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十年之后天下巨变?(大势原来如此,而财富在往哪里去……)

文/观察者网 金灿荣 2017/08/15 10:35 产业 投资者 科技 经济走势

“未来10年世界可能的大变局”。

13bb55ec5fb54d16b5c177d19741335e

我今天很大胆地选了一个大题目——“未来10年世界可能的大变局”,其实社会科学的预测功能比较差,主要还是做事后诸葛亮,把过去犯的错误和成功的经验总结一下,以便以后走得更稳。

为了简便起见,我就把所想到的未来十年的趋势归结为十个方面。

一、美国进入更年期,日本最难接受中国崛起

尽管我们学者喜欢讲一些边边角角的东西,会把那些非传统安全性问题看得很高,但是从历史经验来看,大国关系对国际关系最重要,未来十年大国关系要比过去十年更复杂,这是一个大的判断。

“大国”很难定义,我只是说从经验角度看,在我这里是指六个国家和国家集团,即中国、美国、俄罗斯、欧盟(作为一个整体,它的行动能力相当于一个大国)、日本、印度,但巴西没有算进来,虽然它的体量足以成为一个大国,但是很可惜,它的行动能力比较差。

巴西个子大,但行动能力较差,不算。 我去过巴西两次,巴西朋友说上帝一定是巴西人,因为他对巴西太厚爱了。在巴西,你跟他们谈“饥寒交迫”,他们彻底不理解,因为他们很少有“饥”的感觉,物产丰富,随便拿个东西就可以吃,“寒”就更没有了,对吧。

有巴西朋友到北京来,当时正值1月份,我们跟他说要多穿衣服,他说好,结果他带了三条长袖衬衫,然后一出北京机场就给冻一跟头。

因为他平时就是短袖短裤,带三条长袖,不就是多带衣服吗,对不对。巴西这个地方就是条件太好,太好了以后就容易有问题,就是散漫、组织能力很差,而人类的进步基本上是靠组织能力来衡量的,组织能力越强,发达程度就越高。

地球最大的肺亚马逊森林在巴西,地球的肾亚马逊河也在那,水量丰富到什么程度呢,它在枯水期的水量是我们长江的8倍,丰水期那就是海了,站在河岸看不到边的,具有如此体量的巴西就是个大国,但是很可惜它缺乏组织能力,不能算“大国”。

客观看,六大国中,中美印会好于俄欧日。俄人口偏少,1.42亿人,出生率只有0.67,一个女人生不了一个孩子。欧洲、日本人口也在老化。从人口、资源、国家组织能力等角度,中美印态势要好一点。

从主观上看,未来这六国和六国集团的行为方式其实差不多,首先都要搞好内部式,这是第一。第二是尽量搞好与其他大国关系。把内部事务、国际关系这两件事做好了,然后再去推进自己的国际议程,所以其实大家的行为方式应该是差不多的,主要是三点:内部,然后外部关系,然后推进自己议程。

总体来讲,未来的大国关系是非常复杂的,之间的纵横捭阖,相互参与应该是加深的。对中国来讲,未来中俄关系、中欧关系大致应该是稳定的,我们比较难处理的是中美、中日、中印三对关系。

从美国角度来讲,未来随着中国力量跟趋近,它会越来越紧张,然后对我们的反应会越来越不那么从容。

我本人是研究美国的,从1984年开始专门研究美国,已经33年了。

我个人有一个体会,美国这个国家在变,它现在进入更年期了,原来脾气挺好的,还挺可爱的,很自信的,当然也有点毛病,就是喜欢颐指气使,喜欢指挥人。

美国总体来讲还是好打交道的,因为自信的国家会宽容、幽默,骂它没有关系,骂它反而会自己跟自己开玩笑。

现在美国正在变得像印度,很敏感,喜欢听奉承话,你讲它好话它会高兴,但一骂它它就跟你急,幽默感没有了,没有以前好打交道了。估计以后就是这样,中国跟美国力量趋同,然后美国脾气不好,两国关系挺难处的。

至于日本,我个人认为它是世界上所有国家中最难接受中国崛起的,因为日本有两个心理是别的国家没有的,一个就是对中国有愚蠢的种族主义,另一个是有非常深刻的犯罪感。

过去一百多年,日本学西方,脱亚入欧,学到了一个很棒的东西,就是工业体系。日本自此掌握了现代制造业,然后工业化做得很好,好到什么程度呢?

