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老太太”IPO前夕套现1.2亿 大股东减持这件事你看懂了没?

文/解读新三板 解读君 2017/11/07 11:34 IPO 博拉网络 奥飞数据

上周三,奥飞数据和博拉网络同日上会,可惜双双遭遇暂缓表决,市场猜测是否因“三类股东”之故。

上周三,奥飞数据博拉网络同日上会,可惜双双遭遇暂缓表决,市场猜测是否因“三类股东”之故。

不少业内人士对此持反对意见,认为两家公司“三类股东”已清理完毕且清理过程解释的很详细,暂缓表决可能另有原因。

鉴于发审委没有披露两家公司具体暂缓表决的原因,外界只得将焦点转移至此前出具的反馈意见中,而奥飞数据二股东IPO前夕清仓一事引起了解读君注意。

“退休老太太”三年获利1.2亿元

奥飞数据自挂牌以来一直采取协议转让方式,二级市场交易寥寥,但在2015年12月-2016年3月期间却发生了频繁的交易,背后是公司第二大股东夏芳汝清仓套现,算下来夏芳汝三年投资获利1.2亿元!

1971年,初中毕业仅17岁的夏芳汝参加工作,最开始在湖南省岳阳市梅西供销社(隶属于岳阳市第二商业局)担任营业员;20岁时调往同集团的蔬菜公司任门店经理,37岁升任蔬菜公司副总经理,50岁退休。

就是这么个看似平常的“退休老太太”,拥有超越常人的投资眼光和果断利落的行事风格。

2014年3月,退休十年的夏芳汝在奥飞数据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前突击入股,斥资200万元受让现第一大股东昊盟科技持有的奥飞数据20%股权。三年后在挂牌公司IPO前夕先后16次卖出手中股票,以37.5元/股和84.28元/股分别卖出100万股,潇洒套现过亿元。

如此“精准”的投资行为也引起了发审委的质疑。首先是夏芳汝2014年3月出资200万元受让昊盟科技持有的200万元股权一事,当时奥飞数据总资产已超过2000万元,发审委询问原价转让的背景和原因,是否存在特殊安排?

IPO前夕清仓卖出的行为同样受到发审委的问询,发审委要求奥飞数据解释夏芳汝此举的背景和原因,各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以及转让时间相近而转让价格差异较大的原因。

发审委还要求奥飞数据解释夏芳汝对外投资情况,报告期内对外投资企业与发行人是否存在交易及资金往来,与发行人客户、供应商是否重叠,是否存在资金及业务往来。

不普通的集邮党

针对以上三个问题,奥飞数据在更新后的招股书中披露了夏芳汝之子控制的公司,其余均未披露。

不过在第一次报送的招股书中,奥飞数据披露了2015年11月-2016年3月夏芳汝对外卖出时候的交易记录。

1

可以看到,夏芳汝对外转让价格分别是37.5元/股和84.28元/股,这恰好与奥飞数据挂牌新三板后的两次增发价格保持一致。并且,解读君发现夏芳汝的16名交易对手大多不简单,即便是自然人也不是三板市场上常见的IPO集邮党,他们与奥飞数据各方都存在或多或少的联系。

首先是以37.5元/股成交的7名自然人股东,其中2名是奥飞数据的在册股东,4名是奥飞数据关联人,仅一人未找到联系。

具体来看,两名在册股东是冷勇燕和唐巨良,二人于2015年7月参与了奥飞数据挂牌后的第一轮增发,当时每股增发价就是37.5元。另外四名关联股东中,何烈军任奥飞数据副董事长、何宇亮任董秘兼副总经理、唐仲良任副总经理、张庆北曾任控股股东昊盟科技监事。

有两件事值得提一提。1、参与第一轮定增的唐巨良和奥飞数据现任副总经理唐仲良是兄弟关系;2、昊盟科技监事张庆北与夏芳汝的交易发生在2016年1月、3月,张离职。

2016年5月,奥飞数据启动了挂牌以后的第二轮定增,发行价格为84.28元/股,踊跃成长1号基金、深圳索菲亚、新风口定增1号基金等六名股东参与认购。

由上表可知,早在两个月前,踊跃成长1号基金、深圳索菲亚就出现在了奥飞数据的股东名单上,两名机构分别以84.28元/股受让夏芳汝持有的36.7万股、30万股。

夏芳汝另外7名交易对手中,曾乐民、苏丽霞的来历也不简单。曾乐民与新风口定增1号基金出资人之一的杨军是夫妻关系,苏丽霞是踊跃成长1号基金母公司踊跃基金合伙人何兆基的母亲,两基金均参与了奥飞数据第二轮定增。

也就是说,以37.5元/股成交的股东大多是奥飞数据现/原高管,或者是参与了第一轮定增的股东;以84.28元/股成交的则大多是参与了第二轮定增的外部股东,普通集邮党要想搭上这轮IPO快车不容易。

IPO前夕减持 大股东你是没信心吗?

类似奥飞数据这般大股东IPO前夕减持的公司不在少数,尽管拟IPO企业出于各种原因可能存在股权结构调整的需要,但在IPO概念股横行的新三板,大股东减持被看作一个极其不好的信号。

一旦上市成功,股权价值不可限量,但最熟悉公司运作情况的大股东却连续减持,不免让人怀疑是否自家人都对IPO没有信心。

今年10月10日,已处于反馈阶段的网银互联公告称已撤回IPO申请,证监会决定终止对公司上市申请审查。而在受理停牌前,也就是上市辅导期间,网银互联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何洪忠、余宏智、韩军先后4次减持,持股比例由65.45%减少至52.40%,套现约5889万元。

截至今年年初的统计数据显示,实际控制人在申报IPO前减持比例最高的10家公司中(减持比例均接近或者超过7%),七维航测终止了IPO辅导,网银互联终止审查,谢裕大海典软件晨光电缆中兴通科技辅导时间均已接近或者超过2年,但尚未申报,并都伴随着业绩下降。其中,谢裕大2016年归母净利润下滑超过50%,晨光电缆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持续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大股东减持是证监会审核中关注的重点信息,如奥飞数据就被追问夏芳汝减持一事。若处理不好,大股东减持会给企业上市凭空增加不少波澜。

来源:解读新三板  作者:解读君 

读懂新三板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新三板”。欢迎监督读懂新三板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dxinsanban3)

即时快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