息、浙大网新、软通动力等一批上市公司。

传统软件外包的核心竞争力主要是人员规模,对行业的理解以及成本控制,但由于中国的软件外包公司主要集中在低端的ITO业务(信息技术外包业务)上,大家都没有形成很高的“护城河”。

1

因此,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要判断中国软件外包公司的长期投资价值,实际上就要看哪家公司能够快速转型为“非传统外包公司”,尤其是当我们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变得越来越不明显的时候。

根据前瞻研究数据,2013年国内外包服务收入规模增速为35%,2015年增速降到10%以下,2017年增速为14%。行业增速放缓的同时,竞争日趋激烈、劳动力成本也在不断上升,进一步挤压了外包商的利润。

显然,属于软件外包商的黄金时代过去了。早在2011年,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就表示,中国软件产业外包的模式如果不发生重大改变,这条路是死路一条。

在这种情况之下,最早上市的那批软件外包企业纷纷另寻出路,有的抱团取暖,有的黯然退市,有的则已成功转型。东软集团2011年就准备抓住移动互联网的机会,进军医疗领域,“软件+硬件”两条腿走路。

而凌志软件在招股书中列举的六个竞争对手,海隆软件、中讯软件、上海中和软件、大连华信股份、润和软件、博彦科技,3家公司早就开始了转型。

其中,海隆软件和中讯软件已完成转型。外汇市场风云突变,受日元对人民币的大幅贬值的影响,海隆软件业绩惨淡,后来被二三四五借壳;中讯软件则是在2015年将绝大部分对日软件外包业务出售并转型游戏及体育产业,目前股票简称已变更为“新体育”。

正在转型的是博彦科技。2014年博彦科技剥离了传统软件外包业务开始转型,目前已经进军大数据、云计算领域,还在人工智能领域开展尝试。

/ 02 /

除了凌志软件,

撤回IPO申请的的还有华信股份

凌志软件同行业的一家“大佬”级别的公司,华信股份也在今年撤回了IPO申请。

与凌志软件一样,华信股份是一家从事软件外包服务的公司,2015年挂牌新三板。

不同的是,华信股份是国内最老牌软件外包商之一,2015年在国内软件外包服务商中位列第5,行业颇有地位,这一点从员工数量也可以看出。

2017年年底,华信股份的研发人员达到7000多人,比肩上市公司润和软件为和博彦科技,远远超过凌志软件的1290人。

软件外包行业,人员规模至关重要,“规模上去了,就能接更大的单子,客户会对你更加信任,公司的总营收也就上去了。”同处外包服务的创业板公司诚迈科技首席执行官王继平曾这样表示。

人员规模的优势自然反应在业绩上。2017年,华信股份实现营收20亿元,净利润2亿元,而凌志软件的营收只有3.82亿元,净利润0.77亿元,两者差距不小。

不过就是这样的华信股份,排队等待一年零四个月之后,也于今年3月份的IPO“劝退潮”中撤回了自己的IPO申请。

/ 03 /

凌志软件未来能否突出重围?

终止IPO,复牌股价大跌,今年以来,新三板市场上演了不少这样的情形,不少投资者割肉,不少投资者抄底。

若没办法跨市场套利,那抄底的朋友就要关注公司的未来。

根据赛迪顾问的预测,2016年至2018年,日本仍将是中国软件外包市场中最大的发包国,2018年日本对中国的发包规模将达到109亿美元。

虽然日本离岸外包业务70%发往中国,但国内软件企业一般只能接到三、四层级的工作,利润不高。

在软件外包服务中,与最终用户签约的外包商是一级接包商,与一级接包商签约的是二级接包商,以此类推。

一级接包商控制客户资源,熟悉客户的业务细节,它们在完成系统分析、架构设计等前端流程之后,再将其余的部分外包出去。凌志软件主要是通过野村综研等日本一级接包商来承接项目。

2017年年报显示,凌志软件营业收入的70%来自日本,30%来自国内市场,公司对野村综研的销售金额占年度销售总额的41%。

2

背后的风险不容忽视——凌志软件对于日本市场及野村综研等主要客户的依赖,一旦日本经济、政治、社会、法制状况等出现变化,影响到日本市场对软件外包服务需求,将对公司的业绩和业务发展产生很大影响。

扩展市场、提升核心竞争力,进而转型、提高自己在行业中的话语权,应该是所有软件外包商需要考虑的。

中国软件外包企业之前大都是拼成本,成本上涨迫使公司必须提高服务价值才能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但提高价值对于大多数公司格外困难,原因是它们在传统外包服务上的优势都还没有建立起来,就好比要求你一边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一边给车换轮胎。

在这方面,凌志软件已经有过业务尝试。公司直接承接了日本大型企业大东建托的核心IT咨询业务。凌志软件称这意味着公司对日软件外包业务承接和交付能力、管理能力得到了日本大型企业的认可,有利于稳定和拓展日本市场的核心IT业务。 

并且,凌志软件表示,对日服务经验也利于公司将其管理经验、业务流程、技术知识和服务手段等复制到国内业务中。 

目前,凌志软件的国内业务主要为向证券业提供金融软件解决方案,2017年,这块业务为公司带来6740万元的收入,同比增长了81.35%。 

有业内人士指出,伴随着金融创新,我国证券业IT解决方案行业或将实现快速增长,内需或许会是未来几年中国软件外包公司的主要驱动力。

但必须要明确的是,简单拼人力成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只有拥有较高的研发能力,能为客户提供从咨询、基本设计、开发、测试、上线、 维护等软件全生命周期作业服务,才能得到较快发展,而仅提供代码编写服务的企业将逐渐被淘汰。

这样的行业,这样的凌志软件,各位大佬你会抄底吗?

读懂新三板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新三板”。欢迎监督读懂新三板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dxinsanban3)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