不仅是亚洲第一,而且在全世界非西方的180个国家和地区它都排第一,而我们中国过去有段时间愚蠢地拒绝工业化,主要是晚清70年,对比之下,日本是朝野同心拼命地学,学得很好,而中国一再地愚蠢拒绝,导致的结果就是工业日本碾压农业中国。

这是个事实,必须尊重和承认,然后谦虚地学习改正。但是问题发生在下一个环节,日本的理论家、政治家、战略家错误地把这一段时间的技术优势解释成了日本文明对中国文明永恒的优势,这是偷换概念。进而有一些人比较恶劣,心也比较窄,就把它解释成日本人比中国人强。

在这个过程当中,日本还编造了很多文化谎言,然后中国一帮愚蠢的知识分子一百年来一直在重复这些谎言。比如日本人说中国人马马虎虎,原来没出国我是同意的,后来我去了美国,发现了美国人跟我们一模一样,接着去了俄罗斯才发现,那才叫马马虎虎,后来去了巴西和印度才知道真正马马虎虎的是他们,而且是没有底线的,中国在大国里面算好的,竟然也被日本人说成就是中国特有的毛病。

还有一个文化谎言说中国人不团结,一盘散沙,这个是很影响中国知识界、政治界的。连民国之父孙先生都这么说,我之前也觉得这个判断是对的,后来在世界上一跑,我美国去了一百多次了,别的国家和地区70个左右,后来就发现跟正常人类比,我们其实比他们多数都团结。

比如说非洲,你看卢旺达大屠杀,图西族和胡图族在四个月时间,相互屠杀了130万人,太残酷了。然后你再看中东、北非和西亚,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太深刻了。我听说有个阿拉伯谚语这么说的,在沙漠上遇到波斯人和毒蛇,一定要先打死波斯人,呵呵。

然后再看南亚,你看巴基斯坦和印度,它们其实原来是一个文明圈,人种其实都是黑白混血,都是一样的,但现在势如水火。

欧洲的话,我们可以说说斯拉夫人,斯拉夫分三块:西斯拉夫、东斯拉夫,南斯拉夫,西斯拉夫的代表是波兰,东斯拉夫代表俄罗斯,他们之间是相互仇恨,特别是波兰对俄国的仇恨,大家应该都看过布罗津斯基的书《大棋局》,因为他是波兰人,他是知道这个民族感情的,他在书中说波兰人对俄国人的仇恨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不需要教育的。

东斯拉夫是三兄弟,白俄罗斯、俄罗斯、乌克兰,现在你看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仇恨有多大。所以我的结论是这样,我们跟正常人类比,都比他们团结。

另外,日本人在过去100年侵略中国,其实是有点心理障碍的,其实它心里清楚中国是它的文化“养母”。大家可以去上野公园旁边看一下日本国家历史博物馆,你会发现日本从古坟时代进入王朝是702年,很晚的,在八世纪才从部落进入王朝,是很年轻的一个民族。它接受的东西就是五经博士,从朝鲜半岛传过去的,它的文化是从学儒家开始的,然后再加上汉传佛教,又叫大乘佛教。中国是它的文化养母,日本现代化以后上来就打我们,他为了说服自己,也为了震慑中国人,就要羞辱你,把你说得特别不堪,给自己找一个安慰。

其实日本今天已经开始面临困难了,因为日本拥有技术优势的前提是中国人愚蠢的拒绝学习,只要中国人开始学习,在技术上赶上他只是个时间问题。技术优势按照我的理解就是广义的知识优势的一部分,包括狭义的知识、技术、制度,而这些通过学习过程完全是可以弥补的。

第一件事,他们原来觉得索尼是最伟大的电子帝国,应该是unbeatable,不可战胜的,但现在他们自己会说“where is Sony?”,索尼还在,不过已经成为我们华为的打工仔了,是配件供给商。

再一件事就是日本的高铁叫新干线,他们觉得我独步天下,我的高铁谁也不可战胜,现在他们清楚地知道中国高铁比他们好。世界上三大高铁系统法国、日本、中国,我们是最好的。日本新干线最高时速246公里,法国272公里,在中国不到时速300公里都不好意思叫高铁,我们叫动车。按照中国的标准,日本是没有高铁的,你246的时速怎么好意思叫高铁呢?

