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披工作靠券商“支撑”,金洋新材当甩手掌柜好“潇洒”

文/金色光 2017/10/26 11:05 券商 金洋新材 风险提示

实控人、董事长和总经理长期在国外,金洋新材已实际停止经营,未披露年报和中报,面临被摘牌的风险,信披工作基本上由主办券商安信证券来承担,看来金洋新材内部已是一团糟。

实控人、董事长和总经理长期在国外,金洋新材已实际停止经营,未披露年报和中报,面临被摘牌的风险,信披工作基本上由主办券商安信证券来承担,看来金洋新材内部已是一团糟。

2017年10月23日宜春金洋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金洋新材,证券代码:832490.OC)披露了主办券商安信证券出具的风险提示公告,主要内容有两点,一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彭华、总经理桂贤友长期在国外,公司实际已停止经营;二是金洋新材未能披露2016年年报和2017年半年报,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公司不负责任,监管层无奈,主办券商心累

金洋新材是一家从事钽铌加工、销售、进出口贸易业务的企业,2015年5月21日在新三板挂牌,目前其持续督导券商是安信证券。

从披露的公告内容来看,进入2016年,金洋新材被主办券商出具了太多的风险提示公告,内容涉及持续经营能力、未按期披露中报和年报、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未履行承诺等各类事项,新三板市场上能看到的乱象几乎都在金洋新材上可以找到:

1

如果说在新三板上要找一家经常不履行相关义务、非常不负责任的公司,金洋新材肯定入选。主办券商提示风险已经毫无作用,监管层的罚单也效果有限,金洋新材已经彻底不管不顾了。

估计安信证券也很无奈,由于金洋新材的不负责任,公司的信息披露工作基本上由安信证券来承担了。安信证券在公告中提到,为保护股东诉求及利益,安信证券督促并协助公司持续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在规定时限内披露进展情况;若股转系统做出金洋新材终止挂牌的决定,安信证券将“收集股东诉求,与股东充分沟通补偿方案,并要求金洋新材及其实际控制人充分考虑股东的意见及诉求,尽快明确补偿方案或其他安排,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反观实控人彭华,身在国外,对公司事务毫不关心,“金洋新材及其实际控制人并未提出对中小股东保护措施的具体安排”。

金洋新材挂牌时其股东人数有3个,实控人彭华、总经理桂贤友和另一自然人股东漆春萍分别持股70%、26.46%和3.54%。同年8月份公司完成了挂牌后的第一次增发,以5元/股的价格发行720万股,募集资金达到了3600万,股东方面共新进包括新余市马特瑞斯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深圳平安大华汇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和14个自然人股东在内的16个新股东,定增后彭华和桂贤友持股比例为60.87%和23.01%,其他新进股东持股13.04%。

不过新进的股东中有一部分与公司董监高存在关联关系,除了定增对象喻均林等6人原本在公司担任董监高职务外,彭雯雯是彭华弟媳,饶晓雯是桂贤友女儿,均与公司董监高有关联关系。现在公司股东共有32个,目前看来,如果金洋新材被摘牌,最悲剧的莫过于新余市马特瑞斯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深圳平安大华汇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和李凌、许佳佳等6个自然人股东了。他们以及通过二级市场进来的股东的权益如何保障,是最大的问题。

实控人回国遥遥无期

彭华及总经理桂贤友为何长期在国外,这与金洋新材的主营业务有关,因为金洋新材业务中涉及的钽和铌,主要来源是国外进口。

钽铌属于稀有金属,目前主要的两个钽铌产地是澳洲和非洲,其中全球50%的钽矿分布在非洲,而中国90%的钽铌矿产都依赖国外进口。金洋新材全资子公司非洲金洋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非洲金洋)成立于2012年10月2日,主要从事津巴布韦钽铌矿的勘探和开采情况,公司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非洲金洋在津巴布韦有42个矿权证,矿区面积合计788万平方米,可为金洋新材的钽铌材料加工提供重要的原料。以此来看彭华及其高管长期在国外,也是可以理解的。

2016年4月29日安信证券披露了一则风险提示公告,称金洋新材的海外投资可能因本土化政策实施遭受损失:

2

安信证券提醒,截至2016年4月29日,非洲金洋尚未就本土化方案和具体实施时间等方面与津巴布韦政府签订有效协议,未来存在因实施本土化政策而导致公司丧失对非洲金洋的控制权,使公司海外投资发生重大损失。以此推论,如果彭华及其高管与津巴布韦政府就本土化方案进行拉锯战,他们长期留在国外也是可以说得过去的,毕竟大多数非洲政府的办事效率还是“杠杠滴”。

贾跃亭将玩的一团糟的乐视甩给了孙宏斌,乐视好歹有人负责日常运营;而金洋新材实控人和总经理蹲在国外一去不复返,目前尚无回国的迹象,遥遥无期。实控人和总经理对公司也不管不问,致使公司实际上已停止经营,信息披露都要靠安信证券来撑着,也有点说不过去了。

基本面一团糟的金洋新材还能扛多久?

披露完2016年的半年报后,金洋新材已经有一年时间未披露定期报告了,期间虽然股转系统和证监会的罚单一波接一波,但金洋新材不为所动,坚持不交,因为它也无能为力了,按照安信证券的说法,公司实际上已停止经营了,如何能交报告呢?

金洋新材的辉煌岁月竟然是在挂牌之前。

现有的资料显示,2012年至2014年金洋新材年营业收入分别为7745.12万元、5784.14万元和6650.10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6.58万元、-243.38万元和-546.16万元。2015年5月份挂牌后,金洋新材的业绩不知何故,犹如坐上了下滑梯,越来越糟。2015年公司营业收入3127.38万元,同比减少52.97%,净利润-1075.58万元,同比减少96.93%。2016年上半年金洋新材营业收入下降到997.62万元,同比减少12.26%,净利润半年亏损680.71万元,同比减少20.38%,之后由于金洋新材再未披露过相关的财报,营业收入与净利润不得而知。不过从安信证券的口中推测可知,实际上已停止经营的金洋新材只能用惨来形容了。

读懂新三板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新三板”。欢迎监督读懂新三板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dxinsanban3)

即时快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