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纪鹏:新三板到了该破局时刻,第一枪要在交易制度创新打响

文/读懂新三板 武亚玲 2017/11/30 20:11 刘纪鹏 改革 新三板

严格来说,十九大之后新三板改革的时机已经到来了!

▲刘纪鹏

▲刘纪鹏

“严格来说,十九大之后新三板改革的时机已经到来了!”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刘纪鹏表示。

刘纪鹏曾为全国人大《证券法》、《国有资产法》、《期货交易法》和《证券投资基金法(修订)》修改组和起草组成员。今年6月份他联名10位教授关于新三板的发展上书建议:打破沪深交易所的垄断,成为名副其实的“北交所”,实现北上深三足鼎立。读懂君近日就新三板改革、“春天”等问题,前往中国政法大学拜访刘纪鹏。

在他看来,落实十九大精神,大力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是金融创新发展的第一步,第一枪就应该在新三板打响,而新三板改革的第一枪要打在交易制度上,推出集合竞价制度试点,未来新三板应该形成以做市商为主、集合竞价为辅的两部制交易制度。

刘纪鹏表示,新三板已经到了破局的关键时刻,虽然现在仍是寒冬,但是春天已经不远了。

以下为刘纪鹏口述。 

/ 01 /

新三板已经到了破局的关键时刻

新三板这种过了寒冬还是寒冬,春天老也不来,一潭死水变不成一江春水的格局已经到了破局的时候。严格来说,十九大之后新三板改革的时机已经到来,我们应该沿着新时代习主席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思想向前推进,否则怎样化解不充分不平衡的主要矛盾?

虽然新三板现在仍是寒冬,但是春天已经不远了。

中国很多大政方针都是在党的三中全会确定,明年3月份前后的十九届三中全会对经济工作的指导一定是贯彻十九大报告精神。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据了解,党中央领导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指示还有一个“72字方针”,“要把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放在突出位置,加快资本市场改革,尽快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合法权益得到充分保护的多层次市场体系”。

从十九大和党中央领导对资本市场寄予的希望来看,直接融资和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应该是当前的两个主要任务。

要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当前的瓶颈环节是资本市场供给不足,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局面始终没有解决。而事实表明,28年来仅靠深沪交易所无法发挥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必须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证券法的新修改也进一步明确了今后我国合法合规的市场包括证券交易场所,明确来说这个“场”和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切入点,就是股转系统,就是新三板。

改革必须从新三板入手,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和多层次资本市场。

而新三板目前的局面十分被动,甚至有些民怨沸腾的感觉。在这样的背景下要化解新三板的矛盾,打破新三板的僵局,突破点就是交易制度改革。

新三板的流动性不足,瓶颈就是没有新的交易方式,现有的交易方式不能满足一万一千多家挂牌企业的需求,一天只有几亿元的成交量是说不过去的。认为新三板在现有政策条件下,能够满足中小企业发展,能够搞活新三板的言论判断是胡说八道。

交易制度要改革,新三板的发展需要得到监管部门及新三板的两位老大哥深沪交易所的理解,大家要对新三板给予扶持态度,不要认为“小弟弟”出来会抢了饭碗。依靠深沪两家交易所的现有垄断不能够实现习主席新时代的伟大使命。

所以,落实十九大精神,大力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的第一步行动,第一枪就应该在新三板打响,这一点必须让大家看到希望,这一天的到来希望是在2018年上半年。

/ 02 /

新三板改革的第一枪要打在交易制度上

振兴资本市场的第一枪要在新三板打响,新三板改革的第一枪则要打在交易制度。

新三板的苗圃功能将企业培育成熟后,需要通过转板的绿色通道到深沪交易所去。深沪交易所要善待、要友好地接纳新三板挂牌企业转板;另一方面是监管部门要有主见,不要人云亦云,要承认企业在新三板挂牌“苗圃培育”有效的历史。

如果深沪交易所不同意开通转板通道,就不应再阻碍新三板自身推进有限的集合竞价制度。现在新三板推出集合竞价制度的条件具备,结算手段、技术支撑都没有问题。应适时推出集合竞价制度,否则新三板的春天就不会到来。

一种办法是,基础层采取协议转让,创新层采取做市商制度,创新层中选拔精选层采取连续集合竞价,但要控制企业数量,比如采用集合竞价的精选层挂牌企业不超过新三板企业总量的3%-5%,采用做市商制度的创新层则控制在10%-15%。如果新三板不能和深沪交易所一样采取连续性集合竞价,另一种办法就是可探讨非连续性集合竞价的创新模式。

推出集合竞价制度后,投资者门槛暂时不能降低,就要单兵突进,建成一个以机构投资者为主,采取连续性集合竞价的市场;如果采取非连续性集合竞价,那需要降低门槛,这应该是一揽子规划。

同时,改革新三板的交易制度,一方面要在精选层开通集合竞价;另一方面要通过打破券商垄断,引入符合条件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公司,增加做市商数量等方式将做市商制度搞好。我认为,做市商制度应该成为新三板今后主要的交易制度,新三板应形成以做市商交易为主、集合竞价为辅的两部制交易制度。

任何一种制度的推出都要充分考虑三个交易所之间的博弈竞争关系,三者应是互利共赢,新三板的改革必须要从中国证监会的战略规划和布局出发。我认为合理的方式就是两手抓,双轨并进,既有总体布局的指导意见,又有三个交易所互相融合,允许它们之间有绿色通道,同时也有一定比例给它们自主权。

可行的办法就是转板绿色通道由深沪交易所自主选择,但证监会的发行审核部门要加以撮合扶持。同时,在新三板的自主发展上给予一定空间,比如非连续性集合竞价先起步,或者严格控制3%-5%的比例推出连续性集合竞价。

我认为这几个办法只要勇于迈出第一步探索,新三板的春天就真的会在明年春天到来!

读懂新三板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新三板”。欢迎监督读懂新三板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dxinsanban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