日本还有一个的特殊心理,从甲午战争到全面侵华,对中国的侵略特别残酷,它害怕我们有强大的报复感。其实中国属于大国里面特别好的国家,日本认个错其实就过去了,但他就是不认错,所以中日关系未来一定是很麻烦。

中印关系以后肯定也是很麻烦,因为有边界冲突,这是很现实的问题。然后在客观上,我们又是同时崛起,处于战略竞争态势。

992ae54fd8ec4cf7ad6770a0ad7c99d6

二、世界在走向两超多强

第二个大趋势是世界在走向两超多强。不会像美国希望的那样,永远保持一超多强,也不是像我们以前推荐的“多极化”,它是两超多强,不是设计它走出来的。在中国保持国内政治稳定的情况之下,我们的经济发展比大多数国家还是要快,在此基础上,我们综合国力会稳步提高的。因此我估计未来十年中国和其他大国应该是会拉开距离的。

中国经济发展有一个诀窍,就是我们是双轮驱动、双引擎,一个是市场,有一些中国人天生就擅长搞市场,他们是天生的企业家,特别是江浙一带。我祖籍是浙江的,我有四个堂兄,每个人都比我有钱。中国这个民族具有企业家天赋,给他市场经济他就可以玩得转,珠三角也有一批这样的企业家。

另外,中国地方政府每一个党委书记其实都是CEO,整天想着怎么招商引资。这两年,地方政府这个轮子稍微熄了一下火,但是十九大之后肯定会重新启动,我们会回到双轮驱动,我们的经济会更快一些。美国是单轮驱动,只有市场,它玩市场玩的非常好。

总之,世界格局从一超多强走向两超多强,这是一个判断,然后再讲具体一点呢,就是世界治理的主要平台以后将是G20、G7还会存在,但它的作用性是会下降的。还有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强大,由中国推动的一些新的国际机制将会更为重要。比如说亚投行、金砖银行、亚信会议、上合组织。还有一个传言,就是77国集团下面有一个南南合作银行,也快有60年了,然后不死不活,他们急需有效的领导,中国可能会琢磨着要把这个给改造改造。

另外,有些倡议,像“一带一路”,还有一些理念,如“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伙伴网络”,日后的影响也会变大。

三、特别要重视四个中等强国

第三个趋势是未来十年,我们对有些中等强国要给予更高的重视,因为他们发挥的作用会更大。在我心目中,未来特别要重视的四个中等强国有越南、印尼、伊朗、土耳其。为什么呢?

越南的工业化应该会搞得不错,我去过两次越南,特别是到胡志明市(以前叫西贡),晚上3点钟,像中午一样的,热闹得不得了。它是具备工业化能力的,而且它人口9000多万,很快要过一个亿了,人口基数在那里,工业能力也具备。前几天国际奥数成绩出来了,韩国第一,中国第二,越南第三,我觉得越南还是挺厉害的一个国家,然后外交策略也非常棒,值得重视。

还有印尼,印尼人口庞大,所在位置也很重要,随着中国崛起、印度崛起,它在这两个大国周边,这种外溢效应,它可以受益的。

美国的战略中心又到这里来了,以后非常有影响的三大国都在这了,他可以借这个力,本身人口多,资源环境不错,地区条件也不错,大家都会去拉印尼,它的外部环境也是左右逢源的,所以印尼还是很有希望的。但印尼的内部问题要比别人大,越南共产党领导时他就土改了,之后对国家的工业化也有好处。

土改是一个国家现代化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很多东南亚国家、非洲国家、拉美国家的现代化障碍首先就在这里,没有土改,财富不平均。这个国家有富人,但他那个钱都拿到国际市场,交给美国的对冲基金,去赚超额利润了,他不投在国内,这个国家有钱,但钱不归国家管,富人会变得更富,可是整个国家是穷的,现代化也就没有资金了。

