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摘牌不摘了,欲走还留的坦博尔内心有多纠结?

文/ 金色光 2017/10/23 10:28 否决 坦博尔 摘牌

摘牌议案被全体股东集体否决,一个月前已决定好要摘牌的坦博尔又不摘牌了,坦博尔为何如此?

摘牌议案被全体股东集体否决,一个月前已决定好要摘牌的坦博尔又不摘牌了,坦博尔为何如此?也许是新三板上预期目的难以实现,不如离开,但呆在上面或许又有机会,这种欲走还留的矛盾心理,可能就体现在股东大会对摘牌议案的否决上。

2017年10月16日青州市坦博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坦博尔,证券代码:831967.OC)补发了一份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以及一份对补发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的说明。两份文件说了同一件事情,那就是原本说好的摘牌不摘了。

拟定的摘牌议案被唱独角戏的股东大会否决了

2017年9月14日坦博尔发布了拟申请公司股票在新三板终止挂牌的公告,公司称公司摘牌是为了配合公司战略发展规划。但是在10月10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所有股东对该议案投了反对票。

我们注意到,公司的股权结构比较奇怪。

成立于2004年4月的坦博尔主要从事品牌羽绒服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2015年2月16日在新三板挂牌,目前是一家转让方式为协议转让的基础层企业。从股东结构上来看,坦博尔的股东结构比较简单,2015年挂牌时其股东人数有9人,其中上海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1.12亿股的股份,持股比例67.14%,实控人王勇萍直接持股16.78%的股份,青州市坦文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四个有限合伙持有坦博尔14.15%的股份。

挂牌两年多时间里坦博尔股东间发生多次股权转让,截至2017年6月,中报披露坦博尔现有股东有6人,除了上海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三个有限合伙人股东外,自然人股东仅剩下了王勇萍和2015年上半年进入的小股东余雪利,余雪利持股10324股,是公司第六大股东,但余雪利也在2017年9月1日进行了减持,因此现在公司股东只有5个。

调查发现,公司五个股东本身就存在着关联关系, 上海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王勇萍占股比例99.5%,任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青州市坦文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王勇萍占股32.56%,是执行事务合伙人;青州市尔雅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王勇萍占比23.84%;青州市博顺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王勇萍占比33.85%。

换句话说,坦博尔五个股东中的王勇萍,他同时还是其余四个股东中的股东,一个任法定代表人兼执行董事,一个是执行事务合伙人,另外2个是有重大影响的股东。王勇萍个人持股比例25.33%,上海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67.14%,单凭王勇萍和他占股99.5%的上海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他就直接和间接占股比例达92.14%。以此看来,坦博尔摘牌的议案被否决,基本上是被王勇萍一个人否决的,坦博尔的临时股东大会实际上是王勇萍一个人的独角戏。

挂牌之后基本面有所好转,但融资仍旧困难

挂牌之前坦博尔处于严重亏损的状态。2014年坦博尔的营业收入为4.34亿元,同比减少29.36%,净利润亏损4223.00万元,生产的羽绒服销售不畅导致产品大量积压,2014年期末坦博尔的存货达到3.40亿元,占公司当年流动资产的66.41%,存货周转率仅有0.71,某种程度上,坦博尔2014年面临的困境与李宁类似。

在新三板挂牌后坦博尔基本面有所好转,2015年至2016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63亿元和3.71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6.44%和2.22%,净利润分别为-3519.85万元和1679.00万元,扭亏为盈;报告期内坦博尔的存货分别为2.16亿元和1.40亿元,大幅减少,相应的存货周转率得以提升,公司基本面改善。

但2017年似乎业绩又在下滑。据半年报披露,2017年上半年坦博尔的营业收入为1.03亿元,同比减少35.14%,净利润60.36万元,同比减少40.18%,上半年盈利下滑,报告期内库存1.46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为57.03%,存货周转率为0.41。

此外,博尔挂牌后的这两年多时间里,除了公司基本面适当改善外,在融资、市场交易等方面均乏善可陈。市场交易方面,挂牌的973天中仅有10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金额6864.08万元,2007年9月1日原公司第六大股东余雪利将其持有的10324股股份转让后,迄今为止再无成交。

融资方面,坦博尔挂牌以来尚未实施过定增或其他方式的融资,以此判断,公司与其他摘牌企业的原因类似,也是因为挂牌新三板后没有享受到相应的市场红利,打算选择摘牌。2017年9月公司发布了拟摘牌的公告,称摘牌是为了配合公司战略发展规划。

或许销售旺季来临而放弃摘牌

但为什么又选择不摘了呢?作为季节性特征非常明显的羽绒服生产企业,坦博尔即将迎来其生产销售的旺季,在秋冬季节这个时点选择摘牌,显得不太合适。羽绒服的销售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从坦博尔2014年以来的羽绒服销售情况来看,每年的3月至5月羽绒服销售处于淡季,每年10月中旬至次年2月是销售的旺季,因此每年一、四季度的销量通常要高于二、三季度。今年上半年业绩不佳,但不排除下半年业绩大爆发的可能性。

羽绒服卖多少与冬天是否寒冷紧密相关。

2017年8月15日每日财经网发布的一篇报道《2018年冬天预测会冷吗?2017至2018年是冷冬吗?》中提到,过去三年的记录表明,2014年9月南极半岛海冰面积异常变大,阻碍了2014年厄尔尼诺现象的发生,而2016年南极半岛海冰面积异常变小,又阻碍了拉尼娜现象的发生。如果9月份南极半岛海冰面积明显增大,则拉尼娜现象会发生,今年冬天是冷冬的可能性很大。按照学者郑飞的预测,2017年至2018年发生冷冬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今年的冬天是冷冬,对于羽绒服生产企业,显然是大大的利好,有利于增加销售。虽然是否确实为冷冬尚存在变数,但宁信其有,以此来搏一搏,可能是目前坦博尔最好的选择。何况呆在新三板上,并无害处,或许还有其他机会。因此,欲摘牌又决定不摘牌,原因并不复杂,很可能是股东大会唱独角戏的王勇萍自身矛盾心理以及决策变化过程的体现。

读懂新三板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新三板”。欢迎监督读懂新三板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dxinsanban3)

即时快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