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举报的天常股份丨中国商场的丛林法则,从未变过

文/读懂新三板 吴稻城 唐梁峻 2017/11/09 20:43 天常股份 宏发新材 新三板

背后真正的原因在于,为了能够活下去,宏发新材必须要把天常股份拦在A股市场之外。

拿到上市批文,意味着48岁的陈美城即将有一个新的身份——A股上市公司天常股份董事长。在中国,除掉国企外,只有不到2000个家庭能进入这个名单——他们是真正的人生大赢家,只有祖坟冒青烟者,才能进入这个名单。

人生赢家大门敞开的时候,一家新三板公司,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宏发新材(833719.OC)实名举报其财务造假,“编造弥天大谎污染资本市场,坑害广大投资者”。担心事情不够大,知道的人不够多,宏发新材还在上海陆家嘴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

陈美城最后一步恐怕再难跨出。两家公司同在江苏常州市,天常股份往南30公里,就是宏发新材公司所在地。一个上市公司没啦,常州市领导们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拿到上市批文后,还被同城竞争对手举报财务造假,恩怨莫过于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宏发新材和天常股份真有不共戴天之仇?不见得。背后真正的原因在于,为了能够活下去,宏发新材必须要把天常股份拦在A股市场之外。商业竞争的丛林法则,从来没有变过。

/ 01 /

如果没有被举报的话,不久之后,陈美城就会在深交所敲钟。天常股份大约会募集到4.5亿现金。这笔钱,是宏发新材2016年净利润的7倍。

宏发新材上一轮融资,还是在2010年,此后即便挂牌新三板,也没有对外融过一分钱。2016年报中,宏发新材的净资产也只有5个亿。

本地多了一家A股上市公司,本应该高兴,大不了也是“与我何干”的态度。要命的地方在于,天常股份融到的钱,以及A股上市公司的地位,一定会用来对付它的同城竞争对手——宏发新材。

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冤家路窄,卖面粉的见不得卖石灰的。更何况,两家公司的业务,实在是太重合了。产品相似程度高,它们绝大部分客户,都是风电发电的叶片生产商。

打了这么多年,互相有多少家底,几斤几两,大家都一清二楚。共同推动行业进步,那是暂时没能力干掉你,跟你打的哈哈。当你要上市了,准备背靠亿万股民搞死我的时候,那就不好意思了。

/ 02 /

玻纤增强材料在强度、刚度、耐疲劳等方面优异性能,是制造大中型风机叶片的主要原材料,这是天常股份的主要产品。宏发新材的主要产品叫玻璃纤维多轴向增强材料。

天常股份2016年销售4.8亿,扣非净利润3700万。最近三年,95-98%的销售客户都是风电叶片企业。宏发新材2016年营收7.8亿,扣非净利润6300万。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公司风电用玻纤多轴向增强收入占比分别为 76%、97%和 98%。

数据看来,宏发新材比即将踏上A股的天常股份还要更大一些。为啥不自己申报IPO,一起开心呢? 这还要从宏发新材的大股东说起。

2013年,重庆国际3.2亿元收购了宏发新材54%的股份,不久后增持到60%。好玩的是,层层穿透后,重庆国际实际控制人是云南国资委。收购后,原大股东谈昆伦一方持股40%,仍然担任总经理。

重庆国际的主要产品是玻璃纤维,是宏发新材的上游。近三年,重庆国际占到了宏发新材原材料供应的80%。既是大股东,又是第一大供应商,虽然宏发新材虽然已经辅导一年,至今仍未向证监会提交材料。

既然自己去不了A股,也不能让竞争对手去A股。这才是,商业逻辑。

要说历史的恩怨,还是有的。2014年,重庆国际还曾是天常股份最大的供应商之一,占到了30.48%的比例。

2015年风电行业出现“抢装”行情,风电用无碱玻纤尤其是高模量无碱玻纤供应出现紧张,重庆国际选择保证宏发新材的原材料供应,停了天常股份的供应。哪有什么市场经济,亲儿子最重要。

11月9微信图片_20171109204129

天常股份吃了亏,也学乖了。选择抱紧了美国供应商欧文斯科宁的粗腿,2016年,欧文斯科宁的供应占比达到了72%。招股说明书说的更赤裸了,“欧文斯科宁与发行人之间稳定的合作关系是发行人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原来的大供应商重庆国际的采购占比是多少?零!

所以说,阻止天常股份A股上市,不但是宏发新材的生产自救行为,也是在拯救大股东重庆国际。

/ 03 /

商场,特别你中国的商场,哪有什么你好我好大家好。最好是我好,你不好。只有你死我活,胜者为王。

我想起了另一个故事,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两家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巨头同处长沙,杀得更加血腥。

当年三一重工准备H股上市,融资三百亿港币。临门一脚时,被举报以“业务费”和“春节公关费”为名义涉嫌行贿近600万元。三百亿融资告吹,投行干活了,过亿的承销费该付还得付。

2013年《新快报》记者陈永洲事件,舆论哗然。因为收钱写中联重科数十篇负面稿,被判刑22个月。陈永洲收的谁的钱?

经历了短信门、间谍门、行贿门、收购门、微博门、裁员门、搬迁门和举报门,逼得全国人大代表,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也来了句“我的财产乃至生命都是党的”。

最后的结局,梁稳根把三一重工总部从湖南长沙搬到了北京昌平。放走百亿纳税大户,长沙市的父母官哭瞎了双眼。

还是《潜伏》里谢若林说的好,“两根金条放在这,你告诉我哪一根是高尚的哪一根是龌龊的?”

所以你看看,中国商界成功人士中,有几个是善茬?胜利即正义,成王败寇而已。

不信你想想,谁还记得中联重科的老板,叫什么名字?

读懂新三板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新三板”。欢迎监督读懂新三板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dxinsanban3)

即时快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