还有伊朗。首先伊朗的文明悠久,我们常说中华5000年,其实是包括很多神话的,实际上也就将近4000年,但伊朗可是实实在在的5000年,文化底蕴非常棒。这个民族的人口也不少,国土160多万平方公里也不小,应该讲他在穆斯林世界里面,属于难得的有自己工业的国家。伊朗现在整体的态势还可以,坦率讲,伊朗的崛起我觉得第一功臣是美国,第二是它自己。

其实有一段时间伊朗很难受,79年绿色革命以后,它很可怜的,因为扣了美国人质,整个西方压它,逊尼派世界压它,在西方和沙特共同支持之下,萨达姆去打他,两伊战争打了8年半,伊朗死了460多万人,很惨,军事上被人打,政治上被孤立,经济上也很困难,因为79年第二次石油危机之后,西方人去工业化,然后石油价格下降,伊朗就是靠石油,所以在很长时间上经济上很困难。

但是进入本世纪,在美国人帮助之下,它现在是咸鱼翻身,活过来了,比如说美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它的宿敌萨达姆干掉了。

美国在伊拉克搞民主,而伊拉克60%人口是什叶派,这样伊朗支持的什叶派就可以了,所以现在伊朗实际上是可以掌控伊拉克格局的,继而连上了叙利亚,叙利亚政府也是什叶派,所以之前伊朗很可怜就躲在波斯湾,现在跑到地中海去了。伊朗在安全上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外交上也出现改变了,还有这些年石油价格上涨,它的经济也活过来了,所以伊朗现在比十年前位置要好很多,未来依然看好。为什么以色列特别怕它呢?因为它以后很可能是在穆斯林世界唯一一个对以色列有确实威胁的国家,其他还真没有这个能力。因为以色列特别怕它,美国受以色列影响,现在要整它。但无论怎么垮,伊朗还是会做一股独立的中东力量,并发挥作用。

最后就是土耳其,埃尔多安很有抱负,他想推行新奥斯曼主义,会给中东带来很多变数。

巴西我刚才讲体量是大国,但是它的作用就是个中等强国。其他值得重视的中等强国在我们周边的有韩国、缅甸、哈萨克斯坦,在美洲有墨西哥、阿根廷都算比较重要的,再然后就是埃及、以色列。但是,最值得重视的是我前面列的这四家:越南、印尼、伊朗和土耳其。

四、世界稳定靠北美、澳洲

第四大趋势是区域会更加分化,未来十年我推算北美和澳洲从国际关系角度来讲,会非常稳定。从国际关系角度,北美和澳洲未来是世界政治的稳定岛。

欧洲和中东亚也比较稳定,这两个地区矛盾很多,但管理能力比较强,大致能够稳定。中东肯定会更乱,伊朗和土耳其会更活跃,什叶派和逊尼派会打得更厉害,还加上一个新变数——库尔德人。中亚国家内部都有权力交接问题。拉美外溢效应不大。

非洲我认为可能会向好,情况会比过去十年好。当然,非洲还不具备在经济上自我发展,在安全上自我控制的能力,它需要国际社会的帮助。原来帮了也没用,现在帮忙会有点效果。

非洲跟中东的未来发展有点相反,中东会更差,非洲会相对较好。而且坦率来讲,非洲相对较好,中国的贡献肯定是第一位,中国真的给非洲带去了工业化。现在大家去埃塞俄比亚,那简直就像一个中国,到处都是工地、吊车,然后牌子都是两个,上面是中文的,下面是当地文字。

南亚地区较难把握,难点在于印度,经济增长能否持续?能否慎用权力?经济发展还可以,国际资本看好,外资规模跟中国接近,但作用比中国大,因中国GDP基数大,是印度五倍多。

当然,印度本身问题很多,印度最大的困难是社会需要改革。印度最大的问题是它的政治结构是现代的,但整个社会结构还是前现代社会结构,我觉得这是它真正的问题,它需要社会改造、土地改革,这个实际上是很难的,这些困难它能不能克服我也不知道。

英语确是学习别国的工具,很有用,但没那么重要。日本人英语并不好,但日本现代化搞得很好。津巴布韦基本上全民讲英文,但创造了经济史奇迹——通货膨胀世界第一。印度有13亿人,天天讲英语的也就一亿人,比例很低。

津巴布韦基本上全部讲英文,可是大家知道津巴布韦创造了经济史的奇迹,就是它的通货膨胀世界第一,它们现在已经没有津元了,现在是用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作为国家货币,它废掉津元的那一刻你知道通货膨胀到什么程度吗?

