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拉横幅的公募不是最惨,还有人说自己快被“搞死”了

文/读懂新三板 蔡圣件 2018/04/23 23:29 公募专户 公募基金

公募专户到期潮将近,“血雨腥风”即将来袭。

1

公募专户到期潮将近,“血雨腥风”即将来袭。

上周,因子公司新三板专户产品巨亏,前海开源就惨遭投资者拉横幅,这也将公募新三板团队推上风口浪尖,微博大V表示“公募也难得遭遇如此窘境”

其实去年11月底,就有投资者向媒体反映,其投资的专户产品200万元只收回了几万元的本金;上个月,又有投资者对另一家公募新三板专户产品巨亏非常不满,在网上信誓旦旦说要维权……

虽然公募专户本身就是高风险产品,合同里也都明确不保本。但当真金白银亏的本金都不剩多少的时候,投资者可能管不了那么多。被拉横幅,大概只是凄惨现状的一个缩影。

募资一时爽,退出火葬场,希望还能剩点'骨灰',最近退出的事情太多了,快被投资者搞死了”。

被问候一下家人还算是好的,有些更激进的投资者,保不准就来公司堵你,要说法”。

现如今的环境下,公募基金的新三板团队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退出难,募资更难。读懂君拜访了多位公募基金新三板业务负责人,有的团队已经被裁撤,并入其他部门;有的负责人已经离开,另谋高就;剩下的,都在熬。

沟通过程中,"三类股东"问题鲜少提及,似乎与"三类股东"相比,退出问题要棘手的多。

/ 01 /

“都快被投资者搞死了”

“你说的东西我还真不了解,实在是没时间看,都快被投资者搞死了”。

说话的是某大型基金新三板团队负责人孙奇,资管新规出台,读懂君希望能请教一二,不过因产品到期退出问题而忙得团团转的孙奇,已经没有闲暇时间顾及其他。

2015年新三板火热,公募专户产品也大举进攻,参与定增的金额达56亿元;2016年,参与定增的金额高达18亿元。它们是新三板定增市场重要的参与方之一,哪怕是行情趋冷的2017年,公募专户参与定增金额也有3亿元。孙奇所就职的基金就是当时最激进的公募基金之一。

“募资一时爽,退出火葬场”。

“希望还有点'骨灰'”,孙奇打趣道,“最近退出的事情太多了”

当时的资管产品设计的年限主要是"2+1"或者"2+2",也就是说,大部分目前已经到期或者快要到期。

而这期间,做市指数从2673点一路跌到900点,大部分专户产品很难"独善其身"。上周闹的沸沸扬扬的前海开源某产品,因为踩雷中科招商,一位投资者对媒体表示目前产品净值为1毛钱左右(未经前海开源证实),也就是说亏损比例达90%。

2

微博评论截图

投了100万,三年之后只剩8万。有网友说投资煤色钢也没这惨。

3

微博评论截图

公募专户本身就是高风险产品,投资者要买者自负,但亏成这样,只能接受产品赚钱的投资者承受不住了。

4

当时市场上的一些产品在募资时,口号宣传过于美好了

亏了这么多钱,都是真金白银,说没有情绪那是假的。我们的专户产品净值也不容乐观,去年以来就经常碰到情绪激动的投资者。说实话,被问候一下家人还算是好的,有些更激进的投资者,保不准就来公司堵你,要说法。但我们也没办法,现实摆在眼前,只能协调。”北京一家公募基金新三板团队长李诚颇为无奈的说。

5

去年下半年以来,投资者大闹资管机构屡见不鲜,见诸报端的就达3例。不过在某公募基金新三板业务负责人张传奇看来,这仅仅是个开始,“今明两年是退出大年,净值很好的产品几乎不存在”。

“不要说已经实亏的产品,现在觉得自己账面还有浮盈的那都是在骗自己,”张传奇对读懂君说,无奈中还带有愤怒,“我们今年强行退了几只股票,退出之前还有点浮盈。但现在这流动性,一卖股价就被砸下来了,等强行清完仓就发现浮盈变实亏了。没办法,产品到期,不退不行啊。”

/ 02 /

“读懂君,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不仅存续产品存在退出问题,眼下的市场环境,要想设立新产品,募集资金也成了老大难的问题。数据显示,2015年当年设立的新三板公募专户产品多达266只,不过2018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新的专户产品成立。

也真是应了那句话,好募不好投,好投不好募

显然,公募基金的新三板部门大都很煎熬。“你说我能怎么办?你有什么建议吗?”

