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兴智能内斗升级:股东要强行换掉董、监事会?

文/挖贝网 许芸 2017/09/27 10:30 内斗 创兴智能 新三板企业 浙商证券

新三板挂牌企业创兴智能(835273)股东和董事会之间的内斗已不是一天两天,斗争的激烈情况和导致的恶果从创兴智能及其主办券商频繁发布的公告也可见一斑。

新三板挂牌企业创兴智能(835273)股东和董事会之间的内斗已不是一天两天,斗争的激烈情况和导致的恶果从创兴智能及其主办券商频繁发布的公告也可见一斑。

日前,创兴智能主办券商浙商证券发布7月以来的第6次风险提示公告, 揭示创兴智能股东和董事会之间的“厮杀”仍然激烈,不仅因为争执提前半小时结束了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对于是否形成决议双方也是各执一词:董事会称没有,股东则称已最终形成。

据挖贝网了解,本次股东大会涉及创兴智能股东要求重新选举董事会、监事会成员的议案,声称已形成相关决议的创兴智能股东持有约64.29%的有效表决权。

创兴智能的内斗,要被强行走向“大结局”了吗?

定增价打对折引发大乱斗

创兴智能2016年1月挂牌以来相当低调,今年7月起却一反常态,关于公司股东与董事会的内斗频频被媒体报道。7月至今创兴智能及其主办券商发布的公告数量已快赶上2016年总和,数目繁多的公告也将创兴智能的内斗实时呈现在公众面前。

梳理创兴智能公告不难发现,公司股东和董事会的内斗缘起其于7月5日补发的挂牌后第二次股票发行方案,创兴智能拟以2.6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1538.46万股(含),募资不超过4000万元(含)。而在2016年6月完成的第一次募资中,创兴智能的增发价为5元/股,在册股东楼杭、杭州海多赢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新增投资者科发一号新三板投资基金(下称:科发一号)、杭州金龙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自然人颜阿龙参与认购,共募资192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一次募资完成后和第二次股票发行方案出炉期间,创兴智能并未进行过权益分派,这也意味着不过短短一年时间其增发价格几近腰斩。而挖贝网在Choice查询创兴智能历史成交发现,创兴智能挂牌后交易惨淡,股价自2016年11月8日跌至1.5元后长期处于1、2元低位,且最高股价在10元、13元时的成交量分别只有2000股、1000股。2016年11月22日、23日创兴智能第一大股东梁大藏还曾砸盘套现,以0.5元每股的价格卖出31万股,套现15.5万元,导致22日当天跌幅高达66.67%。套现两天后,梁大藏因牵涉到梁景波、梁井辉与雄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金融借贷纠纷,所持44.88%股权被全部司法冻结。

可以看到,参与创兴智能第一次募资的科发一号、金龙实业、颜阿龙等投资者已基本被套。而如果创兴智能第二次股票发行方案顺利实施,这些投资者的浮亏将被进一步确定。

不愿就此认栽的股东展开反击,反击的方式不是否定第二次股票发行方案,而是釜底抽薪要求重选通过募资方案的创兴智能董事会成员。2017年7月11日,创兴智能董事会收到了由科发一号、杭州畅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畅业投资)发出的邮件,两位股东提出在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新增《关于重新选举董事会成员的议案》《关于重新选举监事会成员的议案》《关于解聘会计师事务所的议案》,与《关于公司定向发行股票的议案》等一起审议。

依照相关规定,科发一号、畅业投资提出的要求被创兴智能董事会通过,创兴智能于7月13日发布了监事候选人公告和董事候选人公告。不过,有意思的是,同日,创兴智能发布了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决议公告,宣布取消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挖贝网注意到,该次董事会通知在7月12日发出,于当天晚上9点召开。

创兴智能股东与董事会之间的斗争大幕正式拉开。

内斗白热化

股东和董事会正式宣战后,内斗就不再停下。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在7月12日晚召开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展开后,紧接着7月14日,创兴智能又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终止公司股票发行方案的议案》,并于当日在全国股转系统官网公告。同时,创兴智能表示因2017 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取消,造成科发一号、畅业投资提出的三个新增议案也无法表决。

7月17日,创兴智能收获主办券商浙商证券的第一次风险警示,提示公司经营管理层存在不稳定的风险。7月20日,浙商证券再发风险警示,揭示创兴智能内斗升级:科发一号、畅业投资将要求于2017年7月21日如期召开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邮件发送给创兴智能董事会的同时,抄送给了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全国股转公司和浙商证券。浙商证券提示,创兴智能股东与其现任经营管理层之间目前存在严重分歧,可能导致创兴智能经营管理层不稳定。

挖贝网注意到,在7月21日,创兴智能第一大股东梁大藏也加入了战局,梁大藏提请股东大会对董事会成员进行重新选举,提名袁军、尹少锋、毛思纯、刘双军、夏云科为董事,同时免去上一届全部董事会成员。

7月26日,创兴智能再次召开董事会,梁大藏提出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获通过,获准召开的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的审议内容包括此前科发一号、畅业投资提出的三个新增议案。

9月20日,历经波折的创兴智能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终于召开,但最终草草收场。浙商证券发布的风险警示公告中称,本次股东大会召集人董事会声称会议期间因股东争执导致会议无法进行,于上午10:30宣布会议结束,没有形成相关决议。不过,持股占本次股东大会有效表决权股数约64.29%的股东梁大藏、科发一号等声称最终形成了相关决议。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截止9月26日晚,创兴智能尚未有关于该次股东大会情况的公告披露。

都是输家 苦果一起吃

股东和董事会忙着内斗,公司经营自然出问题。

9月14日,在新三板半年报披露大限过去近半个月后,创兴智能才匆匆发布了2017年半年报。不过,由于信披违规,创兴智能及其时任董事长楼杭、董事会秘书/信息披露负责人何煜霞均被全国股转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而在更早之前的8月11日,创兴智能宣布公司停产。

创兴智能将停产原因归咎于股东梁大藏、科发一号、畅业投资数次要求重选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严重不良影响。

创兴智能公告称,由于得知公司股东拟更换全部董事、监事,已经洽谈的定向增发投资者决定全体撤资,导致定增流产;与公司合作的供应链融资银行、融资租赁公司决定停止或收紧对公司供应链融资的授信额度,导致公司产品无法通过供应链融资方式进行销售;常年合作的上游供应商决定暂停与公司合作,或者取消或者缩短账期。另外,由于缺乏流动资金,并且缺乏供应链融资导致产品滞销,公司产能急剧缩减,公司各部门员工的工资、福利等无法及时足额发放,从7月底开始,已有员工陆续申请离职。

创兴智能认为,造成上述原因的根源在于公司部分股东滥用控制权或者股东权利,在公司发展关键时刻,强行更换公司管理层,干涉公司正常经营管理,最终可能损害其他股东、债权人、员工、当地社区的利益。并表示,希望各方和谐商讨解决方案,共同恢复公司的正常生产。

不过,从目前来看,创兴智能股东和董事会之间的斗争仍在持续,何时能结束内斗恢复生产仍然无解。公司经营无法持续,意味着股东解套遥遥无期,创兴智能也或将面临比现在更坏的局面。

读懂新三板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新三板”。欢迎监督读懂新三板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dxinsanban3)

即时快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