一美元等于3000万亿津元,我觉得这是人类的巅峰。所以你看津巴布韦英文好,它搞得不行;而日本英文不好,搞的还可以,英语不是一个绝对变量,这个影响因素可以排除。

有一个“印吹”论调喜欢说印度民主。其实你看英国的历史,现代民主这么来的,古代它有贵族,它没有民主,民主是现代的,英国先是工业化,人口往一块汇聚,以前生产都是一家一户,就在自己的院子里边,英文叫courtyard,爷爷带着儿子孙子一块做东西,后来才有factory。

因为有大机器,出现劳动密集,然后就有了城市化,人类累积到一定程度,就喜欢搞民主。因为大家脱离了乡村,平时的人生保护就很弱,然后就会有民主化要求。一开始民主化没规矩乱来,谁人多就欺负谁,你欺负别人,所以英国的现代民主是工业化、城市化的产物,而不是前提。

印度是反过来的,印度被英国殖民,是从外来移植来的现代民主和法治,但它的工业化、城市化还在进行中,然后就导致民主化其实对于它的工业化、城市化构成阻碍。

“印吹”们真正拿得出手的是第三个说法:印度以后人口会比我们多。印度唯一超过中国的就是人口,这一点是比较有谱的。但有一个问题,人口多不一定就是好事,对于一个现代国家来讲,立身资本是现代制造业,现代制造业是由你的工业人口决定的,不是人口决定的。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日本本岛就6000万人,咱们这边是5亿,人口对比8:1,但是我们打不赢它。

印度有一大挑战,就是让其新兴人口适合现代工业,现代工业人口需要解决三个变量,第一,首先人得有上进心,要有working desire工作的愿望;第二,要有working skill工作的技能,因为现在工作越来越复杂,必须会交流、懂技术、会管理;第三,要有working discipline工作纪律,人类的现代化从一个角度来讲就是效率不断提升的过程,而效率提高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科技创新,另一个就是科学管理,科学管理要求接受分工的人要守纪律。

印度能不能把它的年轻人变成符合这三个标准的劳动力很难说,它的宗教因素很重,它还跟信奉一神教的西方不一样,印度是多神教,好多神,有人夸张地讲说3.6亿个神。他们信生死循环,能忍耐,就是说你这辈子欺负我,我下辈子欺负你,所以他不着急。

我们可以把工业化以前的文明大致分三个取向:一个是环地中海文明圈,它们信奉一神教,是看未来的,拥有一个完满的人格,注重现世;第二是南亚文明圈,它是多神教,看过去的,讲究循环;还有一个就是中华文明圈,我们是看现在的,所以中国人不会吃亏,你打我,老子肯定要报复你。

咱们中国人的上进心太强了,我们的working desire太强了,而且现在小朋友从妈妈肚子里面就开始竞争。另外我们的working skill也没有问题,中华文化圈对教育的重视在世界上除了犹太文明,没有谁可以跟我们比,就特别重视教育,只要是中国文明覆盖的地方,都有学区房,你看香港、台湾、新加坡、日本、韩国都是这样。现在越南也有了,尽管是一样的房子,只隔了一个街区,只要是好学区,就会贵一倍。这看上去是个经济现象,其实是一个文化现象。

中国小孩的working skill都很高的,印度能不能做到我不知道,因为印度现在的文盲率很高,而且脱盲标准非常可笑,卢比上有15种文字,你能用任何一种文字说出自己的名字,就脱盲了。即使这样,印度45%的成年人是文盲,这恐怖吧。怎么让新生劳动力有working skill是一个大挑战。总之,解决working desire的问题,就要跟宗教博弈,解决working skill就要改善教育体系,实现working discipline,守纪律,就要去克服散漫的传统。如果印度未来新增的劳动力不能够解决这三个问题,那所谓的人口优势就是经济上的负担,而不是财富。