坐在读懂君面前的是崔斌,北京一家大型公募基金新三板业务的负责人。短短的半个小时里,他已经向读懂君重复了近20次类似的话——“我能怎么办?”

6

“我也不知道跟你聊什么,业务根本没法开展,”崔斌说,去年以来他们一直在尝试募资,根本募不到。

之前产品表现不好,怎么好意思张口跟老客户要钱?新客户一听到新三板都跑了。“我们还玩什么?你说我能怎么办?”崔斌的声音高了两度,他挪了挪眼前的咖啡杯,又挠了挠头,“团队就三四个人,募投管退都是我们自己负责,现在‘募’这首要的条件就达不到了,后面还干个毛线。

7

看起来,他很焦虑,尽管西装革履,但金融人所特有的谨慎和约束在他脸上都消失了,“你知道大家现在募资是什么情况吗?你能跟我说说现在大家都在干什么吗?现在大家都是怎么看新三板市场的?”

崔斌一连问了读懂君三个问题,看到读懂君一脸懵逼的样子,他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你怎么评价我现在的状态?”

“焦虑”。

“对对对,你说的对,就是焦虑。现在焦虑是正常的,不焦虑我觉得才不正常。你说我能怎么办?”崔斌说。

8

“募钱是别想了,去年以来我们也跟原有的一些募资渠道打听过,但一听是新三板的都不愿意投;跟一些朋友沟通,他们也不愿意只投新三板。”李诚也这样说,基本募资无望。

“我们现在主要以退出为主,之前比较激进的同行,现在也都不投了。原来他们还期待弯道超车,但是,现在呢?你看看还有几个过得开心的?募钱投三板,别想了”。

“其实就算是募到钱,现在的新三板也没法做”,张传奇说,“新三板根本不具备我们公募进场的条件,公募最擅长的是什么?在A股,我们有专用的席位,有速度优势,主要玩二级市场。但新三板这样的流动性,我们有什么优势?玩股权投资,这不是我们擅长的,现在放我们进新三板等于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之前他所在的基金通过专户产品投资了不少新三板公司,也一度十分看好新三板的前景,现在张传奇的语气中透露着迟疑,“公募在新三板的游戏规则都还没有制定,我们不太敢玩”

他举例说,新三板的涨跌幅限制竞价是跌不超过50%,涨不超过100%,但公募只敢像A股一样,上下都是10%,偏太多不敢报,合规就过不去。“因为我们是公募,管的比较严格,即便现在报价没事,保不齐以后哪里出问题秋后算账。本来也不赚钱,再给公司搞点幺蛾子,公司不搞死你才怪”。

/ 03 /

“熬,全靠公司养着”

退出压力,募资无望。一些公募基金的新三板团队想着转型,或者公募新三板团队早已被砍掉了,还有的则是直接离开。

就在几个月前,“公募新三板第一人”也从南方某公募基金离职了。

事实上,此前多次沟通,读懂君请教他对于新三板政策、市场的看法,他已不愿过多谈论新三板的政策了。在他看来,意义不大,一切捕风捉影的东西都不值得期待了,有政策?出台了再看吧

9

“他离开了?”崔斌听到这个消息很是惊讶,“他可是公募新三板第一人啊!

“不过也理解,现在能有几个过得好的,你看我现在的状态就知道了”,崔斌叹了一口气,“你说我能怎么办?”

“我听说,沪上有几家公募新三板团队都已经并入其他部门了”,李诚说,前不久,北京一家公募基金也撤掉了新三板部门。“我们不会撤,但我们在想着能不能开展点别的业务”。

李诚所在的团队现在想往股权投资方面走。股权投资的专户产品,期限可能是“3+2”或者“4+2”,这部分产品可能也会投点新三板,但他说,肯定不会专门为新三板投资而设立专户产品了

哎,现在能做的就是熬,”李诚说,他们还有些钱,但现在肯定不会在投了,哪怕看到高抛低吸的机会,“等政策明朗点我们可能才会好过点儿”。

而张传奇的团队已经不是单纯的新三板研究了,“新三板有些行业比较新,我们公司其他研究团队覆盖不到,我们研究了就为他们服务。现在主要做的就是覆盖那些公司,”他说,“全靠公司养着”。

他所在的基金是最老牌的公募基金之一,撤肯定不会撤,正常的薪水也没问题,但奖金可能差点儿意思,“那也没办法,没给公司赚到钱,奖金从哪儿来?”

读懂新三板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新三板”。欢迎监督读懂新三板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dxinsanban3)

即时快讯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