我认为只要是中华文化圈的孩子,天生都具备这三个东西,天生就是好劳动力。有一个现象可以证明,就是国际资本的流向。国际资本首先会往发达国家跑对吧,因为发达国家市场成熟透明开放,第二就是往东亚国家跑,别的地方不怎么去的。不然你看非洲拉美中东还有南亚,年轻人乌泱乌泱的,那么多劳动力,国际资本为什么不去?人家是精算过的,因为在发达国家和东亚能赚到钱,证明这个地方的劳动很优秀。所以结论就是“印吹”们虽然很看好印度,但是你得拿出更过硬的道理来,光靠英语好、有民主、年轻人多,我们刚才的分析就足以击破他们这个逻辑了。

五、中国必须加入全球治理

这说明,全球治理的需求是真实存在的,但供给下降了。原来提供全球治理的,是美国和欧洲,现在都有心无力。全球治理的需求上升,供给下降,产生赤字。这个问题会很严重,也逼着中国必须加入全球治理。

未来十年的一个大背景是世界经济的动力还是不足的,世界经济特别好的时候应该是90年代,那个时候IT革命如日中天,进入本世纪,动力开始变差了。

21世纪以来,世界经济特动力开始变差,金融危机后更差。未来十年,很难出现类似IT革命的经济增长动力,但同时伴随自由贸易与公平贸易之争。

中印等新兴国家会高举自由贸易大旗,而发达国家主张公平贸易。表面上,这是规则之争,实际是利益之争。未来十年,全球化速度肯定会放缓,但不一定逆转。

另外,过去30年全球化越来越快,一直在加速,未来十年全球化肯定是会放缓的,倒不一定逆转。除了气候变化、贫富分化、资源不足、恐怖主义等老问题,还有网络带来的新问题。

六、科技与产业

在科技与产业方面,由于中国加大投入,人类在科研的总体投入增加,新的科技成果会增加,会产生新的业态。21世纪前十年,针对IT基本原理的运用基本到位,后来都是在原有基础上开发,现在我发现中国人在用别人的技术方面做得挺好的,比如共享单车、淘宝、无现金支付,有什么“新四大发明”,除了高铁,其他都是新业态。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未来十年应该还不会出现,还是在酝酿中。

然后在科技与产业方面,我有一个大胆的设想,就是未来十年可能会渐渐地出现一个态势,未来主要由中美两家在竞争。我们人类能想到的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有五个方向:新材料、生命科学、人工智能、量子和新能源。

未来在这五个方向有可能产生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些方面,美国都是最好的。中国会进入第二梯队,跟欧洲、日本在一个层次,但很可能从第二梯队中脱颖而出,与美国竞争。印度、俄罗斯重在参与。

第四次工业革命,肯定已经跟第四梯队没关系了。我估计,未来十年中国很可能在第二梯队把欧日甩在后面,于是形成中美在未来科技和产业中呈现双强竞争的态势。

917b56d4d721425d8fa03039c036dfef

七、新的国际竞争领域

人类竞争,除了传统的陆海空,还会到新领域去,未来会出现新的国际竞争领域:网络、基地、太空、深海。因为我们人类开发的领域会增加,然后竞争领域也会增加,除了传统意义上的陆海空,一定会在这四个方向展开新的博弈。

八、政治稳定

未来十年跟过去时十年相比,各国政治稳定都是很困难的,维持成本会变高。过去十年,大家应该有印象,是非西方困难一点,不太稳定,像中东欧就有颜色革命,阿拉伯有阿拉伯之春。未来十年,我觉得西方东方都很困难。西方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主流分化,民粹和精英在分化,精英原来主导各种资源,但是现在从特朗普现象、英国脱欧可以看出西方内部出现了民粹和精英的矛盾,还出现了左右更极端化的矛盾。

去年美国选出了地产商总统特朗普,但是请大家注意,还有人值得重视,就是左派这边,民主党桑德斯,他左右线拉得挺开的。另外,实业集团和虚拟经济集团的矛盾会上升,特朗普其实代表实业集团,他对虚拟经济是有点怀疑,过去十几年都是虚拟经济主导美国。

所以至少这三个矛盾从去年的英国、美国、欧洲选举当中可以看出来,民粹与精英,左与右,实业与虚拟经济的三大矛盾,结论就是西方的主流在分化,这会导致西方政治不稳定。因为多党民主有个前提,就是主流非常的坚强,然后再分成不同派系,这个时候玩多党民主可以斗而不破,可是一旦主流没了,多党民主就是对战了。

非西方过去十年不稳定,未来十年还是不稳定,因为非西方的发展中国家多,很多国家都在城市化,城市化本身会带来政治上的冲突,原来都是在农村,人群挺分散的,不太容易组织起来,会有刑事犯罪,但是政治运动很难搞。但是,到了城里面,人的政治觉悟会上升,要求会提高,组织能力也会加大。城市化和现代化是必要的一步,但是从政治角度来讲,会带来问题。

而且,现在所有新兴国家都面临中产阶级这个问题。城市化、中产阶级扩大、教育普及这都是现代化必须做的,但是它都有政治上的压力。另外还有网络的影响,网络会带来两个世界,一个现实世界,一个虚拟世界。在虚拟世界中有很好玩的东西,但有很极端的东西,很多人平时生活中很温和,上网后跟变了个人似的,变得神经兮兮,非常极端化。

非西方的很多国家都在城市化,也带来政治问题。原来人都是在农村,不太容易组织起来的,政治运动很难搞。城市化以后,人的政治觉悟上升,要求也提高,组织能力也会加强,带来社会与问题。现在所有新兴国家都面临这个问题。

2f59af9cd8104daca59b45dbe0dfcf9c

九、文明冲突

还有就是文明冲突。这个文明冲突,叫做诸神的战争。而且,内部文明冲突和外部文明冲突交织。它是以利益为基础,但是超越利益。如果我们俩处于同一个文明,我们的矛盾主要是现实利益矛盾。如果我们是不同的神,那除了现实利益冲突,还有神的冲突了。

如果只是利益冲突,大家还可以算,然后调配,好解决。要是引入诸神战争,这个就挺麻烦的。

文明冲突就是诸神的战争,它以利益为基础,但是超越利益。那么未来十年来就是在内部文明冲突和外部文明冲突中交织进行。内部文明冲突主要体现在欧洲。欧洲难民越来越多,难民中穆斯林比例大,会引起欧洲主流社会反弹。美国也会有,但可控,欧洲问题非常严重。美国也会有,但是它可控。

外部文明冲突主要在两个地方:一个是西方世界与伊斯兰,另一个就是印度与伊斯兰。

十、非传统问题

未来十年,非传统安全问题会更加严峻。社会思潮的分化会比过去更厉害。移民难民问题会更严重,再加上三种势力: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分裂主义,非传统安全挑战甚大。未来,如果从中国做起,能实现低碳增长,控制气候变化就很有希望。

咱们中国公知有一个弱点,就是他眼中的人类就是西方。其实他们是种族主义者,他们讲“中国与世界”,这个世界就是西方。其实那么中国和其他非西方国家,占据人类的一多半。以后思潮会变得挺分裂的,坦白讲,这两套普世价值谁也说服不了谁。

我现在年纪大了,年轻的时候我相信辩论可以解决问题,现在发现辩论根本不解决问题。一个人形成自己价值观以后,死倔死倔的,根本就不会改,辩到后来就是伤和气,你想说服对方根本说服不了。你知道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变吗?就是他做事失败了,你的说法才有影响,否则光跟他讲道理一点用都没有。

未来十年我们人类解决气候、控制气候变化还是挺关键的。如果我们共同努力能够实现经济增长,同时又能控制碳排放,如果能做到这点,那么未来控制气候变化就很有希望了。但如果做得不好,那以后可能这个问题会变得非常严重。

以上就是我对未来世界十个方面的预测,非常粗糙、非常个人化的预测。我提出来之后就有一个讨论的靶子,大家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去细化去校正。我跟大家的意见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注: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读懂新三板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新三板”。欢迎监督读懂新三板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dxinsanban3)

即时快讯

更多